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四十七章别用手指着我娘子
    不过药谷素来行医救人,若他家女婿真是药谷的人,那他们家可真真是捡着宝了!

    “爹,娘,你们早些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便会继续找小星的,你们别太担心。”

    萧岚依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对于两人讨论的话题毫无反应,整个人都有些颓然之感。

    “岚依你才是该早些休息的!赶紧跟月笙去歇着吧。”

    萧清书说着,与郭芙溪收拾着一起出了客院,目送萧岚依与男人回了他们的院子,两人这才回了自己院落休息。

    “娘子,为夫一定会找到小星的!”

    回院路上,男人看着一身颓然的萧岚依背影保证。

    “我也一定会找到我儿子的。”

    萧岚依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因为身边没了小星,她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一下子空了一大块,就连郭芙溪把男人早上耍赖的话当真,真将男人东西收拾进自己房间,让两人同住事情,她都不想计较了。

    她现在只想找到儿子。

    两人在屋中合衣而睡,男人一直等着萧岚依睡熟,这才偷偷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这是他失忆以来,最希望的共睡一屋,可今天,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萧琪星不见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今天好没用。

    尤其是在萧琪星失踪后,他只能毫无目的,毫无头绪的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找人,他总觉得似乎不止如此,他还应该能再做些别的!

    头突然一疼,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什么画面,只是转瞬即逝,让男人无从捕捉。

    谷主,刚刚脑海中画面里的人,是这么唤他的吧…

    第二日一早,萧岚依与男人便早早出去与官差挨家挨户寻人。

    她说了,掘地三尺,她也要将萧琪星找到,那些抓了萧琪星的人贩子,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只是萧岚依的劲头一直很足,却一直到中午,她才只查了镇中七家左右的人家。

    这还是她尽力缩短每家的排查时间,努力出来的结果。

    镇中有近万户的人家,这般挨家挨户去寻,显然并不可取。

    “我能找到他们。”

    小孝虚弱的声音传入萧岚依耳中。

    停下手中正在排查的活,萧岚依看向被刘卓宇抱着过来,脸色苍白如纸的小孝,蹙眉道:“你已经醒了吗?还是多歇歇吧,你如今的身体情况很不好。”

    显然,萧岚依并没有把小孝的话当真。

    看出萧岚依的不信任,小孝又加强了语气,定定道,“带我去地牢,我一定能找到他们!”

    他的眸子有些无神,但此刻眼中却多了丝坚定。

    “好。”

    萧岚依看到那眼神后,就这么破天荒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了他。

    她觉得小孝一定不会在此刻与她开玩笑,这个虽然只有八岁,却一副饱经风霜的孩子,或许真的有办法找到小星呢……

    事实证明,萧岚依的信任,是正确的。

    带着小孝去了昨日几人被关押的地牢后,小孝无神的眸子便开始聚焦,在地牢内打量一圈后,开口道:“带我出地窖。”

    抱着小孝的刘卓宇虽然疑惑,但见萧岚依示意自己按照小孝的话做,便也没多说什么,抱着小孝瘦弱的身子,走出地窖。

    “往右走,一路至尽头。”

    刚出地窖,小孝便又下达指令。

    闻言刘卓宇挑眉,看着眼睛一直在空无一物的地上观看,却似乎真的看到东西的小孝,继续跟随他的话,一路向前。

    众人一路随着小孝的指引,几乎绕了大半个镇子,在众人耐心几乎被磨净之际,小孝终于示意可以停下,看着身旁的院门,道:“就在这里,我刚刚已经按照昨日他们的转移路线,一路追踪至此,他们的痕迹,就是消失在这里的……咳咳咳”

    小孝说完便剧烈咳嗽了起来,蜷缩在刘卓宇怀中的身子,似乎更小了。

    男人见状闪至小孝身边,素手轻点,在他身上几个穴 位一一游走,收手时,小孝的咳嗽已经有所好转。

    “快带我进去,我要,赶紧找到小星……”

    小孝察觉到自己几乎体力不支,被男人稳住咳嗽后,便赶紧催促道。

    萧岚依闻言直接踹门而入,看着听到动静而惊慌失措赶出来的梅心轻,冷笑道:“你这女人果然是个黑心的白眼狼,付红香的糕香轩刚被我整垮,你就迫不及待想让我收拾你们家了吗?!”

    是的,当小孝带路停在这宅子门口之际,萧岚依便察觉到这是梅家后门,对于这三翻四次惹她的梅家,她一点也不想跟她们客气。

    梅心轻掩下心头见到官差的紧张,怒道:“萧老板这是做什么?当时孩子之间的打闹,我们第二日已经去给你道过歉了,今日 你又来踹我家的门,还侮辱我,是想作甚!”

    “我儿子不见了,镇老爷批准我随意搜查,现在,我要搜你家!”

    萧岚依也不与她墨迹,说罢直接挥手让官差找人,却被梅心轻大张双臂挡下,尖声道:“你凭什么搜我家!你这是公报私仇!小心我去镇老爷那告你去!”

    “你若想去,那便去吧,今日 你家,我萧岚依搜定了!”

    说罢萧岚依直接运功震开梅心轻,将她一举震翻在地,随着小孝指引方向,一路去向柴房。

    “我说了没有……”

    “砰——”

    柴房的门被萧岚依直接踹倒,翻飞的尘土,让刚刚赶来的梅心轻呛的鼻子发痒,咳嗽不止。

    柴房中,除了柴火,什么也没有。

    “咳咳…萧岚依,我说了这里什么都没有的!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等着我闹到镇老爷那里吧!”

    梅心轻见状眼神中闪过一丝精 光,转而指着萧岚依鼻尖怒骂,却被萧岚依身边男人直接掰断了指头,淡淡道:“不许用手指着我家娘子。”

    “啊——你们,你们一家都这般凶泼,还有没有天理了!!”

    梅心轻疼到面目狰狞,如同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般叫喊着,却不想还没待她发怒完,就突然被男人一掌拍开,嫌弃道:“别吵到我家娘子沉思。”

    说罢男人眸中泛着柔光瞧向沉思的萧岚依,指着柴房梁上道:“五个人,武功拙劣,气息隐藏不均。”

    话毕,男人手掌射出数根细针,没入梁上几人穴 道。

    “砰砰砰——”

    几声重物落地声后,梁上人纷纷坠地,惊恐的看着门口男人,身体已经无法动弹。

    “把他们抓起来!”

    萧岚依见此眼睛一亮,命令道。

    身后官差因为有镇老爷指令,今日必须服从萧岚依,所以听到萧岚依的命令后,当即冲入房间擒住了五人,并且将一旁已经被男人拍的七荤八素的梅心轻也给一起抓了起来。

    “我儿子呢?”

    萧岚依缓步踱至几人身边,转动着她那把闪着冷光,刀刃锋利的匕首,语带威胁。

    “我们,我们不知道。”

    几人眼神飘忽,也不敢看萧岚依,听着耳边呼呼作响的匕首转动声,他们的心都似乎不自觉跟着在一起转动。

    “哦?不知道是吗?那这样,知道了吗!”

    萧岚依话毕,手起刀落直接将手中利刃扎在了其中一人肩颈处,潺潺的献血瞬间溢出,顷刻间柴房中便飘荡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说是不说?若是不说,下一刀,就在你……这里了!”

    萧岚依抽出匕首,将匕首往左移至那人胸口,语气中的透着一丝无可阻挡的狠戾。

    “说说说…我说,我说……”

    那人胸口抵着沾了自己鲜血的匕首,脑海中是萧岚依威胁的声音,怎敢怀疑萧岚依的威胁到底会不会作数?声音颤抖着赶紧服软,扬言要招认。

    看着萧岚依渐渐离开自己胸膛的匕首,那人嘴角突然勾出一丝邪笑,还没待他脑中邪念有所执行,就被萧岚依身后男人一把扼了脖子。

    好快的速度!

    窒息感,恐惧感,瞬间将那人包裹。

    “老大,老大已经带着转移了,不在,不在这里…”

    死亡的恐惧让那人努力挣扎着开口,想向男人证明自己知错。

    只是那时已为时已晚,男人手下力道渐渐加重,让他缺氧到几乎神志模糊。

    “公子,这些人需要活捉到府衙,还望公子手下留情。”

    一官差见状赶忙上前制止。男人手掌微开,手上那人顿时坠地,掐着脖子宛若缺水的鱼儿一般在地上打挺半晌,这才再度恢复呼吸。

    “去哪了?”

    男人目光冰冷,看向一旁已经惊呆的三人。

    三人齐齐打了个哆嗦,也不待男人动手,便自己招道:“在地窖!梅心轻说地窖隐蔽,就在早上把他们带到地窖了!”

    梅心轻见几人招供,暗道不妙,想要逃跑,却被官差压着两个肩膀,无法活动。看着萧岚依缓缓转身,看着自己的嗜血眸子,梅心轻觉得自己一瞬间跌入了冰窟窿!

    “官差大人,你可要保护我,这女人就是个疯子,你可不能让她伤了我!”

    梅心轻哆哆嗦嗦说着,想要往几个官差身后躲,却因被压着,没办法躲藏。直视着萧岚依的视线,让她慌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