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五十七章给你十日
    这样的场面,不少大人看了都害怕,萧岚依自然也没有真让萧琪星与小孝看,只让他们看到十几人被推上了绞刑台,然后准备行刑,便遮住了他与小孝的眼,告诉他们坏人已死,就将他们带离了人群。

    她可不能让那些恶人的尸体,污秽了孩子们的眼睛。

    “娘亲,你待会儿记得问镇老爷‘老大’的事情,那种恶人,一定不能放过!”

    回家路上,萧琪星还一直念叨着今日行刑时没有看到‘老大’的事情,不能看到罪恶之人被处决,这让他耿耿于怀到连吃都不在乎了。

    虽然他此刻嘴巴闲闲,没吃东西,是因为萧岚依告诉他今日外婆做了好吃酱肘子,所以他才刻意留着肚子等着吃肘子…

    “娘亲一定去问,待会儿把你们送回去,就问。”

    而且她此次过去,不止要去问‘老大’的事,还得顺便还得去看看尚喻泉的事情。

    将小孝与小星送回家后,萧岚依便马不停蹄离开了萧家,去向镇老爷府衙。

    府衙离萧岚依家不远,一会儿后她便已经到了那本镇看起来最威严的建筑前,将来自告知守门官差后,便被放行入内,一路去向大堂。

    萧岚依到时,正好听到关夫声嘶力竭的喊着,“就是你,就是你这黑心之人不停诱导我拐卖孩子!咱们俩无冤无仇,你为何害我!!”

    “将他带下去。”

    镇老爷被关夫子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吵的不胜其烦,根本就没办法在他高分贝的嗓音下询问尚喻泉,因此只得挥手让官差将近乎疯魔的关夫子带下去,这才还公堂一片安宁。

    寂静的公堂上,镇老爷捻了捻半长的胡须,眯着眼,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堂下仪表堂堂,并且丝毫也不紧张的尚喻泉,怎么瞧怎么觉得这就是个正人君子,对于关夫子的指证,表示存疑。

    清了清嗓子,镇老爷开口道:“尚喻泉,现在人证已经证实你有诱导贩卖孩童之过,你可承认?”

    “我当然不承认,这事定是有什么误会,大人可不能这般随意听了那疯人的话,冤枉好人呐。”

    尚喻泉不慌不乱道,确实是萧岚依平素里见到他的模样,仪表堂堂,谦和有礼。

    “那你可有能证明你清白之人,帮你作证?”

    镇老爷与尚喻泉说话时,语气虽然严肃,但也没有太过严厉,显然觉得尚喻泉这般做派,并不像是能做出这般龌龊事情之人。若是尚喻泉可以找到有人帮他作证,他也是愿意听上一听的。

    “大人,这是都是关夫子一人之说,究竟是不是真的有人诱导他犯罪,都不能证实,我又怎会有证据,证明自己并不认识他呢?”

    尚喻泉拱手应道,说的话,确是不无道理。

    这一切都只是听关夫子所说,若真是他为了减轻罪行,凭空胡诌的一个没有的人,外人也不可能知道真假,只是…

    “若真是关夫子胡诌,他与你又不认识,为何刑场中那么多人,他独独指着你一人说话,将你认定成了他‘胡诌’之人?”

    镇老爷浓密的黑眉蹙着,语气虽然不是很严厉,但给人的严肃感却有增无减。

    “可能是他因为入狱一事,怨恨岚依吧,看我当时恰好站在岚依身旁,他就直接将脏水泼到了我的头上,这种低劣的谎言,尚某想大人这般明察秋毫之人,一定不会轻易被蒙蔽吧?”

    面对镇老爷的严肃,尚喻泉确是不缓不慢,将自己的猜测的告诉了镇老爷,端的是气定神闲,还不经意间给镇老爷带了个高帽子。

    “这也确实不无可能。”

    镇老爷眉头渐渐舒展,看着站在堂门口半晌的萧岚依,招手道:“岚依,你与尚公子熟识,你看这事与尚公子有没有关系?”

    萧岚依突然被唤道,赶紧将自己眼中沉思收了收,抬脚迈入堂中,与尚喻泉点头打了招呼,这才看向镇老爷,道:“我与尚公子相识近一月,期间尚公子对我和小星十分照顾,所以大人这般问的话,我倒是觉得尚公子被污蔑的可能性比较大些。”

    说到这里,萧岚依语气微顿,看了眼见到自己微喜的尚喻泉后,继续道:“只是凡事都讲求证据,虽然这证据确实如尚公子所言不太好找,但为了证明清白,尚公子也应该尽力找找不是。”

    萧岚依的话,让尚喻泉的笑脸微僵,不过只一瞬就被他掩下,点头保证道:“岚依说的是,为了证明清白,让岚依彻底相信尚某为人,尚某定会竭尽所能,证明自己清白!”

    “既然如此,本官就给尚公子十日时间,希望十日内,尚公子可以找到为你证明清白之人,这样可否?”

    有了萧岚依的话,镇老爷对尚喻泉态度也更好了些,但公私不能混淆,就算他相信了尚喻泉为人确实不赖,该要的证据,还是得要的。

    尚喻泉自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再推脱,不免太过让人生疑,拱手与堂后镇老爷保证道:“多谢大人通融,尚某一定尽力寻找。”

    有了尚喻泉的保证,镇老爷也不再为难,允他可以暂时离开,便让官差将他送了出去。

    此刻堂中只剩下萧岚依与镇老爷两人,镇老爷看着堂下萧岚依,露出一丝淡笑,询问道:“岚依,你有何事要问本官?”

    刚刚尚喻泉本是要跟萧岚依一同离开,却被萧岚依告知有事要找他,所以尚喻泉才自己离开,而萧岚依又在之后让他把堂上所有官差都遣走,这让镇老爷对萧岚依接下来的话,十分好奇。

    “岚依想知道,今日处决之人中,是不是没有人贩子的‘老大’。”

    萧岚依直接开口,丝毫没有拐弯抹角,或者要客套的意思。

    她与镇老爷的交情是从前年开始的,当年镇老爷身染顽疾,诊治后身体十分虚弱,萧岚依知晓镇老爷为人正直,将明曲镇治理的井井有条,若是他因身体原因辞了官,实在可惜,便差人给镇老爷送了她们家的糕点,让镇老爷的夫人给他坚持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