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一章娘子喜欢吗
    “怪不得,怪不得这些年镇中人贩子猖獗,祸害百姓,本官大肆捕捉数次,却每每只能抓到些小喽啰,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本官最信任的师爷暗箱操作,包庇人贩子?呵,可真是讽刺!”

    镇老爷自嘲的说着,一脸悲戚。

    饶是这么多年的疑惑,都在此刻,以这么**裸的方式摊开在他的面前,而那个好不容易被萧月笙抓到,最想要惩治的人贩子头目,如今也不知所踪,他这明曲镇的衣食父母,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

    感受到了镇老爷的情绪,萧岚依无奈叹气,安慰道:“这事都是师爷一人所为,大人这些年为明曲镇所做贡献,众人有目共睹,大人切莫将此事的过错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说到底,还是本官的失察。”

    镇老爷叹气说着。他的情绪,怕是要消沉些时日,不过再此之前,他必须将那人贩子头目以及幕后主使找出来!

    即使那人位高权重又如何?做了这般伤天害理,贩卖人口之事,就得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罢,镇老爷的眼中闪出一丝决绝,看向尧义,道:“若现在放了你,你真能保证帮我们问出那幕后之人的身份吗?”

    “能能能,一定能!大人您放心,只要您放了我,我这就回去跟师爷禀报,说此事已成,到时候师爷一开心,我想问什么问不出来?”

    尧义点头如捣蒜,心里的那块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

    只要能活着,他才不介意到底谁才是他的主子,他又要为谁卖命,只要谁不杀他,他就听谁的!

    “仔细着你的命,别让我瞧出你再有什么别的心思!”

    萧岚依威胁完便放开了尧义,尧义因此一个放松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大喘着粗气,暗道自己的命,可算是让自己给保住了……

    之后镇老爷便安排其他人将尧义处理的尸体埋掉,尸体已经面目全非,纵然镇老爷想给那替死之人家里一些补偿也终究没办法做到,只得让埋葬尸体的官差为他多烧些冥钱,便带着尧义往师爷家赶去。

    “大人为啥要给人贩子烧冥钱?你没听错吧?”

    那个被指派埋尸体,并且还抱怨自己要给尸体烧冥钱的官差话一出口就被众人质疑,都以为是他听错了。

    可他当时听到后,一直向镇老爷确认了三遍,一直到最后镇老爷不耐烦了他才作罢,所以究竟有没有听错,他还能不知道?

    不过既然镇老爷都吩咐了,他纵然有怨言、有质疑也都得吞进肚子里,尽量把事情做好才是正事!

    萧岚依与镇老爷,尧义,很快就到了县衙中师爷所居住的房间。

    尧义示意萧岚依与镇老爷暂时不要出声,一人上前敲门。因为被萧岚依捏碎了手腕,又扭断了胳膊,所以此刻他的一只胳膊在袖间软踏踏垂着,若是强忍不露出痛色,倒也不容易被发现。

    “叩叩——”

    “师爷,小的把您交代的事,都办完了!”

    尧义小声朝着屋内说着,敲了半晌也没听师爷应门。

    难道是等不着自己睡着了?

    尧义微微蹙眉,瞧着灯火通明的房间,又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师爷,小的是尧义啊。”

    一通敲门过后,屋内依旧死寂一片,那屋内摇曳的火光在此刻显的有些诡异。

    “砰——”

    萧岚依感觉到异常,直接上前踹门而入,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味让三人脸色都是一僵,随即冲入屋内。

    师爷死了,被人一刀封喉,倒在了自己书桌前。

    萧岚依查看他的尸体时,发现尸体还未凉透,竟是死了还没半个时辰。

    “搜!给本官将整个县衙都彻底搜查,把镇门也给本官彻底封了,谁都不许出镇!”

    镇老爷怒不可遏的声音在县衙中炸响,刚刚还寂静的县衙瞬间吵杂起来。

    今夜,县衙众人注定无法安睡。

    萧岚依回到萧家已经是深夜,镇老爷对于人贩子头目被掉包这件事十分自责,一直在与萧岚依道歉,并且保证定会彻查此事,将那人贩子缉拿归案,让萧岚依回家等消息。

    只是此事涉及京中大人物,杨容德一个月彦国偏远小镇的镇老爷,就算有着满腔正义,想要查出并将其扳倒,怕是无异于鸡蛋碰石头,难呐……

    轻叹一口气,萧岚依坐在镜前准备拆卸头上饰物,男人以睡,她为了不惊扰他,便只点了梳妆镜前一盏油灯,不甚明亮,却足以照清镜中自己模样。

    手才刚附上发间金簪,屋内数盏油灯突然齐齐亮起,眨眼间镜中就多了一妖孽,长发垂垂,白色的里衣半敞,露出他那诱人的胸膛,眉目间是说不尽的柔情。

    “吵到你了?”

    萧岚依挑眉说着,任由身后男人满目柔情的给自己拆卸发饰。

    只是看着男人诱人的胸膛,萧岚依的视线还是忍不住在上面多停留了一会儿这才讪讪收回,暗道这妖孽男人可真不检点,这么保守的里衣,都能让他穿的如此诱人,当真不怕自己哪日控制不住,把他扑倒吗?

    “娘子喜欢吗?”

    男人薄唇轻启,语带诱惑,在昏黄的灯光下,显的更是暧昧。

    萧岚依素来脸皮厚,一听就知道男人发现了自己在看他胸脯的眼神,也不避讳,又大咧咧看了上去,慎重思量后,开口道:“一般般吧。”

    “哦?娘子可还见过别人的?”

    男人吃味附身,将头放在萧岚依肩旁,说话时的热气喷在萧岚依耳垂,引得萧岚依不自觉一颤。

    看个镜中自己突然脸红,萧岚依赶紧轻咳一声,道:“那可不,我看过的,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了。”

    不过那都是穿越前的事了。

    那可是她最辉煌的时候,电视杂志,哪哪儿不能看?

    身边空气骤然一冷,男人原本温和的脸庞染上丝丝怒意,隔着镜子,萧岚依竟是一瞬间觉得镜中人的模样,那么熟悉,这眼神,她似乎见过……

    男人怒意转瞬即逝,放下手中为萧岚依拆卸的最后一支珠钗,打横抱起萧岚依,沉默着往床榻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