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四章让你做妾?
    因此赶在萧岚依开口之前,义愤填膺道:“哪里不好?那个萧月笙居然敢气岚依,就得请个人跟岚依在一起,气气他,他才知道珍惜岚依,尚公子他那么喜欢岚依,让他帮岚依,他肯定不会拒绝!”

    “可这对尚公子也太不公平了……”

    “旭炎说的对,就是应该气气那个男人。”

    萧岚依又再度出声打断了孟千烟的话,勾着唇一脸坏笑。

    闻言孟千烟无奈叹气,悻悻的坐在一旁不说话了,而秦旭炎则是小人得志模样掩嘴偷笑半晌,寻思着明日可以带着些瓜子花生,去萧岚依家看戏了。

    谁知萧岚依这话却是还没说完,一个大喘气儿后,继续道:“不过怎么能用尚公子那么好的人呢,我觉得,秦旭炎你就不错,明天记着来我家,好好表现。”

    “什么?!”

    秦旭炎闻言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岚依,欲哭无泪道:“岚依,你是开玩笑的吧,这事,我做不来啊!”

    要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次去找萧岚依,萧月笙那男人都是一副恨不能吃了他的模样,所以他今天知道了这事后,才想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小小的报复一下,看看戏。

    可怎么就要把他给拖下水了呢……

    “扑哧——”

    孟千烟看着秦旭炎欲哭无泪的模样,掩嘴笑了,看着开口搭腔道:“萧姐姐说的对,千烟也觉得这事让旭炎哥哥做最合适!”

    “千烟你可别添乱!”

    秦旭炎欲哭无泪道,现在一想到萧岚依要让他陪她演戏,气萧月笙那可怕男人,他就心里发慌,赶紧再劝说道:“岚依你看啊,尚公子那么喜欢你,你让他气萧月笙,那绝对一气一个准,用我没效果的,就别耽误时间了。”

    “有你就够了。”

    萧岚依明显心意已决,无视了秦旭炎要哭了的愁容,吃着饭菜,心情大好。

    “可……”

    “你别忘了我当初可是陪你演戏,才惹了赵筱熙那个女人,你知道给我惹了多大麻烦吗?”

    看秦旭炎还要再说,萧岚依直接把赵筱熙那个花心到见一个爱一个的女人拉了出来,一句话就把秦旭炎想要说的话全部憋了回去。

    “好,好吧。”

    秦旭炎叹了一口气,认命道。

    萧岚依之前放话让他拦着赵筱熙那个女人,别让赵筱熙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可赵筱熙那疯女人,哪里是他这种凡夫俗子拉的住的?

    这不前天,赵筱熙就趁他不注意,一人去了小星书院,要堵去接小星的萧月笙,让一同去的萧岚依撞了个正着,还被赵筱熙大骂抢男人,给萧岚依造成极大的误解,小星也深受其害,索性最后解释清楚,这才没使事情造成再大影响。

    所以一听萧岚依提赵筱熙,他就瞬间没了反驳的理由,认命同意了。

    “你们说的尚公子是谁?”

    梁少文从头听到尾,最后只知那尚公子可能喜欢萧岚依,至于他是谁,他全然不知,倒是对这个‘尚’的姓,十分感兴趣。

    “还能是谁,咱们明曲镇不就那一家姓尚的吗?就是他家一直在外经商的儿子,最近回来后,就疯狂喜欢上了岚依,知道她有相公,也对他情深不改,可痴情了!”

    秦旭炎一听梁少文询问,顿时八卦之心燃起,决定暂时忘却明日的痛苦,今朝有酒今朝醉,先把八卦谈过瘾再说。

    “尚家的儿子……可是尚喻泉?”

    梁少文扬眉道,脸上神情变的有些怪异。

    “对对对,就是他,没想到少文还记着他的名字呢!”

    秦旭炎没注意到梁少文的脸色,只感慨这梁少文记忆力如此之好,他要不是最近频繁听到萧岚依提起,怕还记不清尚喻泉全名呢。

    “呵,他的名字,我可忘不了。”

    梁少文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随即试探性询问萧岚依道:“他说了要娶你?”

    萧岚依看着梁少文这模样,秀眉微扬,虽然疑惑,却还是点头道:“他是说过,不过我不喜欢他,一直拒绝,他人还是不错的。”

    “人不错?他要娶你做妾,你还觉得他人不错?!”

    梁少文闻言直接目瞪口呆。

    他怎么不知道萧岚依这两年这般随意了?

    四年前自己心系她的时候,她可是跟自己又是扯理想,又是扯抱负,把自己一片真心伤的透透的,最后在孟千烟的执着陪伴下,他用了两年才走出来,并且与孟千烟约定自己在莫桑城中生意稳定后,就回来娶她。

    怎得这才过了四年,萧岚依的理想抱负就全没了,遇到要娶她做妾的,不直接一脚踹飞也就算了,居然还告诉自己他挺好的?

    原谅他实在是看不出来那已经在莫桑城娶妻生子,并且做了上门女婿的尚喻泉有什么好的!

    “什么做妾?人家单身未婚配行吗!少文你是不是记错人了?”

    秦旭炎鄙夷的看了眼梁少文,暗道梁少文可真是不经夸,亏得自己刚刚还觉得他记忆力超群,没想到他就把人记混了?

    “单身未婚配?呵,是他给你这么说的吧?果然很像他的卑鄙做派。”

    梁少文听罢竟是嗤笑摇头,总算是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这尚喻泉,定是隐瞒了自己在莫桑城的婚事,所以在萧岚依面前装痴情来着。

    思及此,梁少文也不再卖关子,直接将尚喻泉在莫桑城婚配之事告诉了萧岚依,并且把他在莫桑城靠着他岳父家有权有势,经常偷奸耍滑的事情也一并抖了出来。

    若不是尚喻泉在莫桑城商圈中人品太差,又与他是明曲镇同乡,梁少文怕是也记不得如此清楚。

    “你说的……真的是尚公子?”

    梁少文说罢,面前三人皆是还原了他初听萧岚依说尚喻泉人还不错时的目瞪口呆,看着梁少文,一副自己可能长了个假耳朵的架势,捏了捏自己耳朵,证明真实性。

    “唉,他这个人呢,要不是因为演技好,也不会将他岳父一家骗的团团转,所以你们之前被他蒙骗,也属正常,以后记得都离他远点,他那样的泼皮,惹了他,指不定会给你使什么绊子呢。”

    梁少文感慨的说着,庆幸自己及时回来,要不然自己昔日倾心的女子,要是让尚喻泉给糟蹋了,他可是接受不了。

    “这么说的话,若是他诱导别人,让人拐卖小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喽?”

    萧岚依自然相信梁少文不会骗自己,所以接受尚喻泉其实是个小人后,当即想到昨日关夫子指着尚喻泉的愤怒模样,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可能真有尚喻泉的作梗成分!

    “什么?小星被拐卖,和他有什么关系?!”

    秦旭炎闻言激动道。

    萧琪星当时被拐卖的事,可是把他气的够呛,幸好现在萧琪星没事,镇老爷还把人贩子都处决了,要不然,他非得亲手抓了那人贩子,把他们暴打一顿不可。

    萧岚依见此便将昨日刑场关夫子指认尚喻泉之事,以及尚喻泉在公堂上面对镇老爷质问时的淡然模样,都告知了几人。

    “这事,一定是他做的!”

    梁少文听罢肯定道,还把尚喻泉在莫桑城所做的类似之事,不过却是针对他的竞争对手所做出的罪恶之事告诉了萧岚依。

    几人分析过后,已经可以肯定,这事关夫子一定没有冤枉尚喻泉。

    “不行,我要现在就去把他抓去给镇老爷!”

    萧岚依拍桌起身道。

    她对尚喻泉一直无感,所以纵然他确实是个娶妻生子,龌龊小人,这些都与他没有关系,但他居然打着自己的主意,不停给自己献殷勤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捅刀子,而且还是要害萧琪星?这她就真的忍无可忍了!

    “走走走,一起去一起去!像他这种人,抓去送官前,我就得先教训一顿,明明是个大尾巴狼,装什么小白兔呢!”

    秦旭炎说着撸袖起身,还没去呢,就已经热血沸腾起来。

    梁少文与孟千烟见状相视一笑,虽然没有秦旭炎的热血沸腾,却也不想放过那个恶人,跟在两人身后,你依我浓的凑热闹去了。

    尚家的位置位于镇中偏北一点,因为镇中只有一家姓尚的,所以几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尚喻泉家。

    几人还未走近,就见尚喻泉家门口站着不少官差,看起来模样气势汹汹,显然是来抓人的。

    几人对视一眼后,心照不宣的加快步伐走近尚家,拉了个官差询问道:“这是做什么呢?尚家有人犯事了吗?”

    官差看了看一脸好奇的秦旭炎,本想赶人离开,却见了秦旭炎身旁的萧岚依,顿时收了脾气,开口道:“那尚家公子在家被人打了,现在尚家报官,我家大人,正在里面查案呢。”

    被人打了?谁这么有正义感?

    四人对视一眼,眼中的那一抹幸灾乐祸,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是何意思。

    “大人呐,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啊,我家泉儿怎么可能会与人贩子的事有关呢,这都是误会呐!”

    一阵哭天抢地的妇人痛哭声自尚家传出,随后便见镇老爷穿着官服,一身正气凌然的从尚家走出,身后除了一个追出来哭哭啼啼的妇人以外,还有几个抬着陷入昏迷,‘猪头’模样男子准备离开的官差。

    “大人,不是我家泉儿啊,你可别乱抓人呐!”

    看镇老爷就要出门,那妇人一急,直接抓着镇老爷官袍袖角,死死不让他离开。

    被吵极了的镇老爷挥袖甩开妇人,眉头深锁,强忍怒意道:“尚喻泉恶意诱导关夫子拐卖儿童,这事与贩卖儿童同罪!证据确凿,你这女人莫要再与本官胡搅蛮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