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五章这脸,不要也罢
    “冤枉呐!这是有人故意冤枉我儿啊,镇老爷你可要明查秋毫,别冤枉了我儿呐!”

    妇人被甩开后,毫不气馁,快速起身扑向镇老爷的腿,抱着他死死不撒手。

    “尔等蛮妇!这样成何体统!”

    镇老爷被那妇人的粗蛮做派气的吹胡子瞪眼,挣扎不开,只得下令道:“来人,快将这蛮妇给本官拉开,带尚喻泉回县衙!”

    得到命令,官差赶紧上前拉了那妇人,扯了半晌才讲她抓着镇老爷官服的手给扯了下来,再看镇老爷官服时,下摆已明显被拽的皱巴巴的,看的镇老爷一阵叹惜,胡子一吹,甩袖出门。

    “大人呐,冤枉呐……”

    妇人挣扎着想要追出来,奈何被一左一右两个官差死死压着胳膊,往院中拽,哭着喊着,也没留住镇老爷走出尚家的步伐。

    “见过大人。”

    萧岚依见镇老爷出来,赶紧上前恭敬拱手打招呼,打算一问究竟。

    “岚依?”

    镇老爷见到萧岚依,先前一怔,随后也不纠结太多,挥袖招呼萧岚依上前,开口道:“你来的倒是正好,这尚家小子已经查出就是诱导关夫子的那个男人,现在证据确凿,本官正要把他带回去判刑呢!”

    “已经查出来了?”

    萧岚依闻言挑眉,下意识看了眼那边已经被打成猪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到看不清长相的尚喻泉,心道这打他的人,一定对他的脸有仇,要不然,怎么就只着脸打了?

    “你瞧瞧,这是本官赶来时,扔在尚喻泉身边的东西,上面是尚喻泉亲笔写下的招认书,与关夫子所说一模一样,做不了假。”

    镇老爷说着递给萧岚依一张纸状,上面是尚喻泉描述他如何认识关夫子,以及他如何教唆关夫子贩卖小星得过程,纸张的最后,是他教唆关夫子贩卖小星的原因——嫌小星碍事,怕真追到自己,自己还得带着小星这个拖油瓶。

    萧岚依看到这个理由的时候,简直气到失语,朝着尚喻泉那一直伪善了这么久的脸就是一脚。

    嫌小星是拖油瓶?自己儿子自己都舍不得嫌弃,他个傻逼玩意儿有什么资格嫌弃!而且谁给他的自信觉得他能娶到自己?这脸,不要也罢!

    萧岚依那一脚实在够狠,让那四个抬着尚喻泉的官差硬是没拉住,手一抖,尚喻泉的身子便重重摔在了地上。

    闷哼一声,昏迷的尚喻泉被震醒,痛苦的睁开那双肿到只剩一条缝隙的眼睛,嘴肿到无法动弹,嘤嘤哼哼半晌,也没说出一句能让人听清的话。

    镇老爷看着萧岚依踹尚喻泉的一脚,眉毛不自觉一跳,暗道过瘾以后,这才挥手示意官差将尚喻泉带走,安抚萧岚依道:“行了岚依,你也别太生气,这等恶人,等本官将他带回县衙,定会秉公处理,让他入狱!”

    其实若不是杨容德身为明曲镇的衣食父母,不好亲自动手,怕是他也会在知道尚喻泉这等拿人命当儿戏,嫌多余就要卖掉小孩的行为以后,狠狠在他身上踹上一脚泄愤!

    所以萧岚依那一脚虽狠,可真是踹的让他舒心。

    “那就有劳大人了。”

    萧岚依踹也踹了,也懒得再去多想尚喻泉那个人渣,又询问了几句尚喻泉被打经过,这才与镇老爷道别,目送镇老爷带着官差离开。

    “你这女人,你这女人就是个煞星!亏我儿那么喜欢你,被人冤枉抓走,你不救他,还那么踢我儿,我,我打死你!”

    镇老爷前脚刚走,刚刚那个哭天抢地,让镇老爷强行拉开的尚喻泉母亲突然拎了扫把,发疯似的冲出来要打萧岚依。

    “你这蛮妇,果然不讲理!”

    秦旭炎与梁少文见状直接将其挡下,看着妇人还不作罢,秦旭炎直接夺了她手中扫把,没好气道:“你没见镇老爷手里拿了尚喻泉的招认罪状吗?你儿子亲口承认他要害小星的,岚依没跟你计较,你倒是还有脸冲出来打岚依?”

    “好啊,这女人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东西!有我家泉儿,还勾搭你们?幸好我儿没娶你!”

    那妇人被夺了扫把,气的直跳脚,破口大骂着萧岚依,并指着梁少文与秦旭炎,对他们也是多番侮辱萧岚依。

    萧岚依的脾气,一直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尚喻泉母亲这满口胡话,明显是被尚喻泉也蒙在鼓里的蛮妇,萧岚依可没空再听她谩骂,看实在封不住她的嘴,直接推开秦旭炎,扼上了妇人的脖子。

    那一刻,世界终于安静了。

    “自己儿子都管教不好,还让他差点伤了我儿子,你还真有脸说别人不是东西!”

    萧岚依恶狠狠瞪着妇人,看到妇人眼中的惊恐,不屑一笑,转头看向一旁梁少文,道:“少文,你把她儿子在莫桑城的所作所为都告诉这女人,让她知道知道,她口中至今维护的儿子是个什么东西!”

    梁少文也被那胡搅蛮缠,谩骂不停的妇人搞的心情不悦,也不顾被妇人破口大骂招惹来的一众围观群众,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尚喻泉在莫桑城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全部公诸于世。

    “你,你说什么?泉儿他,娶亲了?”

    直到梁少文讲完,已经呆滞的妇人不可置信道。

    她早已在听到梁少文说尚喻泉在莫桑城做了入赘女婿时,被萧岚依放开了扼住的脖子,可是,可是她听到了什么?

    她家泉儿怎么可能已经成婚?他家泉儿那些铺子,怎么可能是靠女人得来的?她家泉儿明明年少有为,怎么可能那么不堪!

    这些人,这些人一定是嫉妒她家泉儿,所以故意污蔑她家泉儿的!

    思及此,妇人的脸又变的凶恶起来,咧着嘴,大骂道:“我告诉你们,你们休要污蔑我泉儿,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货色,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得让你们跟我泉儿道歉!”

    说着,妇人双手成爪就要挠上萧岚依的脸颊,被萧岚依直接躲开,看着院中那趴在门槛后偷听许久的小厮,开口道:“你出来,告诉这女人,刚刚少文说的可有半句假话!”

    话落,门槛后的小厮突觉身前一股巨大的拉力在拉扯着自己,下意识想要逃离的身子在此刻控制不住的往前一倾,瞬间摔倒在众人面前。

    “对,小丹你来说,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能让他们这群不要脸之人随意污蔑我泉儿!”

    看到小厮,妇人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当即冲上去揪了小厮喊着,这让本就不知所措的小厮更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不过是因为他家夫人等不及尚喻泉回去,催着他来请人,他也就前天刚到,昨天就见姑爷被镇老爷请走,今天更是直接见姑爷被打成‘猪头’,被镇老爷拖走。

    他还正愁姑爷被带走了,他回去莫桑城怎么跟夫人交代呢,现在居然又让他当场把他家姑爷的恶行说出来?那毕竟是他半个主子,就算萧岚依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他也不能卖主子不是。

    可刚刚萧岚依那个女人分明会武功,扼着姑爷母亲的模样实在狠戾,看起来又不好得罪…

    于是脸上表情几番变化,那名唤小丹的小厮终于开口,目光炯炯有神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小丹本是想大声且义正言辞的说出他什么也不知道,把事情推脱过去,可的话才出口,他就觉得背脊一凉,顺着视线看去,就是对上了萧岚依那双冰冷会说话的眸子。

    那眸中分明写满了威胁,让他原本硬气的语气慢慢减弱,说到最后,几乎已经没了声音。

    尚母看小厮那般犹犹豫豫模样心里就气的慌,直接一巴掌打在小厮脸上,怒道:“你倒是快说啊!亏你一个下人过来,我家泉儿还专门为你准备了丰盛晚餐,给你安排上好客房,对你们那般好,怎得这个时候,你就连个屁都不敢放了?!赶紧给他们解释!不能让他们污蔑了我泉儿!”

    尚母一巴掌下去,小厮脸上就立刻出现了五道明显的巴掌印,再看尚母说话时那趾高气昂的模样,小厮当即生气,怒道:“他尚喻泉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家夫人召来的夫婿罢了!为人阴险狡诈,净会说些甜言蜜语来哄我家夫人,他们几个说的一点都不错!而且这次要不是他又做了些狡诈之事,惹了我家夫人,用得着灰溜溜回来明曲镇这么久吗?我家夫人不计前嫌让我来请他回去,他敢不供着我!”

    小厮的话,如同平地惊雷,让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尚母一下子愣在原地,嘴张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周围那些凑热闹之人看着热闹越演越精彩,一个个竟是连讨论带喝彩,鼓掌不断,刺激着尚母本来就接受不了现实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几下,然后就狂跳起来,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啧啧啧,这话说的有前途!”

    萧岚依大方的给了那小厮一个赞赏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