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七十章认错人的中年男人
    这不是给她没事找事吗?下面场面那么尴尬,让她下去添什么乱!

    “就是她,我两年前听说书的就是她!她说的好不好,你这自以为是的老头一听便知!”

    因萧岚依就坐在窗口方向,那说话之人又在一楼与萧岚依相对之地站着,被秦旭炎吸引了视线后,便也一同看到了秦旭炎身旁的萧岚依,当即对众人大喊。

    “好啊,有本事让她下来啊!小老儿还不知道,说个书,还能说出花来?”

    那自命不凡的说书先生这些日子被人时不时指责,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终于见到真人,怎能不让她下来一看究竟。

    他倒要看看这萧岚依有什么厉害的!

    嘚,就冲秦旭炎这么一搅和,萧岚依现在就是不想下去,也得下去了!

    “走走走,岚依,我陪你下去。不就是个破说书的吗,居然敢骂你?这口气,真不能忍!”

    秦旭炎厚脸皮的揽了萧岚依的肩就要往楼下下去,心中因为可以看热闹了,不知雀跃成了什么模样。

    就连下楼梯时被萧岚依掐了胳膊,疼到哎呀咧嘴,再到下到一楼见人时,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萧姑娘,这,能行吗?”

    跑堂有些为难的看着萧岚依。

    他知道萧岚依一向有原则,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放着廖掌柜高价聘请的邀请不要,非要离开。

    “没事,这为兄台想必也是喜欢极了我的说书,不然也不会两年未见,还能认出我来,我便为他再说上一出,让你家自命不凡的说书先生也学习学习,省的下次他再被人数落,又埋怨是我的不好。做人,还得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比较好。”

    萧岚依说话时,全程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淡笑,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也就秦旭炎被她暗地里掐着,知道她‘如沐春风’的背后,是多少对自己的怨念。

    那说书先生从萧岚依下来后,就一直用怀疑的眼神,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现在听到她的话,气的两撇小八字胡都要竖起,从鼻间冷哼一口气,嗤笑道:“哼!你这女人,休要口出狂言!小老儿倒要看看,你究竟多有本事!”

    萧岚依闻言,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淡笑,施施然荡着白袍踏上说书台。

    这地方,她两年都没上来过了。

    找了找感觉后,萧岚依这才清嗓子,张口继续刚刚在包间中没有说完的水浒传。

    在台上的她此刻完全吸引了众人视线,在她口下所有人物都好像是有血有肉,站在他们面前,给他们演戏一般,听的他们茶也忘了喝,瓜子也忘了嗑,只顾着挥动自己小手掌,给萧岚依不停鼓掌喝彩。

    茶楼气氛一瞬间抵达**,让一旁廖掌柜与即将荣升的那个跑堂伙计恍若隔世。

    两年前,他们茗溪茶楼天天都是这般啊!

    “廖掌柜,咱们老板已经回去了吗?真想让他劝劝萧姑娘,让萧姑娘留在咱这茶楼一直说书。”

    跑堂伙计靠近着廖掌柜的耳朵询问道,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你还不知道吧,两年前萧姑娘要离开时,我就已经请老板挽留过她,可是她没同意。”

    廖掌柜叹气道,摇着头,证明着这事已经完全没可能了。

    “什么?不可能吧,刚刚萧姑娘还夸咱们新修缮的包厢好,说要见咱老板呢,听她那口气,应当是没有见过老板啊。”

    跑堂不可置信的说着,再回想萧岚依刚刚说话时模样,还是觉得她是没有见过自家老板的。

    “那时候没有告诉她那人就是老板,她还跟老板谈天说地了半晌,让老板对她极有好感,只是最后她还是没有同意留下罢了。”

    廖掌柜说罢,便继续入神的听着萧岚依说书。

    想来他过两天去了莫桑城,就再也听不着了…

    “预知后事如何……没有下回了。”

    萧岚依一回讲完,便打趣儿下台,看着已经因自己说书所营造出的热络气氛,从头到尾目瞪口呆的说书先生,萧岚依给他一个自以为鼓励,却让那说书人老脸一红,觉得她是在嘲笑自己的笑容后,转身下台。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众人简直听的意犹未尽,而且下回还没有了?这让他们今晚还怎么睡觉?心里对那‘后事’简直期待到恨不能把萧岚依绑在台上让她一回讲个彻底。

    “我这只是指导一下而已,就不再说了,相信以后这店中说书先生也会多琢磨琢磨,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故事,大家就敬请期待吧。”

    萧岚依说罢就要上楼,却被一中年男人突然唤住,激动道:“你是思羽的女儿吗?思羽她现在还好吗?”

    “思羽?不好意思,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娘名唤郭芙溪,不是什么思羽。”

    萧岚依其实刚刚在台上说书时,就感受到了这人炙热的目光。而且这人似乎一开始并不在店中,是自己说书中途突然进来,然后便一直盯着她的,现在看来,居然是认错人了。

    萧岚依礼貌的对着那中年男人一笑,转身上楼,却听男人有些失魂落魄的在楼下嘟囔着:“太像了,和思羽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不过思羽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在这…”

    自己和他的旧友年轻时长的一模一样?这大叔,要不要这么夸张?

    萧岚依笑想着上了楼,进去包厢就拉了秦旭炎要教训他,被梁少文制止后,这才冷哼一声道:“看来下次还得让我家相公多整治整治你!”

    “岚依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这不是看不下去你被人污蔑嘛,明明有真本事,亮出来给他看看又能如何!”

    秦旭炎愤愤说着,一副给萧岚依抱不平的模样,却在下一秒话音一转,恳求道:”所以岚依啊,你就别什么事都跟你家相公说了,他还忙着新开的那家成衣铺的事呢,你这样,累坏他了可怎么办?”

    “你什么时候这么心疼他身体了?”

    萧岚依甩了个白眼过去,知道秦旭炎一直是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贪玩性格,也没真与他计较太多,看了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到了要吃饭时,便与梁少文他们一起去了酒楼吃饭,为其践行离开。

    夏日的天总是黑的晚,今日又艳阳高照,晚霞也在落日后,在天边滞留良久,因此吃完饭后,天才灰蒙蒙的还未大黑。

    与梁少文他们告别后,萧岚依便直接去了男人开的成衣铺,去寻男人一起回家。

    要知道,那可是她的‘天然空调’!

    男人的成衣铺,开在最繁华地段,萧岚依知道铺子价格后,肉疼了好久,不过有男人保证到时候会将铺子送给她这句承诺,她总算是少肉疼了几天。

    而且男人这段时间十分认真,几乎天天泡在铺子里,不到深夜见不到人,为此萧岚依是又开心,又不开心。

    开心的是男人努力开店,可能会加速店铺收回成本的速度,不开心的,是男人这个‘天然空调’整日不在身边,让她没人送凉气儿,一天都被炎热的夏天包裹,实在是不爽。

    至于男人为什么是她的天然空调?那便是因为男人的体温,正好与萧岚依相反,比正常人要低上两三度,再加上萧岚依高出正常人的两三度体温,两人体温直接相差五六度。

    那抱起来,可不就是个天然空调!

    这些日子萧岚依之所以晚上能睡个好觉,全凭男人一身凉气儿吊着了…

    “娘子怎么来了?”

    今日男人也是一身白衣,见到萧岚依出现在店铺门口,刚刚盯着账簿蹙起的眉头,现在全部舒展,起身迎上萧岚依,任由她在自己怀里蹭。

    “果然还是这里最凉快!”

    萧岚依抱着男人在他怀中蹭了半天,找到了个舒服的位置,便一直抱着,等凉的差不多了,这才抬头看着男人,道:“相公刚刚在发愁什么?看你愁眉不展,可有我能帮忙的?”

    男人闻言眸中一柔,将萧岚依揽在怀中,摇头道:“无事,这成衣铺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为夫吧,娘子只管拿银子就好。”

    “是吗?我可是为了我的银子着想,这才要帮你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店了啊。”

    萧岚依挑眉,挑衅的说着,小脸上的傲娇模样,让男人直接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诶呀呀,这大庭广众之下,老板跟夫人就这般卿卿我我?可是故意再刺激我这还未成婚之人?”

    店中伙计长曲突然酸溜溜道。

    萧岚依闻言挑眉,看着一旁佯装被刺激到胸口痛的长曲,开口道:“那你还不赶紧找一个,也卿卿我我给我们瞧瞧?”

    这长曲是男人开店后不久招来的。

    起先萧岚依看着他油嘴滑舌,整日嬉皮笑脸的模样,就觉得他不甚靠谱,可谁知这半个月来,大到管账记账,小到店铺衣物贩卖,这长曲做啥啥能行,简直就是个全才没错了!

    萧岚依对他的印象分,可是一下从接近负数,直接飙升至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