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七十四章反应慢半拍
    “哦,那就好,那就好!” 郭芙溪听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才不在乎收购噬芽虫的是不是药谷,她只知道,噬芽虫是她这阵子所有的奋斗希望,并且给她家带来许多钱财,若是让人全收走了,那她家以后可就得坐吃山空了。

    所以当她确定还会留一些做为培育,便顿时放松,转而开始询问萧岚依贩卖价格。

    萧岚依没有直接回答郭芙溪的问题,反而引导性的询问道:“娘,您知道的,咱这噬芽虫,可是宝贝,所以卖,肯定得卖的贵一些,是吧?”

    “那是当然!”

    郭芙溪赞同道,随后一本正经的拉着萧岚依的手,教育道:“岚依,咱这噬芽虫就是个宝疙瘩,若是药谷收去,不能给咱三千两,咱绝对不卖!”

    “哈?”

    萧岚依被郭芙溪的模样逗笑,忍不住询问道:“娘,为啥少了三千不卖?”

    郭芙溪不知道萧岚依的心思,一心只怕萧岚依将自家噬芽虫‘贱卖’了,于是一本正经的给萧岚依分析道:“你看,咱把那些噬芽虫做成糕点,一背篓噬芽虫都得卖一百多两,它们要是全部收走,不给个三千两,咱还不如自己留着做糕点呢!”

    虽然三千两银子,郭芙溪这辈子也没见过,但是根据她家噬芽虫的价值来说,就得这么多,少了绝对不行!

    郭芙溪的分析倒是让萧岚依对她有些刮目相看。

    她原本以为郭芙溪会因为一直在村中生活,且生活贫困,会更难接受高价,却不想她面对噬芽虫贩卖这件事,这般理智,还真是让她吃了一惊。

    郭芙溪看萧岚依半天不说话,不由有些急了,摇了摇萧岚依胳膊,道:“岚依你听见没,一定不能少三千两银子!”

    “知道了,没有少三千两,而且药谷出的价格还要比三千两高很多很多,咱们一定是赚到了的!”

    萧岚依给郭芙溪打包票道。

    “那就行,不少三千两,咱就卖!”

    郭芙溪说着,一脸的放心,一直到萧岚依出去给她端了碗粥回来,才见郭芙溪不知为何已经石化,坐在床上动也不动。

    见状,萧岚依赶紧放下手中粥碗冲了过去,摇了好半天才将郭芙溪摇回神。

    “娘,您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岚依给你请大夫过来瞧瞧吧!”

    萧岚依一连串的询问过后,却见郭芙溪一直摆手,大喘了好几口粗气,才勉强开口,“岚依,娘没事,娘就是一想咱家要有三千多的银子,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你让娘,让娘缓缓就行……”

    “……”

    闻言萧岚依这才放下心来,哭笑不得的看着郭芙溪,一时竟是失了言语。

    她说郭芙溪刚刚怎得那般淡定,原来是因为她一心只想着不能‘贱卖’噬芽虫,所以只顾着教育自己,一下子没意识到她们家真会有那么多银子。

    现在反应过来了,这才被吓到。

    幸而自己刚刚没因为她的淡定,而一时口快,告诉她真实价格,不然真让她回过来神,自己怕是现在就唤不醒她了!

    萧清书晚上从镇上回来后看到郭芙溪受伤,追问之下这才知道了传言一事,气的他拿着扫把就要冲出去与那些人拼命。

    索性最后被萧岚依拦下,硬是给他按在椅子上开导了近一炷香时间,这才把他想要冲出去拼命的怒火压下,改为坐在屋里大肆喊骂出气。

    “那几个臭女人!平日里没事做,就喜欢乱说话!”

    “当年吴老赖乱污蔑岚依的时候,她们也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就乱传闲话,吴老赖被揭穿后,她们还灰溜溜来咱家道歉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

    “这才不到两年时间,她们怎么就又干这事!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萧清书断断续续的说着,边说还边拍桌子,木质的桌子被他拍的砰砰作响,若不是木质够硬,怕是会当场散架。

    “爹说的对,所以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爹可赶紧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萧岚依说着赶忙倒了杯茶递给萧清书,谁知这时突然又是一阵恶心涌上心头,手一抖,手中的茶差点烫到萧清书。

    “岚依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爹今日在书院大夫那给你开了几服药,你等着,爹现在就去把药给你煎上,你趁热喝下再去休息。”

    萧清书说着,也顾不得不再想那些让人生气的事情,拿了药包就去厨房给萧岚依熬药。

    萧岚依则是干呕到没劲阻止,坐在椅子上将刚刚那杯茶一饮而尽,这才稍稍缓解。

    手不自觉抚上小腹,感受着体内微妙的感觉,脸上竟是破天荒露出一丝母性的温和。

    虽然这孩子是个意外产物,且他父亲的身份还有些尴尬,但无疑这是萧岚依来这里以后,与她最亲密的一条牵绊。

    所以当她察觉到自己怀孕到现在,除却一开始的慌乱以外,更多的确是有些小兴奋。

    兴奋她终于有了在这伏耀大陆上的第一个羁绊,让她有了一种自己确实是属于这个大陆的真实感。

    所以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

    这将会是她这一世除却萧清书,郭芙溪以外,最亲的人。

    “岚依,来趁热将药喝了吧。”

    半个时辰后,萧清书端着刚熬好的黑乎乎汤药来了萧岚依房间,非要看着她将药喝下才肯离开,要不是萧岚依称自己现在有些不舒服,喝不下去,怕是还支不开萧清书。

    “那岚依你休息会儿再喝,记得一定要喝!”

    萧清书出门前,不停的交代着,那模样,简直有种郭芙溪上身的既视感。

    “知道了爹,您累了一天,赶紧去歇着吧。”

    萧岚依微笑着目送萧清书出去,听着萧清书渐远的脚步声,以及开关他卧房房门的声音后,这才悄悄起身,端了药去了窗口倒掉。

    虽然她并不想浪费萧清书的一番心意,但这药,对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并没有好处。

    之前她是不知道自己怀孕,所以吃喝什么的从来没有注意过,现在知道了,就断不敢再随意吃喝。药,更是不能乱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