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七十五章比‘夜叉’还可怕
    夜晚躺在床上,萧岚依想了很多,前世与今生的所有事情都如走马灯似的从她脑海中闪过。

    没想到前世曾手染鲜血,认为自己一辈子不会有家庭的她,居然就要有孩子了?!

    这种内心翻涌却无法说出的情绪,让萧岚依一向不矫情的人,都开始变得矫情。

    开始想要感慨世事无常,更是开始期待小家伙的降临。

    “等这段时间谣言之事过去了,娘就将你介绍给你外公外婆,她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萧岚依抚着自己还并不明显的小腹,喃喃自语道。

    其实她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怕自己执意要生下孩子,到时村中那些烂嘴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闲话。

    到时候她可以忍,萧清书与郭芙溪该怎么办?孩子出生后,又该怎么办?

    这流岳村,怕是不能长待了……

    接下来几日,萧岚依一边忙着去自家田地张罗培育噬芽虫一事,一边来回穿梭在明曲镇与流岳村之间,准备在镇上寻一所宅院买下,到时候用于安胎之用。

    “萧姑娘!”

    这日萧岚依刚进城,就被梁少文唤住。

    看着他走向自己的模样,不知为何,萧岚依总觉得他与前几次见到时,有些不同,看着自己的眼神中似乎也有些不大一样的情绪。

    “萧姑娘这几日怎么没有来卖糕点?出什么事了吗?”

    梁少文走至萧岚依面前停下,关切的询问道。

    闻言萧岚依这才想起自己被通知收购噬芽虫以后,就满心沉醉于培育噬芽虫,以及找房子上,便忘记将这事告诉梁少文这个一直给予他帮助的人。

    这可真是她的疏忽呐!

    思及此,萧岚依赶忙给梁少文道了歉,告知其原由后,主动开口要请梁少文吃饭,算是感谢他这些日子的关照。

    梁少文接到萧岚依的邀请后,也没有推脱,两人寻了最近的酒楼,点了菜,在包间中闲谈起来。

    “这次药谷的大手笔,真是让人吃惊,也算是没白费萧姑娘这阵子的辛苦。只是不知萧姑娘以后可还有什么打算?”

    席间梁少文好奇询问。

    因为他并不觉得萧岚依是那种有了钱,就会安于现状,止步不前的人。

    “我打算用卖噬芽虫的钱,在镇上买一所宅院,然后再开家糕点铺,继续贩卖养生糕。”

    萧岚依心情大好的说着自己的近期计划。

    这计划,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想等事情张罗的差不多了,再告诉萧清书他们,省的她们操心这事。

    “这倒是不错。萧姑娘的养生糕,可是在镇上大火,这几天不卖了,我那些吃过糕点的友人一个个都愁坏了,我若是将萧姑娘想要开店的想法告诉她们,他们定是会十分开心。”

    梁少文打趣儿的说着,对于萧岚依的计划,十分认可。

    随后梁少文又问了问萧岚依找宅院和铺子的进展,得知萧岚依因为对明曲镇不熟悉,一直拿不定主意在哪购买铺子,以及这几日又要培育噬芽虫,又要往返村镇之间后,蹙眉微思,提议道:“若不然这样,我在这镇上认识不少人,萧姑娘整日来回村里镇上也十分麻烦,不如就让梁某在镇中帮忙寻找,到时寻好通知萧姑娘,萧姑娘只需等寻到时,过来瞧一眼,觉得合适,定下便可。”

    “这样多麻烦梁公子啊,还是算了吧。”

    萧岚依自觉自己已经欠了梁少文不少人情,尤其是那次坑了梁少文的银钱还没有挣够还给他呢,现在哪里还敢再麻烦梁少文,因此想也没想便开口拒绝。

    “这有何麻烦的,萧姑娘糕点铺糕点那般诱人,梁某也期待萧姑娘可以早点找到门面,早日开业,这样便可以一饱口福。梁某这都是为自己着想,萧姑娘根本无需多虑。”

    梁少文说的随意,萧岚依却清楚他这是故意让自己安心才说出来的话。

    本想拒绝,萧岚依却突然想到了腹中还未成型的小家伙,怕这些日子自己若是过度劳累,会耽误胎儿生长,无奈最后还是接受了梁少文的好意。

    心中暗下决定,等自己拿到药谷给的万两黄金以后,定会好好犒劳梁少文一番,旧恩新情一起回报!

    两人吃完饭后,梁少文便着手给萧岚依寻找合适的宅院与商铺,并且带着萧岚依将明曲镇中商业密集的几个街道转了一圈,告知了她一些一般人所不知道商业秘闻,让萧岚依长了不少的知识。

    “诶呀,这不是梁公子吗!”

    两人此刻走至一条人流普通,并不算云集的街道,突然旁边一家看起来并不显眼的杂货铺中传来一妇人热情的喊叫,随后便见一眸泛精光,面相精明的妇人从铺中走出。

    “梁公子可是好些日子没来我们这了,赶紧进来瞧瞧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妇人看着梁少文的眼神那叫一个迫切,那殷切邀请的模样让萧岚依与梁少文顿感不适,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妇人朝着店内喊道:“叶儿,梁公子来了,赶紧来带梁公子转转咱家店铺!”

    “诶,来了!”

    屋内一女子随即应声,开心的冲了出来,看着梁少文眼神中的爱慕之情简直要溢出眼眶。

    只是当女子瞧见梁少文身边还有个萧岚依,脸上的笑容几乎瞬间崩塌,看着萧岚依的眼神中敌意明显,随后转头又是笑靥如花,看着梁少文,捏着声音询问道:“这姑娘,是梁公子的朋友吗?”

    “是啊,梁某今日还与这姑娘有些事,不便多留,就不进店了,改日有空,一定再来!”

    梁少文说罢,脚底抹油的拉着萧岚依逃离了那条街道,一直走出去好远,这才停下脚步,后怕的看了看身后,生怕那两人追来似的。

    “呵,我还是第一次见梁公子你这般慌张,那姑娘,可是会吃人的夜叉?”

    萧岚依看着少有慌张的梁少文打趣着,却见梁少文一脸无奈的叹气道:“萧姑娘你这话可说错了,那姑娘,比夜叉还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