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七十九章身败名裂
    那老汉见两人来,色眯眯的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萧岚依,擦了擦口水道:“我按着你说的做了,真能娶个漂亮媳妇?”

    “那是当然,你到时候做也做了,她不嫁都不行!”

    萧惜柔语气不太好的说着,不知为何,她现在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太热了,热到脑袋都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胡乱扒拉着领口企图得到一丝清凉,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太紧张了。

    可她明明亲眼看着萧岚依喝下媚药的,为何,为何现在萧岚依一点反应也没有?

    而且…她怎么觉得萧岚依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

    萧惜柔恍恍惚惚间看着萧岚依勾起的唇角,恐惧顿时涌上心头。

    这女人,难道一开始就知道……

    不过显然,那一整包烈性媚药已经完全发作,空虚之感侵袭着她的所有神智,她此刻,就只想欢好!

    “这,这是怎么回事?”

    瘸腿老汉一脸懵的看着萧惜柔突然红着脸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玉体微红裸露的大尺度模样的让他下身顿时起了反应。

    艹,这萧惜柔看起来好像比萧岚依更有料啊!

    现在萧惜柔又这么主动……要不,他两个都上?!

    想到这,瘸腿老汉顿时觉得自己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收起你那肮脏的念头!”

    萧岚依嫌弃的看着瘸腿老汉浑浊而又龌龊的模样,一句话将他打回现实,随后道:“你就按着之前萧惜柔所交代事情,在她身上做吧,她是你的了。”

    “所以她交代我的,不是让我干你?”

    瘸腿老汉被萧岚依瞪的也不敢造次,只是依旧觉得哪里有些不大对劲。

    “不然你觉得她现在一个劲儿往你身上蹭,是在逗你玩儿?她就是不好意思自己开口,所以让我陪着她过来的,你做什么,就做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萧岚依说罢转身离去,听着身后萧惜柔娇媚的娇喘声,勾唇,“萧惜柔,你就尽情享受吧,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萧岚依走后不久,张大义便带着村中众人‘恰巧’路过,然后‘恰巧’发现了草丛中正在交 合的两人,又一个‘恰巧’让众人也都看到了草丛中两人的模样。

    只是在看到萧惜柔脸的时候,张大义顿觉雷劈,听着周围人热火朝天的议论声,背后一阵发凉。

    难道是萧惜柔下手时,被萧岚依发现了吗?

    幸好自己现在只是个旁观者……

    张大义原本心头一慌,随即想到这事就算出了纰漏,也与自己无关,便心中一阵庆幸,刚刚紧绷的心开始慢慢放下。

    为了不让人察觉到异样,张大义甚至还随着众人一起,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

    草丛中,萧惜柔娇媚的娇喘声不断传来,围观村民也越来越多。

    男的虽然都不敢明目张胆的看萧惜柔身子,但只听声音就觉得浑身酥麻,不知道在脑海里想了多少场春宫大戏。

    “平日里看她一副温柔玉女的模样,没想到居然是的**,连瘸腿老汉都不放过,你看那老汉都快被她掏空了,她还不罢手!”

    “就是啊,怎么找了个瘸腿老汉?那多不持久!不行找我啊!”

    “找你你敢吗?这可是村长儿媳妇,而且还在这大庭广众被人看,你确定你硬的起来?”

    “……”

    而女的则是看着萧惜柔那欲罢不能,还一个劲儿索爱的模样,皆是不齿的指则谩骂,揪着自家男人耳朵就要往家里拉。

    “真不知道那萧惜柔这么骚!都让人看见了,还不知道赶紧滚回家,真是个放荡的女人!”

    “骚成这样,还浪 叫,恶心人!”

    “村里怎么有这骚 女人,还没成亲就这么放荡,等成亲了,也不知道是啥模样!”

    “……”

    一时间,各种谩骂声、YY声此起彼伏,而被围观的萧惜柔则是被媚药完全侵袭神智,此刻只知道,她很饥渴,她要!她还想要!

    对于萧惜柔的饥渴,瘸腿老汉本来开心的恨不能在草地中大干三天三夜。但现实是残酷的,他有那大干三天三夜的心,确是真没有那个体力。

    此刻不过一会儿,就已经快要被饥渴到了极点的萧惜柔榨干,痛并快乐着的开始眼冒金星。

    不,不行,他快不行了…

    他要没体力了…

    这个女人,他享受不起了……

    瘸腿老汉意识到自己几乎接近精尽人亡,吓的他赶紧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饥渴难耐的萧惜柔强硬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并且大胆的跨坐在他的身上,不停扭动着她那水蛇一般的腰,企图可以满足她的空虚。

    只是因为少了瘸腿老汉的主动,萧惜柔再动也无法被满足,空虚感使她开始欲求不瞒的无意识嘟囔道:

    “大义哥,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行啊,柔儿还要!还要!”

    “大义哥!你快点起来,快点干!”

    “大义哥……”

    一声声夹杂着欲往的大义哥随风传入众人耳中,众人先是疑惑,再是了然,看着已经石化的张大义,暗道今天的戏,越唱越精彩了啊!

    这时不知是哪个缺根筋的后知后觉想通了,一个激动,大嗓门的喊了句,“她说的‘大义哥’是张大义吧!”

    这下好了,因为这一句话,众人先前一直憋在心中的大堆话被起了个头,收也收不住的开始大肆讨论起前两天的谣言。

    之前是怕得罪村长家不敢乱说,现在事情都到这份上了,还怕个屁啊!

    萧三婶原本并不知道萧惜柔出事,可看着路过自家院子的人都是一脸嘲讽,指指点点看笑话的模样,便顿觉事情不妙,拉了一个过路村民,质问道:“你这是在笑啥,我家长花了不成?!”

    “你家没长花,你家那女儿,倒是给人家村长家种草了!”

    那人甩开萧三婶拉着自己的手,嘲讽说着,说罢便要离去,被萧三婶又死死拽住,非逼着他说清楚。

    无奈那人只得将萧惜柔之事告知,惊的萧三婶当场石化,然后发疯似的冲向萧惜柔所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