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商城去大唐 > 第750章 田远与薛仁贵
    欢迎你!</br>?    独孤府。

    “贤婿啊,你想回回到元家宅院居住的心情老夫能够理解,但是大冬天的现在就搬过去不太合适,还是安心在独孤府住着吧,等过完年开春之后再搬过去,这个事老夫就替你做主了。”独孤康说道。

    这种事情独孤康还真的能够做主,毕竟现在元家宅子长期没有人居住,这要是回去居住显得冷清,再说独孤康也是有私心的,只要元善居住在独孤府上能够显出两家的关系亲密。

    元善想想他也不想来回折腾,毕竟在越州留不了太长时间,过完年还是要南下那边春暖花开的也不会赶上冷天了,再说船坞的事情才是主要,多托一天都是钱。

    “好吧就听岳父大人的,再说我的意思也是不想来回折腾。”元善说道。

    “这才对嘛,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麻烦,以后你们回来就住在独孤府上。”独孤康爽快说道。

    元善只能点头但却无法答应,在越州老家过年那就准备年货吧,于是千年元善则开始消费了,元家一脉就他这一门没有什么亲戚,原本独孤家也是一样不过独孤康的人脉还是和很广的,逢年过节礼尚往来的倒是费了一番功夫。

    而元善这个高官在越州,于是苏州商会,杭州,越州,就连福州都来了一大帮子人登门拜访,顺便送来年货,元善的做事风格就是来者不拒,只要不是来捣乱的就没问题。

    于是年前独孤府简直就成了商城,每天迎来送往的人实在太多,尤其是商人之流过年前各地的商人都出现了,大多数的商人都是听说元善要发展越州的消息才过来的。

    更多的商人连独孤府的大门都没进去,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在越州做生意,就这样商队一批接着一批,不怎么热闹的越州在年前也是热闹了一阵子,直到过年才消停下来。

    外地的商人都要回去过年,刘光耀算是白高兴了。

    年夜饭在独孤家准备,一改往日的饮食习惯,年夜饭被元家的厨娘给承包了,各种炒菜,精美食物摆上宴席,依然是分食,不过今天很特别独孤康请来了几十号舞姬乐队进行表演。

    院子里还放着爆杆,动静还算可以没事就听到外面来几声,整个夜晚在独孤家都是灯火通明,火烛,油灯,蜡烛都是多加了很多。

    元善倒是没有小气,直接在宴会厅内点亮了十二盏煤油灯,都是从满意号上弄过来的。

    过年就是吃吃喝喝,独孤康非常高兴,就在独孤家吃年夜饭的时候,越州港口前的酒楼全都被包场了,而这里传出的动静就非常大了,没错这里人烧的不是爆杆而是炮仗,巨大的声响让居住在附近的渔民都感觉有些害怕,动静是在太大。

    第二天越州城内依然是平静的,昨天的喧嚣已经退却,走亲访友的人络绎不绝,元善闲下来开始为南下做准备。

    过年大多数人都闲了下来可是,越州的商人们却没有,他们现在浑身充满了干劲,因为元善现在就在越州,经发部的人全都成了商人们的坐上宾,接受调查的时候都非常的积极。

    从经发部的人口中得到的全都是关于长安模式的一种发展方案,诸多都是介绍长安现在出现的各种商铺。

    而且他们是非常鼓励商人们搞创新的,将商品丰富起来。

    就这样到了二月份,越州窑厂规模已经初具规模五个小窑已经投入生产,由于这批材料的投入港口建设速度加快,船坞的造船速度开始加快。

    满意号在这期间还出海捕捉了几次鱼,收获颇丰这直接导致越州鱼价还下跌了一些,这不能怪满意号捕鱼,只能说宝船太大了捕鱼的产量实在惊人。

    越州港口,骁龙号的停靠让港口热闹了一些,水兵们有很多时间是在岸上进行操练的,偶尔乘船在近海巡航一番,元善来看过几次发现这个叫田远的船长非常喜欢练兵。

    今天没事元善来到港口巡查一番,刚乘坐马车到这就听到岸上的水兵早就在操练了,看样子这些人已经训练很长时间了。

    “田校尉刚过玩年还不让这些士兵多休息休息啊,你们这真够拼的。”元善走过去说道。

    “哈哈,训练不得紧,要是不训练他们反倒觉得无聊,今天元仆射也是来巡查的吗。”田远说道。

    “是啊,今天天气不错正好过来看看。”元善随口说道。

    天气太冷雇佣的工人干活主要是在船坞内,至于港口的水泥砖石建设现在还没有开工呢,这个到时候还需要刘光耀帮忙毕竟需要大量的工人。

    除此之外元善也是过来查看冬季捕鱼的,这时候鱼普遍都在较深的水位,普通小渔船想要捕鱼并不容易,反倒是宝船的大网可以弥补,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捕鱼能够卖钱。

    别看元善表面风光其实裤兜里的和钱不是很多,别看推挤的铜钱都东西厢房都快放不下了可是毕竟不是有如此多的金子,几十万贯钱都留着做钱行的筹备款呢。

    宝船上的钱不少可都是用来投资船坞的,这才到越州,还有福州,岭南等地呢,尤其是岭南是元善打算重点发展的区域,那里的环境简直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在冯盎的帮助下目前来说才开始有些起色,各个部落是最愁人的眼下能够单纯的依靠利益来进行笼络牵制,但是部落矛盾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元仆射是怎么了。”田远看元善好半天没有反应于是担心的问着身边的薛仁贵。

    “元老师没事就是想事情太入神了,不要打扰他,田校尉这练兵之法倒是非常独特,薛某对练兵也是有些心得的不知道可否相互学习一下。”薛仁贵在一旁说道,一个是转移话题另一个是真的对田远练兵感兴趣。

    相互学习说道很谦虚不过在这个事情练兵之法这些东西都是不会轻易外传的,田远并不觉得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护卫能够懂多少,多半是闲扯吧。

    “哦?早就听说元仆**与此道,难道薛小兄弟也是得了真传不成。”田远道。

    薛仁贵有些脸红,尴尬的是元善确实没有传给他什么兵法,倒是猎人训练让他经历了一番,对于练兵说实在的他与鬼猎骑众人想必还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不过他对此仍感兴趣。

    希望读者们能够多多支持,求打赏,求收藏,推荐票,给几张月票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