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盖棺论盗 > 第69章 八尊雕塑
    “陆光离...”

    我嘴里呼喊着他的名字,目光不停的搜索四周,却仍然没有发现他的踪影,心中不由得瞬间被恐惧填满。

    一眨眼的功夫,原本站在身后的大活人竟然凭空消失,任谁心中都会惊恐非常。

    手电筒发出的光线已经不足以穿透浓雾,再有几分钟就会彻底熄灭,好在陆光离一直开着手电功能的手机静静的躺在地上,让我不至于失去所有光源。

    我弯腰捡起,挪动脚步,一点点往前摸索,试图寻找失踪的陆光离。

    我低着头,手电光不停地在地上照来照去,不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直觉告诉我,大活人凭空消失,不会不留下任何线索。

    手电光很强烈,照比之前的手电筒强上百倍,四周的浓雾或许是在慢慢变淡,我竟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地上的落叶。

    往前摸索了一段距离,却毫无所获,我不敢再继续往前挪动,因为身后的人皮鬼俑,正在慢慢靠近着我,现在必须先找到方法自保,再去寻找失踪的陆光离。

    我扭过头,想要看看身后的人皮鬼俑距离我还有多远,却不曾想,在抬起头的刹那,余光竟然发现前方也出现了三道人影,正在不快不慢的朝我靠近。

    “人皮鬼俑?”

    陡然间,我头皮发麻,心底传来阵阵冰冷,手脚霎时间变得冰凉。

    我举起手电,朝着前方照过去,四周的浓雾确实在不知不觉间淡化,以至于手电的光线可以穿过很远,照到前方的三道人影。

    果然,三道人影确实是人皮鬼俑,与身后紧紧相随的三只鬼俑如出一辙,从前方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向中间靠拢,速度虽然不快,却也行进了大半。

    我猛然转头,发现身后的人皮鬼俑距离我已经很近,再有一时三刻,就会来到我身边,鬼俑上被刻意勾画的五官清晰可见,弯曲的眼睛,嘴角的弧度,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而在我右侧,余光再次发现另一道人影,人影在我右侧,也在慢慢向我靠拢,不用想,一定是另一只人皮鬼俑。

    此时的我,站在空地中央,前后左右七只鬼俑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我靠拢,一时之间,我有些慌乱,虽然不知道它们到底用什么方法害人,但我能感觉到来者不善。

    此时留给我的空间,只有左侧,前后右都有人皮鬼俑,我真的不想跟它们发生任何正面接触,所以,我选择向自己的左手边挪动,眼睛死死的盯着两边的鬼俑,生怕它们生出其他幺蛾子。

    不过,鬼俑似乎并没有发现猎物正在慢慢逃离,它们还是按照自己原有的轨迹移动,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这让我一直悬着的心多多少少放下。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石磨声仍不断在耳边响起,开始,我一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然而随着不断的后退,视线的角度开始发生偏移,我终于在人皮鬼俑的身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借着强烈的手电光,我清楚的看见每只人皮鬼俑的身后,都隐藏着一个巨大黑影,黑影在随着前面的人皮鬼俑同步移动,看上去十分沉重,不断发出“轰隆隆”的石磨声,若不是我往左侧移动,视线发生偏移,根本不可能发现隐藏在鬼俑身后的秘密。

    “什么东西?”

    随即,我的心中开始产生疑惑,依照目前所见分析,人皮鬼俑貌似只是挡在前面迷惑人视线的玩偶,而真正致命的,很可能是隐藏在身后的巨大黑影。

    黑影很沉重,也很高大,茫茫黑暗中看不清具体模样,但是能隐隐约约看出是个人型,鬼俑背后藏着的黑影,造型各异,完全不同,此时正在鬼俑的掩盖下,慢慢靠近空地中央。

    黑影到底是什么?

    巨大的疑问萦绕着我,我在心中快速盘算,眼睛紧紧盯着正在移动的七只鬼俑,脚下在慢慢的后退。

    突然,我感觉自己后背撞到什么东西,东西很硬,撞得生疼,刚想伸手去摸,只觉得脑后一阵恶风袭来,我下意识哈腰低头,于此同时扭头观瞧。

    只见一把亮闪闪的关公大刀擦着我的头皮掠过,而大刀的主人,也就是我刚刚撞到的硬物,居然是一尊真人大小的雕像。

    恍然间,我终于知晓隐藏在鬼俑背后的黑影到底是何物,它们很可能就是我眼前这尊雕像,这才是死门中的真正杀招。

    明白是一回事,能够活命是另外一回事。

    “嘎嘣”

    眼前雕像的手腕猛然翻转,原本刀刃朝下的关公刀随着手腕的翻转,竟然将刀刃调转,同时随着雕像手臂的动作,开始快速上挑。

    “啊?”

    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身体快速就地翻滚,堪堪躲过从下向上挑来的刀刃。

    雕像居然能动?

    心中的疑惑顿时加重几分,根据雕像表面泛着的光泽分析,应该是金属制成,很可能是精铁灌注,而精铁灌注的雕像,居然能够主动攻击,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轰隆隆”

    眼前的雕像开始向前移动,将厚厚的落叶碾压身下,露出一直藏在下面的铁索。

    顷刻间,我似乎明白了四象铁桩的用途,它是控制整个机关的核心枢纽,隐藏在落叶下的铁链是雕像移动的轨道,而铁链的牵引力,则是来自不停转动的四象铁桩。

    想通此节,我开始手脚并用,快速从地上爬起,随即拼命向空地中央铁柱的位置奔跑。

    “嗖嗖嗖”

    没跑出几步,一直倒悬在上方的太极铁盘在快速旋转的同时,毫无征兆的射出几根箭矢,箭矢朝着快速奔跑的我射来,我下意识倒地躲避。

    在我倒地之后,铁盘恢复如常,依旧在快速转动,却不再发射箭矢。

    “轰隆隆”

    身后的巨大雕像在铁链的牵引下,朝我快速靠近,我赶忙起身,继续向四象铁桩奔跑。

    “嗖嗖嗖”

    我向前迈出的脚刚刚落地,上方旋转的铁盘再次射出几道箭矢,箭矢准确无误的朝我飞来,擦着我的身体飞过。

    恍然间,我似乎猜到了太极铁盘在整个机关中的作用,它极有可能是机关枢纽的保护措施,在机关被触发后,只要有人试图靠近机关枢纽,铁盘就会被触发,射出箭矢封住去路,以此保护最重要的枢纽。

    真他娘的阴损!

    “轰隆隆”

    雕像移动发出的声响,就像是催命鬼,不停的惊扰着我,我回头望去,只见雕像距离我仅有几步之遥,此时已经慢慢举起手中的关公大刀,随时准备砍下。

    眼见不好,我急忙调转身形,朝着旁边疯跑而去。

    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空地是圆形的,而四象铁桩延伸出来的铁链都是通往空地中央的,雕像沿着铁链移动,势必不会转弯,所以,我只要绕着圈跑,定然可以躲过雕像的攻击。

    不过,结果似乎跟我料想的有些出入,在我转弯的刹那间,雕像竟然也调转方向,随着我奔跑的方向快速移动。

    去你大爷的!

    随着雕像的移动,其下面的落叶竟然开始慢慢隆起,露出一直隐藏在下面的数条铁锁链,铁索与铁索之间交错纵横,随着慢慢退却的落叶,我终于看清整个铁索的轮廓。

    圆形空地的中央,就是机关的枢纽所在,四根铁桩共控制八条铁链,分别延伸道空地边缘的八条小路中,而除此之外,还有无数条铁索,横着穿行在八条铁索之上,整个铁索阵竟然呈现网状。

    也就是说,无论我怎么跑,都躲不过纵横在脚下的铁索轨道,雕像沿着铁索始终可以追击到我。

    恰在此时,其他七条锁链上的雕像及鬼俑都已经汇聚空地中央,它们微微一顿,竟然同时调转方向,向我围拢过来。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响不绝于耳,此时的我脚下在不停奔跑,脑子中在快速盘算着对策,如果真被八尊雕像围拢中间,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刚才雕像手中的关公大刀,若是劈在我的身上,我定然会骨断筋折。

    我该怎么办?

    脑海中在不停的思索对策,但是都一一被我否定,突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我意识到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八尊雕像,为何只见到七只鬼俑?

    原本应该出现在这条路上的鬼俑,去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