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送棂 > 017 二楼的脚步声
    “怎么样,还是没发现吗?”

    从别墅出来,武家明又问林开。林开摇头:“没有,房间都关着门,可能藏在房间里呢。或者报完仇,已经远遁了。”

    武家明回头看了一眼别墅,叹息道:“挺可怜的~!”也不知道他可怜谁。

    两人回到大榕树下,林开突然对法师编扎竹蔑很感兴趣,凑到法师跟前说道:“刘师傅,要不要帮忙?”

    法师扫了他一眼:“你又没练过,只会越帮越忙,浪费材料。”

    “不会吧,我看您这挺简单的啊。”林开不服气的说道。

    “简单?我这些材料都没量过的,用手一比划就能精确知道要用多长,而且扎纸和粘纸也有讲究,你不懂的话弄出来的东西随时散架了。”

    法师不让他动手,林开无奈,只好继续在旁边看了一会,就和武家明回家。林开打算晚上自己过来,获得十几道清气后,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应该处理掉这里的鬼魂,因为害人的鬼魂是他从万人坑放出来。

    “可能这就是因果!”林开懵懂的想道。

    晚上,麻秧村灯火通明,家家户户都在门外点上香烛,主要的路口巷口也堆了篝火。大榕树下,巨大的香炉已经插得满满当当,仍有村民陆续上前上香。

    法师在一片法器声中吟唱经文,手持法幡走着某种罡步,请神附身那些神像和神将驱邪。又带人抬着那些神像神将和香炉在村里的主要道路游行,鞭炮声时不时响起。

    林开过来时已经是九点多,正是游行开始的时候,他便跟在游行的队伍后面穿行于麻秧村的各巷口。

    直到游行结束,林开也没发现鬼魂的踪迹。但他发现,这个法师虽然看不出什么实力,这么一通折腾下来,村中仍多了一种奇特的氛围,好像磁场发生了什么改变。

    “法事要持续三天,改变村场,让鬼魂不再光顾……”林开听周围的村民议论。

    另一边,李家别墅里的法坛也在施法,与大榕树下的法坛相呼应。主持这边法坛的是法师的一个拍档,另有两个同伴在配合。

    李有金的妻儿和一些叔伯兄弟坐在法坛旁边,有十几个人,以壮大声势。

    李露露熄掉手机屏幕,在无聊的法事中,她哪里也不能去,必须呆在别墅里,所以只能玩手机。她碰了碰坐在身边的一个长脸青年,说道:“哥,你有没有带苹果充电器下来?”

    青年正是李有金的儿子李宝文,傍晚才回到家。他扫了一眼妹妹的手机,说道:“没有,在包里还没取出来。”

    李露露迟疑,想叫他帮上楼拿一下,但见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于是自己上楼返回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在三楼,后窗户正对后边的甘蔗地。

    李露露从书桌上拿起充电器,顺势往窗外看了一眼,在别墅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一人多高的甘蔗林在微风中摇曳。房间里有些闷,她抬手便想拉开窗户透气,但下一刻她想起法师的交待,这几天都不能打开窗户,于是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去。

    李露露拿着充电器转身往门外走,她看不到窗外有一只浑身泛着红芒的厉鬼正趴在窗户上,透过窗户的玻璃盯着她看。

    这只厉鬼像个中年人的鬼魂所化,但这时面目狰狞,獠牙外露,眼中的凶光充满残忍嗜血的意味。

    “啪……”

    一声脆响在李露露身后传来,她本能地回头,看到走廊边的一只崭新的扫把倒在地上。扫把的头部,正指着她的房间。

    “谁把扫把放这里来了!”她自言自语,返身捡起扫把,放到一个转角的角落。

    阵阵不明显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李露露放好扫把,也走向楼梯。在楼梯间,她没看到有人,脚步声往二楼父母的房间去了,她猜测应该是妈妈回了房间。

    李露露回到一楼,走向屋外的法坛。

    “露露你去哪里了?法事没做完之前,不要随便走动。”李有金的兄弟、露露的叔叔说道。

    “我回房间拿一下充电器……”李露露看到坐在叔叔旁边的母亲,一楞之下说道:“妈,你不是回房间了吗?”

    李有金的老婆莫名其妙道:“我一直在这里啊!”

    两人的对话令其他人觉得有些冷意,神色古怪地盯着李露露。李露露心里一突,解释道:“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听到有脚步声往爸妈的房间去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心里在都有些发毛。李露露扫过众人,说道:“哥哥呢?”

    李老金的老婆回头看了一眼儿子刚才坐的位置,说道:“刚才还在。”

    “刚刚我看到他起身离开了,当时玩游戏没留意他去了哪里。”李露露的一个堂哥就坐在李宝文身后,这时出声说道。

    “那孩子,都说了不要随便走动,他还去我的房间做什么?”李有金的老婆嘟囔道。众人都以为是李宝文去了二楼,便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

    过了有五分钟,李宝文手里拿了几根甘蔗回来,放在旁边对众人说道:“我去扒了几根蔗给大家解解乏,谁要自己拿啊!”说完,他自己先掰下半根啃起来。

    “咦,这主意好,正无聊的呢!”另一个堂兄弟立即拿过他掰下来的另半根就往嘴里塞。

    李露露疑惑道:“哥你刚才没有回楼上吗?”

    李宝文一楞:“我回楼上干嘛?”

    众人一静,再次露出诡异的神色。他们的小动作引起了法师的注意,这时正好告一段落中场休息,便过来询问是什么事。主要是,他也想啃甘蔗。

    “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听到有脚步声去了二楼我爸妈的房间。”李露露说道。

    法师露出诧异的神色:“刚才除了你,没有人进去屋里啊!”

    “……”

    总不能是李有金从棺材里爬出来回房吧?众人下意识地看向屋里的棺材,分明好端端地摆在原地,棺材盖也没有移动的迹象。

    “你没看到人吗?”法师问李露露。他心里也有些发毛,虽然做这一行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灵异,但他们却是坚信鬼魂存在的。

    李露露摇头:“没有,我在三楼听到脚步声,下到二楼时脚步声已经停止了。”

    “我们上去看看?”李宝文看向法师。他并不是很信鬼神,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跑去后面扒甘蔗,他这时更加担心是不是招贼了,家里真正值钱的东西和重要凭证,可都是收在二楼父母的房间里的。

    法师咽了一下口水,继续对李露露说道:“会不会是你听错了?”

    “绝对没有!”

    在李宝文的一再要求下,法师仍以自己不能随便离开法坛为由,拒绝陪同李有金母子三人上楼。

    “那边的法事应该结束了,等大法师来了再上去看看吧!”他这么说道。大法师,就是在大榕树法坛那边主持的那个姓刘的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