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送棂 > 093 另一个阴阳师
    苏氏灵异事务所的公寓楼下来了一行三人,正是寒月会所的蒙总和他那个被借尸还魂的老公。和他们同来的,还有一个总是眯着眼,眼里精光闪闪年约五十上下的高瘦男人。

    “把办公地点设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还真是不好打听!”蒙总打量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的道。

    “倒是能避开许多麻烦,现在有关政策虽然宽松了些,却也不好大张旗鼓宣扬灵异现象,她这是很明智的选择。”那个高瘦男人淡声说道。

    陈旭阳道:“吴大师亲自上门,也算让这小辈赚足脸,稍微指点一二,足够她受用终生的。”

    蒙总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总觉得自己老公自从被这个吴槐大师救活过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但某些方面的需求旺盛的出奇,性格也变得古里古怪,有些神神叨叨,倒是和这个吴槐有些相似。

    不过她不想打听太多,只要陈旭阳能回来她就满足了,而且那方面的需求旺盛,对她这如狼似虎的年纪而言不也正合心意么!

    如果能怀上骨肉就好了,这一直是她无法释怀的遗憾,就算达到这个年纪仍心存期盼。

    她整理心情,拿出手机拨打苏小月的号码。

    本来按照她的意思是打算邀请苏小月去寒月会所,但陈旭阳提出要和吴槐直接登门拜访,那种不容置疑的态度令让她难以抗拒,只好配合。她们这次来访并没提前和苏小月预约,算是突击上门,其实是有些唐突冒昧的。

    “希望她正好在家,同时不会介意!”她这么想道。

    苏小月这两天几乎都宅在家里画符,那粒骨珠被她用红绳子做成吊坠挂饰,随意挂在桌子旁边的墙上,改善办公室里的气场。

    接到蒙总的电话后,她没有多想就通过对讲系统打开公寓大门,同时收拾符纸工具。两分钟后,办公室的门铃被摁响,她也收拾好了物品,从大班桌后走出来。

    她今天穿着黑色的波点长袖雪纺衬衫和白色半身长裙,长披肩,仙气十足甩那些网红模特几条街。

    随着房门打开,蒙总微笑着当先走进来。苏小月看到她身后的两人,素来清冷的脸色变得更加冷,僵硬得如同精致的模型。

    说不上为什么,那两人身上的气息,令她很不舒服,本能的排斥。或许这就是人体气场的影响,与性格、行事习惯息息相关,能引动他人潜意识的喜恶。

    “不知三位光临,有什么事么?”苏小月强忍着厌恶招呼道。如果可以,她根本不想让他们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她还是引着三人走向沙。

    蒙总察觉到苏小月的不满,有些尴尬地笑笑,道:“苏小姐,我给您介绍一下,我先生已经见过就不多说了,这位就是把我先生从假死状态救活过来的吴槐大师,主要是他对您的本事感兴趣,想和您认识一下。这次突然登门也是临时起意,冒昧之处请多多见谅。”

    苏小月的视线掠过陈旭阳看向那个吴槐,这人从进门开始,眼神就一直盯在她身上,没有半分移动过。

    那是一种审视,又如猎鹰盯着猎物,她不由自主就皱起了眉头。

    “吴先生有什么事吗?”

    吴槐的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弧度,点了点头道:“我也是一名阴阳师,你的师承是哪位?我看看是否认识或有渊源。”

    苏小月心里一突,想到刚才蒙总他救活陈旭阳,立即明白了这人的身份,显然帮助鬼魂盗取陈旭阳的尸身借尸还魂的,就是这个吴槐。她快回忆了一遍爷爷提到过的少数几个同行,其中并没有这号人。

    “原来是吴前辈,我的传承源自家族,纯属野路子,名不见经传,吴前辈肯定没听过,就不说了。”

    “家族?”吴槐眼睛一眯,只剩下一条窄窄的缝隙。

    “我们阴阳师不僧不道,对于两大体系而言本来就是野路子,只看道行能得几分皮毛而已。一些主要的阴阳师世家氏族我倒是知道,其中没有姓苏的,你又是属于哪一家?”

    苏小月感受到这吴槐的咄咄逼人,来意不善,自然不会傻傻地透露底细,当下冷冷地一勾嘴角道:“抱歉,无可奉告!”

    “嗯?”吴槐死死盯着她的脸,苏小月抱肩靠在沙上,漠然回视,没有一丝胆怯。她的内心有自己的正义,对吴槐这种没底线的同行打心里瞧不起。

    吴槐的脸色阴沉了,呵呵笑道:“好!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起,说不得,我也要向苏小姐请教一番了。”

    “可以啊,找个时间地点,不要在我的办公室乱来!”苏小月站起身,不客气地说道:“三位,不送!”

    “……”蒙总没想到这次拜访会变成这种局面,眼睛在吴槐和苏小月身上转来转去,不知如何插话转圜。她看向陈旭阳求助,但陈旭阳视若无睹,无动于衷。

    吴槐被下逐客令,还盯着苏小月曼妙的身姿看了半晌,才深沉一笑道:“好,很好!”

    他站起身,率先转过屏风出门。陈旭阳也是深深看了苏小月一眼,紧跟在后离开。蒙总不知所措,走出几步又回头,勉强对苏小月苦笑道:“苏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

    “不关你的事!”苏小月摆摆手,就等着她出门。

    蒙总无奈,苦笑着走出门外,身后的房门被呯的一声关上。

    苏小月锁上房门,长长吐出一口气。吴槐给她造成的压力不小,她恨不得直接叫对方滚蛋,别在这里碍眼。至于对方会不会在事后找茬,她现在也不敢断定,刚才试探之意十足,从吴槐离开时的表现看,今天应该不会是结束。

    回到大班椅坐了一会,苏小月已是让精神恢复平静,古井无波,重新拿出制符的工具。

    “林开那家伙真是好命,给鬼魂送棂就能获得所谓的清气,不需要像我这么苦苦冥想修行,才能得到一丝提升。”她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随后便如烟云般随风散去,凝神提笔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