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切换 > 第478章 白求恩
    陈北好奇的望向负手从楼上缓步走下,看上去极为威严的中年男人。

    “有意思,居然也是神海境,甚至比我还要高几分。”

    中年男子同样诧异的望了陈北一眼,对他点了点头,走向了柜台。

    “这小子有点意思,居然连老夫都看不透他。”

    陈北收回目光也没再去看他,虽然对方同是神海境,可是他依旧自信能赶在对方出手前干掉对方。再说对方好像也没什么恶意。

    低着头拨弄这盘子中的灵果,心中却暗自震惊。

    他知道这片大陆的强者很多,却没想到,像神海境这样的存在居然在这小小西站都能随意遇见,那这大陆巅峰强者得有多强?

    “看样子,我还是低估了这片大陆之上修士的实力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银汉暗渡相思苦,直教缠绵破茧化蝶飞,直教逆神背天还家去,直教万转千修等一回。”

    “青衣剑袍真道尊,仰天一喝,啸万道。”

    陈北猛得抬头朝着中年人望去,双眼瞬间化为血红,一股无形杀意充斥着整个西站大厅。

    一弹手一道青芒从衣袖中射出,悬浮在他身前,一道道青色剑韵流转,随时准备一剑将其斩为两断。。

    坐在柜台后面的中年男子见此,脸上并没有一丝害怕,一挥手隔空将西站大门猛的合上,对陈北微微一笑。

    “小兄弟,这是干嘛?”

    “年纪轻轻,杀气这么重可要不得。”

    陈北死死的盯着中年人,弹了弹青沧沉声:“请问刚刚那句话,先生从何处听来?”

    “呵呵-----”

    中年人摆手一笑。

    “小兄弟此处不是说话地方,请随我来。”

    说完便站起身来,先行朝着二楼台阶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陈北双眼微咪,将青沧收回霓芹之中,缓缓跟了上去。

    一刻钟后,中年男子带陈北走进一间,装修十分朴素的房间内,对陈北摊了摊手示意他坐下,为他沏上一壶灵茶递到他身前,才坐下,打量了陈北良久之后才缓缓问道。

    “小兄弟可姓陈?”

    “哦?”

    陈北眉毛一挑淡淡:“在下姓陈与否,请问与先生又有何关系?”

    中年男子咧了咧嘴,脸上却无半点不耐之色。

    “我姓白名求恩,如果小兄弟真的姓陈的话,那么我等的人就是你了。”

    陈北心中暗自警惕,当此人说出刚刚那句话时,陈北就知道对方一定与涂山,或者说是涂山上的人有关系,是敌是友现在却不得而知,他不得不堤防着对方。

    “不知道先生所言是什么意思?”

    白求恩闻言一笑,站起身来,在房间四周打上数个隔音禁置后,才缓缓回到原位,伸手在桌子上轻轻一按。

    “咔擦----咔擦-----”

    只见原本方方正正的红木桌子,竟然快速收拢起来,最终形成一个半米平方的方形木盒。

    “我知道小兄弟现在不相信我,接下来老夫便给小兄弟看一样东西,看了小兄弟自然就知道了。”

    说完将木盒缓缓打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玉葫芦,与一张神似信封的纸片暴露在陈北眼底。

    “小兄弟先看,然后我再告诉小兄弟你想知道的事。”

    陈北双眼微咪盯着木盒中被奇怪阵法封印起来的白玉瓶,伸手将纸片拿起,

    “兄,陈北启。”

    落款东方月初。

    望着熟悉的字迹,陈北心中一颤,那是吃货的字迹,信封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这么多年了居然还保存完好。

    将信封拆开,便是一排排不算工整的字体。

    “老头,在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挂掉了。”

    “现在是我与红红来到神州大陆的第五年,我们现处于中州,明日就要去探查斩情道宗的情况。”

    “这一去肯定十分危险,恰好我们二人结识了生死好友白大哥,便将这东西留了下来。”

    “我知道你已经猜到了什么,那就是虚空之泪,之所以留下它或许能帮到你。”

    “斩情道宗里面有个老怪物,虽然我不知道如今的你有多强,但是你一定要小心。”

    “还有雅雅姐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走的时候可留后路了。”

    “真是怀恋当年我们五人还在涂山的日子啊!”

    “好了,红红催我了,就不废话了,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我。”

    在陈北看望最后一段时,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吃货在这方面你真是出奇的敏锐。”

    陈北缓缓将信折叠起来,放入信封之中。

    “我这兄弟,应该没少为白大哥惹麻烦吧?”

    白求恩闻言摇头一笑:“东方兄弟与涂山姑娘重情重义,要不是他们我早就死了。”

    “能在今日等到陈兄弟,也算圆来这几百年的心愿了吧!”

    “原本打算去东方兄弟所说的子空间去看看,没想到今日真的盼来了陈兄弟,这一切真的如梦似幻。”

    陈北闻言苦笑:“以这吃货对我的了解,今日之事恐怕早就在他的算计之中了。”

    说完抬头看向白求恩微微抱拳:“先前在下无礼,还希望白大哥谅解。”

    白求恩摇头一笑,表示不在意。

    “人之常情,我很理解。”

    “对了-----”

    “陈兄弟,如今可有什么打算?”

    陈北闻言愣了愣,望着封印着虚空之泪的白玉瓶,沉默良久。

    “陈兄弟如果想去中州,我这边正好可以带你一起。”

    “哦?”

    陈北惊喜的抬头望着白求恩:“白大哥你是说那宗门排位赛?”

    “嗯-----”

    白求恩点了点头,对陈北咧嘴一笑:“我观陈兄弟骨龄不大,修为却高深无比,正好拜托陈兄弟帮我一件事。”

    “不知白大哥所言何事?”

    白求恩,闻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

    “陈北兄弟可知,中州六大仙门?”

    陈北闻言愣了愣。

    “白大哥可是说斩情道宗那些------”

    “恩恩----”

    白求恩点了点头:“天道宗,斩情道宗,弈星魔门,落红剑宗,青莲仙门,少阳剑宗。”

    “而我正是出自排名第六的少阳剑宗。”

    “此次回去,正好参加中州势力弟子排位战。”

    “如果陈兄弟想要去中州查探,这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

    其实很久没看漫画了,这里安插一个坑爹,告慰老白在天之灵,其实也有一点点联系的对不对,有木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