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泱泱大明 > 第145章 唐张徐相会
    “卖报,卖报。朝廷开海,于今年五月设立海关总署。”一个个小童在街上大声呼喊着。周围不少人听后一拥而上,顷刻之间便把那卖报的小童手里面的皇明通报一抢而空。

    随着皇明通报的刊载以及各地官府纷纷地贴出的告示,大明人上到高官下到各地的黎明百姓,都知道朝廷即将开海的消息。不少富裕人家更是在收到消息的第一天,就带好了银两,朝着售卖的贸易行股票的城市赶去。

    而在北京城除了贸易行的股份,还有一件事也闹得沸沸扬扬的。三一年一度的礼部会试即将开考,京师的京师的各大酒楼各大客栈都挤满了前来参考的士子。

    而在离会试还有半个月的时候,通州运河的港口一艘客船稳稳的靠上了岸。两个风度飘飘的士子从那艘船上走了下来。

    “伯虎!伯虎!这里!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士子对着刚刚下船的一个士子喊道。因为那个叫喊周围的人向着这个学子看了过来,不一会儿周围的人看向这个学子的目光从刚开始的不屑与鄙视变成了敬佩和羡慕。因为那个学子身上穿的衣服是皇明经世大学正是学子的衣服,这普天之下之下也只有一百个人能够穿这件衣服。

    “张梦晋。”刚下船的两个学子其中的一个学子向着那个名叫的张梦晋的学子跑去。

    那个叫喊的学子正是去年从吴郡进京的唐伯虎的邻居张灵张梦晋,而他在这里所等候的人正是去年南直隶乡试第一的吴中四才子的唐寅唐伯虎。

    “你不是说你不来接我吗?”唐寅和张灵抱在一起,脸上的喜悦怎么都收不住。

    “我本来是不来接你的,但是这几天我和我的导师正在通州做关于漕运的调研工作,所以今日我便请了一天的假专门来此等待伯虎。听说伯虎你考了乡试第一,小弟我可是敬佩的要紧啊。”张灵快一年没有见过自己的故友了,说话的语气之间透露着一丝喜悦。

    “还未请问这位仁兄大名。”还没有等唐伯虎回答,他的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了。

    唐寅连忙把他身后的那名学子拉上前来:“梦晋,这位是徐经徐衡父,江阴人。这一路上我和徐兄聊得颇为投机,所以同船抵京。”

    然后他又对着徐经说道:“衡父,这位就是我给你常说起的张灵张梦晋。”

    徐经听后连忙向着张灵行礼:“张兄之名我早已经如雷贯耳。”

    张灵自然客套了两句,便把唐伯虎领到了通州的一处客栈。

    “我们为何不直接进京?”刚走进客栈的徐经对着张灵问道,因为他觉得通州离北京也没有多远,而且现在还是上午,若是脚程快一些天黑之前应该能够进北京城。

    唐寅听后摇了摇头:“皇明经世大学管理严格,若是今日进京我们便会错过梦晋的接风宴,这可有点得不偿失。不过徐公能够准梦晋一天的假期,怕也是对梦晋青睐有加。”

    徐经一听心里面不由得一丝惊讶:“这位徐公可是那位徐公?”

    张灵听后点了点头,他的导师是皇明经世大学的副校长,前任内阁首辅徐溥。他以入学考试第一的名次入了徐溥的法眼,而后徐溥便把张灵带在身边亲自指导张灵文章学问,而且还带着张灵经常参加一些皇明经世大学的调研。

    徐经听后马上没有了一点抱怨:“想不到张兄乃是徐大人的高足。”

    张灵听后倒是摇了摇头:“什么高足不高足的,教导我的老师和其他的学子一样。皇明经世大学的学生是皇明经世大学的所有老师的学生,那么大学里面所有的老师便都是我张梦晋的老师。我只不过是徐公指点了一下我的文章罢了,谈不上什么高足,更何况这是校规里面有着明确规定的,而且我还听说当今殿下最讨厌那种师生关系。”

    徐经:“如此那是我孟浪了。”

    唐寅见眼前的额两个说话都藏着机锋便出来打一下圆场:“好了你张梦晋的大明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而且你也曾和徐公一起发表过文章,怕是这天下人都知道你和他的师生关系。”

    张灵知道唐寅说的是自己和徐公曾经在第二期的皇明通报上发表了一份关于新学理论体系叙述的文章,当时这篇文章是太子,徐溥和他三个人一起写出来的,只不过太子的名字不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皇明通报上,所以那篇文章也只署了徐溥和他名字,就这样看到这篇文章的额人自然就把张灵当做了徐溥的弟子。

    但是真正的原因则是那日在与太子讨论新学,讨论到共同著作权的问题,所以那篇文章上面才有了张灵的名字。只是现在张灵并不知道如何给自己的好友解释共同著作权的问题,因此只能够在这个时候笑一笑作罢了。

    “张兄是徐公身边的人,不知道最近皇明通报上面关于开海的事情是否属实?”徐经家里是江阴有名的大族,而且这次东南的事情也牵连到他家里面,不过后面花了一点儿银子保得平安,但是他们家关于走私方面的银子却是断了。所以在来京途中看到皇明通报上面的内容,自然是将信将疑,这是时候遇到和官面有点交道的张灵自然是要想办法打听打听。

    张灵听到之后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怎么徐兄想往贸易行里面入股?”

    张灵看着徐经下船的人马自然是知道徐经家世的不简单,所以自然有这样一问。因为开海利益之大,这大明朝怕是沿海的省份都会插上一手,而且内陆的一些世家怕也是想喝上一口热汤。而眼前的徐经正是江阴人,江阴徐家他也曾听过一些,据说是宋朝时候传下来的家族,越是历史悠久的世家在海贸巨大的利益面前越不会松口。若不是这次岐王在东南作死造反让朝廷硬生生捏住了东南世家的软肋,怕是太子也没有借口正是插手海贸之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