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章暴动的珠子
    凌默然的垂下眸子,眼底寒芒闪烁,没有回答。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杀她的人居然来自圣皇城!而且应该是某个大人物,那她去圣皇城岂不是自投罗网?话说她从出生在这片大陆就一直生活在雪山里,连一个外人都没有见过,到底是那个混蛋吃饱了没事干要杀她?

    “还要去圣皇城吗?”凌瞧着容绒踌躇的模样,淡淡的问。

    容绒瞪眼:“去!为什么不去?怕死我就不会从雪山里出来了,到了圣皇城他们也不一定能杀了我。”

    “你住在雪山里?”

    “对啊,今天是我第一次出门。”

    难怪,一直与世隔绝的隐居,难怪这么不谙世事。凌没再多说,淡漠的闭上了眼睛,修炼起来。

    容绒也安静下来,不去打扰凌,静下心来开始尝试撕开容帝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施下的禁制。

    一直作为兔子行动实在太不方便了,外面的暴风雪看样子至少还要持续好几天,趁这几天她正好早点变回人形。

    可惜容绒的想法很好,现实却给了她一巴掌。容帝施下的禁制不是一般的用力过猛,而是猛过头了。禁制直接封住了她的心脉,如同一把千斤重的枷锁把她锁的死死的。

    老爹,你是脑袋被门夹了吗,竟然使用大乾坤禁制!你根本就不想我变回人形吧?容绒狠狠的磨牙。

    大乾坤禁制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禁制手法,堪称天下最复杂的禁制。这种禁制包含十种古老的禁文,每种又有数十种衍变,加上不同顺序、不同手法组合起来能有上亿种变化,不知道规律的人根本无从破解。

    好在大乾坤禁制容绒也学过,破解还是没问题的,就是要花费不少精力和时间。

    她研究了一会就开始疲惫了,从离开雪谷她就没有吃过东西,饿了一整天,已经开始头晕眼花,肚子不听话的咕噜咕噜叫唤了。

    “饿了?”凌睁开眼睛,冷淡的开口。

    容绒不好意思的捂脸,“有什么吃的吗?”

    “没有。”他不需要吃东西,身上没带任何食物。

    “……”

    “等雪停了就有了。”

    既然决定带上容绒,凌还没打算把她饿死。他淡然的看向容绒,“你在破解禁制?谁下的?”

    容绒一愣,“你看出来了?是我爹下的,能帮个忙吗?”

    “我帮你解开,你会死。”凌打量着容绒,深邃的眸子中幽芒闪动。

    这禁制不是一般的复杂,其中的变化浩瀚如海,想要解开几乎不可能,除非直接动用暴力破解。可一旦使用暴力伤害到容绒,禁制中蕴含的滔天力量就会毫不客气的反弹出来。

    能封印住如此恐怖的力量,容绒的父亲绝对是个不得了的强者,姓容,是凤族吗?

    容绒呆滞了半晌,难以置信的吼道:“骗人吧?怎么可能!”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这禁制封住了三百年的灵力,一旦开启,绝对能把她这个连灵力修炼都没入门的小兔妖撑爆!

    所以只能靠容绒自己撕裂一个小口子,让灵力一点一点流出,然后慢慢炼化为己用。她想偷懒是没可能了。

    “好吧,我自己来。”容绒只好垂头丧气的饿着肚子继续破解禁制。

    可能是饿过头了,容绒反而不怎么觉得饿了,沉浸在禁制中不断的计算,精神高度集中让她破解的速度快了好几倍,边缘的禁制被破开,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没多久,容绒已经可以感到禁制里面磅礴的灵力,禁制最薄弱的上方崩裂开来,撕开了一个适当的口子。

    下一秒,一股浩荡的灵力汹涌而出,瞬间流遍容绒的全身,容绒被压制的形体瞬间就变回了人形。

    可是没等容绒反应过来,她魂海中的红色珠子在接触到灵力的一瞬突然暴动了,在容绒的魂海中横冲直撞。

    容绒一惊,立刻用神识去压制,珠子却剧烈的震动,表面火红的色彩形成一个旋涡一般,猛然吸住容绒的神识。

    容绒感觉不妙,想要脱离,却已经迟了。珠子的力量难以想象的巨大,几乎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将容绒的神识全部吸了进去。容绒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凌坐在火堆边,一直关注着身边的容绒。

    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突然从容绒身上涌起,瞬间扩散到整个山洞,一逍刺目的光芒闪过,容绒眨眼脱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闭着眼睛,安静的靠在洞壁边。

    冰肌玉骨,柳叶弯眉,乌黑的长发散在耳后,整个人如同笼罩着月光一样圣洁清澈,美好的让人心动。

    凌默默的看着,不自觉的怔了一下,心跳在那一刹那似乎漏了一拍。但只是一瞬,就再次沉寂下来,发现容绒似乎有些不对。

    变幻人形之后,妖族一般都会立刻变出衣物穿上,以本体出现的时候他们都是不穿衣服的。容绒也一样,可是她却没有立刻穿上衣服,却像一个婴儿一样睡得沉沉。

    凌发现不对,脸色一变,立刻甩出一件长袍将容绒裹住,将她拉到身边,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眉心。

    “灵魂法宝?”凌眸色深沉,神识顺着指尖透进了容绒眉心,来到了容绒的魂海。

    容绒的魂海此时一片混乱,动荡不安,没有了意识主导,只有一颗火红的珠子霸道的占据了魂海。

    凌的神识轻易的就进了容绒的魂海,缓缓的靠近珠子。这颗珠子既然能占据容绒的灵魂,几乎反客为主,显然是一个相当强大的灵魂法宝,容绒的神识应该已经被吸进了珠子里。

    掉进了灵魂类法宝中最大的麻烦就是难以走出来,灵魂类法宝一般都自成空间,灵魂很容易被困在里面找不到出路。

    除非容绒一进去就能收服这个珠子,否则很可能会陷在里面几年甚至几十年!

    凌将神识贴到了珠子旁,聚成一点,穿透珠子外围火焰似的防护,渗透进珠子表面。他的神识无法进入深处,但足够为容绒指引出离开的方向。

    珠子似乎很不高兴有人插手,周围的火焰温度暴涨,灼烧着凌的神识。凌却仿佛感觉不到疼,视而不见,神识丝毫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