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1章圣皇城到了
    五天以后,圣皇城一座恢弘的酒楼中。

    容绒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房中弥漫着一股令人舒畅的芬芳,各种精美的摆件将房间装饰的奢华又高雅。

    容绒清醒过来,诧异的发现她已经痊愈了。心脉中的大乾坤禁制自动复原,重新封住了大量的灵力,只留下撕开的缝隙,全身经络不仅畅通无比,甚至还壮大了几分。

    “怎么会这样?”大乾坤禁制自动复原倒没什么好惊奇的,毕竟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最复杂的禁制,这点都做不到就白瞎了这个称号,但是她的经脉变得近乎完美无缺就让她很吃惊了。

    她的灵魂强大,悟性极佳,但身体的资质只能算是普通,但现在用完美来形容都不过分。

    她坐起身,一声粗犷的声音响起:“姑娘,你醒了。”

    容绒这才看到房间中央的圆桌边坐着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他面相威严,目光如电,身上的气势浑厚,明显是灵境高手,就是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破坏了他的气势。

    “这位前辈,你是……?”

    “容姑娘说笑了,哪敢当什么前辈。小人名叫万奎,我在这里守了你两天了,你可算是醒了。”万奎连忙摆手,点头哈腰的站起身,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刚才的威严荡然无存。

    容绒嘴角不易察觉的抽搐了一下,“我这是在哪?”

    “这里是西门酒楼,圣皇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

    “圣皇城!已经到圣皇城了?和我一起的两个男子呢?”容绒惊讶的问。

    “你是说两位公子吗?他们在城门口就走了,让我把你带进来,找医师疗伤。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动木家的医师……”

    万奎喋喋不休的诉说自己的功劳,容绒已经听不进去。

    走了,就这么走了吗?所以还是只是一场交易吗?容绒回想起凌撕掉伪装的模样,神色不由的黯然下来。

    “没关系,等我能治疗你的伤,你一定会来找我的。你说过会等我的。”容绒傲娇的自语。

    “容姑娘?”万奎发现容绒在发呆,轻声的喊她。

    他可不敢得罪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那两个公子一招就把他打的半死,留他一条命就是为了让他带这个女孩进城,照顾她直到她醒来。

    容绒回过神,“什么事?”

    “那个,小人奉命照顾你,如今你也痊愈了,我可以走了吧?”万奎搓着手,讪笑着道。

    容绒眨眨眼,“有钱吗?”

    “啊?有一点。”万奎愣了一下,连忙拿出一袋子灵石,心里嘀咕这姑娘还真不客气。

    容绒数了数,才五百块。五百块灵石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算的一大笔财富,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就太少了,连一颗好一点的4品丹药都买不起。

    万奎看着容绒皱眉的模样心里咯噔一下,摸着脸上肿起青块,肉疼的一咬牙,又拿出一袋灵石,“容姑娘,要是嫌不够这里还有五百块。”

    容绒接过灵石,却依旧不怎么高兴。

    万奎哭丧着脸,就差给容绒跪下了,“容姑娘,真的没了,我已经把所有的灵石都给你了。”

    “真的没了?”

    “没了。”

    “你也太穷了吧?”容绒失望的撇嘴。

    “……”万奎发青的眼角直跳,可不是穷吗?不穷的话他会去打劫吗?不打劫的话他能碰上那两个煞星吗?不碰上那两人他能被逼着在这里被这个姑娘敲诈吗?他就不该鬼迷心窍在圣皇城外打劫。

    捞不到更多的钱,容绒也没有留万奎。万奎黑着脸,撒丫子溜了。

    容绒将灵石装好,一股脑的扔进了九凤珠里。

    远处,一座高大的楼阁上,一抹黑色的身影傲立风中,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容绒一举一动。

    他拎出一只毛绒绒的小雪兽,淡然问道,“看到她了吗?”

    “呜呜……”毛毛发出一声如婴孩般娇嫩的声音,声音透着欢喜。

    “去吧,以后你就跟着她。”凌将毛毛丢了出去。毛毛在空中翻滚了几圈,身上一根根如发丝一样细致的绒毛闪电般的延伸出去,勾住附近的建筑,从容的飘向西门酒楼。

    “就这样吧,在圣皇城中和我有关系会很危险,再也不见才是最好的。”凌背起手,再次看了一眼容绒,转身离去。

    ……

    圣皇城深处,一座僻静的林园中。

    一团黑雾般的阴影在角落中阴森的浮现,发出磨砂般沙哑的声音:“派去北州的鬼刹卫命牌碎了,看来那里真的有漏网的兔族。”

    “哼!”一声威严的声音冷哼一声,“当初你不是和我保证已经斩草除根了吗?这只是从哪冒出来的?”

    “不必担忧,不过是一只小兔妖而已,很快就可以解决。”

    “你想怎么解决?北州雪原那么大,这次让她跑了,再想找到可就难了。”

    “何必要去找呢?”沙哑的声音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她会来圣皇城。”

    “你怎么知道?”

    “这只兔妖应该是当年的兔族女王遗留下来的孩子,她想寻母,就一定会来圣皇城,我们只需等着她送上门就好。”

    “原来是灵雪绒的孩子,可查出她父亲是何人?”

    “这个倒没有,不过查不出来也没什么。”黑影阴森的冷笑,“到时候一起除掉就是了。”

    “希望这次你能做到。”威严的声音不悦的丢下这一句便消失了,角落的一片黑雾也在下一刻渐渐蠕动,向后退去。

    容绒此时已经从房间走出来,到了酒楼大厅。

    西门酒楼果然不愧是圣皇城最豪华的酒楼,内部空间大的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外桃源,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条清澈的小溪穿流而过,溪水叮叮咚咚发出悦耳的自然之音。

    身份尊贵的客人三三两两的在亭中喝酒吟诗,或独坐在树下弹琴,显得很是高雅。

    容绒在这里看到了众多灵境高手,甚至地境、天境的豪强也有!

    她找了一个角落的石桌坐下,小二立刻送上酒楼的糕点,丝毫没有因为容绒的修为而有一点怠慢。圣皇城中的王孙公子,强者后代实在太多,就算本身实力不怎么样,酒楼也不敢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