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章东方府好穷啊
    容绒抱着珠子,迟疑的问,“东方少爷不会想抢我的九凤珠吧?”

    东方易心头恼火,却依旧保持着笑容,“当然不会,我东方世家家大业大,怎么会贪图你一个九凤珠?”

    “说的也是,既然东方少爷不会抢,我拿着给你看就行了。”容绒点点头,捏着珠子在他眼前晃悠。

    东方易:“……”

    “东方少爷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东方易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容绒满意的收回九凤珠,“现在可以把天魂石给我了吗?”

    东方易深吸一口气,保持着潇洒迷人的笑容,“当然可以,只是天魂石如今不在府上,为了保管好天魂石,我爹将它放到了祖地,取回来恐怕要等上几天,容姑娘不如先在府上住下,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容绒没想到东方易会留她住下,考虑了一会,点点头,“好吧,那就多谢东方少爷了。”

    她看得出来东方家根本就没打算把天魂石还给她,突然留她住下,肯定没安好心。

    但她确实没有地方住,圣皇城的客栈都太贵了,西门酒楼就更是烧钱的地方,让她住在外面她还真的住不起。

    “容姑娘客气。”东方易听到容绒答应下来,笑容中浮起一抹深意,看向容绒放在桌上的玉简,“这块玉简不知可不可以……”

    “你想要?”

    “刚才不过是个误会,这玉简容姑娘也用不到了,不如给我吧。”东方易实在不想玉简上的对话泄露出去。

    容绒将玉简递了过去。

    东方易大喜,立马把玉简捏碎,十分大气的一挥手,“容姑娘安心在我府上住下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我需要五颗炼魂丹。”

    东方易潇洒温和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一口气憋在肚子里,脸色黑如锅底,暗暗后悔多说了那么一句。

    那是客气话,客气懂不懂?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不客气的客人,心底有种想把容绒拍死的冲动。

    炼魂丹是5品丹药,是修炼灵魂的高级辅助丹药,一颗就价值上万灵石。为了换回一块什么用都没有的玉简,花费五万灵石,实在是有点不值。

    但他刚说完,总不能立马反悔,他堂堂中州天骄,还是很要面子的。

    好在五万灵石对他来说还可以承受,不算太过分的数目,要是再多一点……东方易突然发现容绒要的数目正好卡在他的心理界限上,是巧合吗?

    他将聚魂丹给了容绒,赶紧打发琥珀带容绒去客房,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想和容绒说了。

    容绒刚走,东方开阳从大堂后面走了出来,一双虎目灼热的盯着容绒的背影,流露出一丝贪婪的光芒。

    “父亲,你刚才为何传音让我将她留下?”东方易不解的问,“是因为那颗九凤珠吗?”

    “不错,就是为了九凤珠,那是真的九凤珠。”

    东方易更不明白了,“九凤珠不过是一个储物法宝,父亲为何如此看中?”

    “你错了,九凤珠真正的用途从来就没有被记录下来,九凤珠历代的主人也没有将九凤珠真正的开启,九凤珠只能沦落为一件储物法宝。我也是从祖上留下来的只言片语中发现九凤珠其实是一件强大的灵魂法宝。”

    “竟有此事!”东方易震惊。灵魂法宝罕见至极,古往今来出现的灵魂法宝一共也没超过十个,每一个都是能让整个大陆为之轰动的惊天宝物。

    “所以你要好好看着她,别让她跑了。”

    东方易皱眉,悄声道:“何必这么麻烦,我们可以直接将她拿下……”

    “不行。九凤珠已经认主,藏在她的魂海里,除非她自愿拿出来,否则我们根本接触不到。只能先将她留下,再慢慢找机会,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东方开阳目露凶光,危险的眯起眼。

    ……

    东方府偏僻的一角,几间废弃的柴房前,容绒呆呆的站着。琥珀讥笑的指指这些柴房,“这就是你的住处,好几间呢,自己选一间吧。”

    “这是东方府的客房?”

    “有什么问题?”琥珀傲慢的冷笑,在她看来容绒就只配住这样的破柴房。

    “没啥,就是觉得东方世家好穷啊。”容绒发自肺腑的叹气,“连给客人住的房间都没有,穷成这样真的能娶公主吗?”

    琥珀顿时涨红了脸,恼怒道:“你胡说什么,东方世家垄断整个中州的丹药,富可敌国。客房有,但不是给你住的!”

    容绒挑眉,“所以你是看不起我?”

    “你以为呢?你一个废物也配让我看得起?要不是你背后有个凤族,你连东方府的门都进不了。”

    容绒水眸猛地一沉,脸上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淡然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你可不要后悔。”

    “我怎么会后悔,你赶紧滚吧。”琥珀轻蔑的冷哼,她带容绒来这里,就是想逼容绒离开。

    可容绒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东方易匆匆赶来劝阻,“容绒姑娘,不是说好留下吗?怎么又要走了呢?”

    容绒指指琥珀,“她说我不配住在你们家,让我住这里。”

    东方易大怒,对琥珀厉声斥责:“混账!我让你为容绒姑娘安排客房,你居然胡乱安排,怠慢贵客,还不向容绒姑娘道歉。”

    琥珀愕然,没想到东方易会对容绒如此客气,居然亲自跑来挽留,心里涌起一股怒意。

    “还不快点道歉!”东方易见琥珀半天没动静,再次呵斥道。

    琥珀咬着银牙,恶狠狠的吐出一句:“对不起。”

    东方易回过头对着容绒温和的笑了,彬彬有礼的道,“容绒姑娘,下人不懂事,怠慢了你,我为你重新安排一个客房。”

    容绒没动,一脸担忧的说:“你家下人让客人住柴房只要道歉就行了?怠慢我没关系,要是哪天圣皇来你们家做客,也被带来住柴房可怎么办?”

    东方易一脸黑线,圣皇如果来了我爹肯定会亲自接待,住柴房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