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章一间破祠堂
    趴在一边的毛毛吓了一跳,浑身炸毛的扑向容绒消失的地方。下一秒容绒重新出现,一把抱住毛毛,才让他安静下来。

    容绒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仅仅是试一下,隐身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仅剩的一道魂力居然就消耗了将近一成!

    这种消耗速度实在太恐怖了,她如今灵魂有缺,还不能自己修炼出魂力,剩下的魂力用一点就少一点,不能随便乱用。

    “呜呜!”毛毛在容绒的怀里乱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又饿了啊?灵石吃光了是吗……什么,你说已经过了五天了!?”容绒眼角直跳,她感觉才没过一会,结果就五天过去了。修炼起来时间真是转瞬即逝,难怪毛毛饿了,那几块灵石估计都不够他吃一天的。

    容绒又从九凤珠里拿出十来块灵石给毛毛,肉疼的看着毛毛咯吱咯吱的啃着欢快,这可都是钱啊!毛毛现在还小呢,吃的不多,等到他再大一点,需要的食物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看着毛毛干脆利落的将坚硬的灵石吃的渣都不剩,容绒也饿了。她有灵力护体,不会饿死,但饿着肚子实在是很难受。

    “我记得附近好像有个水塘来着,里面好像养了不少鱼,应该能抓两条烤来吃。”容绒朝窗外望去,九凤珠里的食物都已经被毛毛吃光了,她只能自己想办法。

    窗外黑灯瞎火,已经是深夜了,容绒不敢把毛毛单独留下,只能把他揣进怀里一起出门找鱼塘。

    东方府很大,容绒只在进来的时候在附近走过,现在又是在夜里,所以容绒毫无意外的迷路了。

    “我明明记得鱼塘就是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毛毛,你知道吗?在那边?……没有啊……恩,你说我笨?我哪里笨了?”

    容绒带着毛毛在附近绕了好几圈,不得不说柴房这边实在是有够偏僻的,她走了这久一个人都没有碰见,要不是远远的看到了围墙,她都以为她已经走出东方府了。

    找不到鱼塘,容绒没精打采的准备回去了,魂海中的九凤珠却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触动了,疯狂的想要冲出魂海。

    容绒的脸绿了,九凤珠一暴动就准没好事!

    她慌忙使用灵魂小人镇压九凤珠,魂海很快平静下来,可九凤珠这次却引发了灵力暴动,蜂拥而出的灵力烧的她浑身血液像是沸腾了一般,直冲向她魂海里的九凤珠。

    九凤珠疯狂的汲取着三百年的灵力,躁动不安的想要往西南方向而去,几乎要脱离她的魂海。

    容绒死死的压制着九凤珠,飞奔向西南方向。

    东方府的西南角落是一片无人打理的荒废区域,杂草丛生,树藤茂密,容绒没想到在富丽堂皇的东方府中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杂草的深处有一间类似祠堂的破房子,房门上挂着一盏幽暗的灯火,在黑漆漆的深夜里散发着阴森森的蓝光,宛若鬼火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就这么一座貌似来阵大风就能被吹塌掉的房子周围却布置着大量看不见的禁制,一层又一层,容绒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出了足足八层环环相扣的杀禁,只要有人踏入,就会立刻被秒杀,东方开阳亲自来都够呛。

    就是这座破房子吸引了九凤珠?这里面到底什么东西,竟然要用这么多的禁制来保护?难不成是天魂石!

    容绒心中狂跳,魂海中的九凤珠更加躁动了,引动庞大的灵力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向里面。

    她来不及多想,抬脚就走了进去,身形瞬间消失在天地之间,气息全无。如果一个一个破解这些禁制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她现在没有这个功夫,只能硬闯。

    隐身之后果然没有触动禁制,但禁制察觉不到气息不代表碰到了也会没反应,在上百道密密麻麻的杀禁之中游走,容绒不能触碰任何禁制。

    容绒走的小心,但步伐飞快,好几次都在毫厘之间与禁制擦肩而过。她的魂力不多,隐之决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只能施展凤舞,用最快的速度穿梭过去。

    不到五息的时间,容绒穿过了层层禁制,来到了那座破旧祠堂的门前。

    容绒现出了身形,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幸好她学过凤舞,幸好她将隐决修炼完成了,不然绝对过不了这些禁制,这九凤珠要的东西可真是不简单。

    到了门口就好办多了,虽然门上也被布置了一道十分复杂的禁制,但对于学过大乾坤禁制的容绒来说,破解起来很简单。

    很快,容绒就打破了门上那盏鬼火灯,破掉了禁制,推开了门。

    祠堂里黑漆漆的,容绒走进去,九凤珠立刻就安静了,涌动的灵力也跟着平息下来,被野兽一样的灵力冲击过的经脉疼的要命,身体像是要被碾碎了一样。

    容绒深吸一口气,还没缓过劲来,脚下忽然一空,坠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空间里。

    一片如烟如花般绚烂的火焰在容绒眼前腾起,方圆千米的火海冒着气泡,散发着焚尽一切的毁灭气息,掀起层层浪潮,朝容绒直扑而来。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妈呀!这火绝对不是普通的火焰,碰到就完蛋了。

    她拼命后退,眼看退无可退,魂海里的九凤珠忽然撒欢似得猛地一吸,扑过来的火焰像被扯住了一样,连同整片火海瞬间被吸得一干二净,空荡荡的空间里连一丝火星都找不到了。

    九凤珠吃饱了似得满足的晃了晃,重新沉寂了下去。

    容绒呆站在原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难不成九凤珠需要的就是这些火焰?

    “谁?居然敢灭了老娘的火焰?”一个红色的身影从远处缓缓浮现出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容绒。

    容绒仰望着这个有三层楼高的巨大身影,瞠目结舌:“火鸡?”

    “啊呸!你才是火鸡呢,你们全家都是火鸡!老娘明明是一只凤凰!”红色的大鸟气急败坏的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