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0章危机来临
    容绒不认识这个女子,但是她轻蔑的眼神让容绒很不舒服。

    “你就是那个容绒?”女子冷冷的开口,语气很是漫不经心。

    容绒警惕的看着她,“你是谁?”

    “放肆!敢这么和公主说话。”后面的琥珀上前一步,厉声斥责。

    “公主?你是公主萧玉衡!”容绒看看琥珀又看看萧玉衡,心里涌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萧玉衡笑了,笑容很美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错,知道我是公主还敢直呼的名字。虽然你被淋的一塌糊涂,但不可否认你确实挺漂亮的。”

    她眼中寒芒乍现,一掌击出。

    炽热的灵力如狂风暴雨倾泻而出,在空中凝结出一朵巨大的火焰莲花,在绽放的一瞬间爆发出滔天的火焰,向四周席卷开来。

    容绒眼瞳一缩,身形暴退,直接撕裂心脉中的禁制,不计后果的释放出封印的灵力竭力抵挡。

    火色莲花笼罩下来,巨大的火海之下,火焰层层碾碎护在容绒周身的庞大灵力,轰在容绒的胸口。

    容绒一口血喷出,倒飞出去,摔出百米远。她忍着剧痛爬起,转身就走,飞快的消失在大雨中。一出手就是杀招,分明是想要她的命,不跑还有什么好啰嗦的。

    萧玉衡冷笑,凤眼中现出一抹阴狠,“跑的倒是挺快的,交给你了,记得杀之前把她的脸给我毁了,我不想再看到那张脸!”

    “遵命!”琥珀兴奋的领命,身影一跃,就追了上去。她对容绒恨得牙痒痒,早就想干掉容绒了。

    容绒从院子逃出了东方府,几乎直接摔在了大街上,大雨磅礴,闪电在天空不断的划过,爆炸般的巨响冲击着容绒的魂海。

    灵魂小人已经压制不住灵魂的不稳,魂海的混乱几乎让她昏死过去,胸口的剧痛却将她拉回现实,提醒着有人要杀她!

    如果不是有三百年灵力护体,她可能已经死了,她必须离开,她不可以昏倒在这里。

    一道寒光闪过,锐利的杀机逼近她的脸庞。

    容绒汗毛耸立,瞬间清醒过来,偏头闪过。刀锋擦过她的脸颊,冰冷的锋刃在她的脸上割开一道细长的伤口,带来隐隐的刺痛。

    琥珀手握冰冷的短刀,冷笑着出现在她面前,“贱人,早说过你就是个废物,根本没资格踏入东方府,你却偏要来勾引二少爷!我会一刀一刀割烂你的脸,好好送你上路。”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聚灵五段!琥珀不过是萧玉衡的一个侍女都拥有聚灵五段的实力!

    她二话不说,转身就逃,凤舞二重施展到极致,在漫天的雨幕掩护下,身影飞快消失。

    琥珀嗤笑一声,“逃?逃得掉吗?”

    她不紧不慢的跟上容绒,脸上满是猫捉老鼠一般的戏弄。容绒催动九凤珠,想把毛毛拿出来帮帮忙,可是因为灵魂动荡,她的神识无法打开九凤珠。

    刀锋流转,在大雨中溅射出大片的雨花,琥珀灵力涌动,直刺容绒。

    容绒竭力抵住刀锋,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一片泥泞之中,视线模糊之下,看到前方有一队人走过。

    圣皇城的地圣军,维护圣皇城秩序的军队。

    他们也注意到了容绒和琥珀,快速赶了过来,手中的长枪拦住了琥珀,“放肆,竟然在圣皇城持械伤人,还不放下兵器,束手就擒。”

    “哼!不该管的别管,我是奉公主殿下行事,坏了公主的事,你们承担的起吗?”琥珀傲慢的亮出一块牌子。

    地圣军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收起了兵器,默默的离开了。

    容绒脸色惨白,这就是所谓的维护圣皇城绝对安全的地圣军吗?原来是她太天真了!

    “别指望了,没人会来救你。”琥珀冷笑着揪起容绒,冰冷刀锋对准她的脸颊,毫不留情的割下。

    容绒被雨水模糊的双目猛然张开,眼底前所未有的冰冷。既然这里没有公平,她想要的她就自己去拿!

    她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天地间,她燃烧掉了最后剩下的一点点魂力,拼着灵魂受伤施展幻天灵决,隐!

    琥珀看到眼前一空,不由自主的呆住了,这一愣神的时间容绒已经出现在她身后,寒水木匕首狠狠的刺进她的后心,一刀毙命!

    琥珀瞪大眼睛,到死也不敢相信她会被一个她看不起的废物给杀了。鲜红的血从她身下流淌出来,将地上的雨水染成淡淡的红色。

    容绒冷眼瞥过她的尸体,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里。

    暴雨倾盆,天空中的闪电还在落下,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上的重伤和灵魂的不稳让她支撑不住,彻底昏死过去,连人形都维持不住,重新变成了一只小白兔。

    暴雨哗啦啦的继续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被密密麻麻的雨幕笼罩,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不怎么起眼的宝车顶着瓢泼大雨缓缓驶近。

    宝车是一种陆行灵器,不需动物拉动,靠灵石就可驱使,十分方便。

    在瀑布似的雨幕中,这个宝车外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滴水不沾。萧玉衡的灵力气场和这辆宝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能笼罩如此大的范围的灵力气场绝对是个地境以上的强者。

    然而散发这股气场的人却在一边在车前操控着方向,一边喝着酒,看样子只是个车夫。如果容绒醒着,就会发现这个车夫她认识,就是在雪原上认识的云危。

    “停车。”车里传出一声淡漠的声音,透着丝丝的冷意,深沉而磁性。

    “公子,什么事?”云危停下车奇怪的问。

    车里自然就是凌,就在刚才,他感应到了一股毁灭之力的气息,虽然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但确实是毁灭之力。

    毁灭之力是他们种族的本源之力,如今就只有他一个人拥有了,除此之外唯一沾染过毁灭之力的就只有容绒了。

    当时他用毁灭之力为容绒重塑了经脉,即使力量消散了,气息也已经深深的根植在了容绒的经脉中。

    他释放出神识,果然在附近发现了容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