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章被捡走了
    容绒湿漉漉的躺在污水里,雪白的绒毛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小小的一团蜷在角落难以发现。

    凌眼神一冷,黑色的身影在雨中闪过,从宝车中冲出,一来一回,云危都没有看见他出去过,容绒已经到了他的怀里。

    “没事,继续走吧。”凌淡淡的吩咐。

    云危有些莫名其妙,但凌说没事了,他也就继续喝着酒,操纵着宝车往前走。

    凌用干燥的软布一点点轻轻的擦干容绒的绒毛,容绒软软的身躯瑟瑟发抖,经脉、骨骼甚至灵魂都受到了重创。

    怎么才几天不见她就伤的这么重?是鬼刹卫下的手吗?凌的脸色阴沉下来,有些后悔没有告诉过容绒鬼刹卫的情况,也没有问过容绒来圣皇城是做什么的。

    他将她带到了危险的圣皇城,却没有真的关心过她。

    他小心的将容绒抱进怀里,用衣服包好。

    容绒迷迷糊糊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气息包裹着全身,轻柔的拂过她全身的伤痛,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沉浸在温柔的睡梦中。

    不知道多久,一种冰凉的感觉刺激着脸颊,带来阵阵刺痛。

    “恩……疼……”容绒嘤咛一声,带着重重的鼻音,像是在撒娇一样,吃力的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深深的印在她脑海里的俊脸。

    “忍一下,涂了不会留疤。”凌将一种蓝色药液涂在她脸上的刀痕上。

    容绒像是不认识了似的呆呆的看着他。

    这是做梦?要不要扭一下脸试试?可我的脸现在就很疼。

    容绒眼睛像掉进了星星一样亮晶晶的,爬起身去拉凌的手,可还没坐起来就毫无力气的倒下去了。

    凌皱皱眉头,伸手握住了容绒的手,坐到了她的身后。容绒身体像面条一样软绵绵的靠在了凌的身上。

    “你又救了我一次。”容绒靠在凌宽阔的胸膛上,听着凌有力的心跳,感觉到这些天来从未有过的安心。

    “碰巧。”凌一如既往的冷淡。

    “那说明我们有缘!”容绒仰起脸,信誓旦旦的望着他。

    凌忍俊不禁,薄唇难得的勾起一丝让人失神的笑意。

    “是谁伤了你?”凌低下头,淡淡的问。

    “萧玉衡!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萧玉衡。”容绒撇撇嘴,将这段时间在东方府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

    “她真的是个公主而不是个疯子吗?莫名其妙就要杀我,难道就因为我长得好看一点?”容绒怒不可遏的抱怨,她只记得萧玉衡动手之前说她长得不错,但因为这个就要杀她,她实在无法理解。

    “皇室的人,向来霸道。”凌听了却一脸平淡,半点不觉得惊讶。

    “是吗?”容绒语气透着一丝失望,本来她对圣皇还是很仰慕的,人族的领袖,抵抗魔族的英雄,但现在因为萧玉衡,连带着整个皇室都没了好感。

    “你想从东方开阳手里拿回天魂石也是不可能的,到了他手上的东西他是不会再拿出来的。”凌提醒她,深邃的黑眸里流露出一丝对东方开阳的不屑。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自己拿回来……”容绒倔强的说完,又有些泄气的看了看四周,“不过我要先养好伤。这是哪里?”

    凌沉默一会,吐出两个字:“封府。”

    “是你家吗?”容绒兴奋的眨眨眼。

    凌迟疑了一下,对上容绒明媚的眼睛,心里泛起丝丝不安。

    如果说了,容绒很容易就会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容绒还会这样靠近他吗?会不会对他失望,对他鄙视,对他厌恶?他忽然发现容绒让他早已经冻僵的心流进了一丝暖意,他贪恋这一丝的温暖,他不想这么快就失去。

    “不是吗?”容绒迟迟得不到回答,不解的望着他。

    凌幽暗的俊眸里流光闪动,给了一个不算骗人的答案,“我住在这里。”

    可听在容绒耳朵里就是默认了,“可你不像是府上的下人,难道你是客卿或者……管家?!”

    凌:“……”

    听到凌没有反驳,容绒满以为自己猜对了,“你能帮我和府主说说,让我留下来养伤吗?我在圣皇城没有地方住了。”

    “你可以住客栈。”

    “客栈环境不好,会耽误我养伤的,你忍心吗?”

    “你可以住西门酒楼。”

    “西门酒楼太贵了,我住不起。”容绒可怜兮兮的扯着凌的袖子晃荡,“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可以付房租。”

    “哦,你打算给多少?”凌扬起嘴角,饶有兴致的问。

    容绒努力了一会,打开了九凤珠,从里面拿出了一只小药瓶递给凌。

    凌的笑容消失了,药瓶里是四颗圣元转魂丹。

    还说住不起西门酒楼,这四颗圣元转魂丹拿出去足够在西门酒楼住上几年的,容绒只是借口把这些药给他。

    “不用这么贵重的房租。”凌拒绝收下。圣元转魂丹算是比较偏门的灵药,没人会没事在身上带这么多,除非容绒也需要服用。

    “可我没有其他东西能够付房租了,而且这东西我已经用不着了。”容绒灵动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可爱的狡黠,满是清澈的笑意。

    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用不着?你现在伤的最重的就是灵魂。他拿出一颗丹药塞进容绒嘴里,“好好养伤吧。”

    “好。”容绒心满意足的点点头,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圣元转魂丹的药效像甘霖一样滋养着她受创的灵魂,让她舒服的放松下来,没一会又睡着了。

    凌指尖划过她丝绸一样的长发,扶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

    他走出房间,迎面碰上了满眼都是八卦的云危。

    “公子,厉害啊!你什么时候把容绒姑娘从东方府抢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容绒姑娘人呢?你怎么不陪着她?人家女孩刚刚受到了惊吓,你要多陪陪她才对,女孩子就是要好好呵护,要甜言蜜语,实在不行的话就生米煮成熟饭……”

    “你怎么知道她从东方家来?”凌冷淡的打断了云危的胡言乱语。

    云危一拍脑袋,指指门口的方向:“东方家的人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