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6章收回天魂石
    “有什么问题吗?”容绒干脆利落的挥刀,等容火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容绒已经将四条铁链全部斩断了。

    容火火有些心情复杂的看着落在地上的神火链,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原以为容绒救不出她,谁知困了她这么久的神火链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

    “我们走吧。”容绒一挥手将四条神火铁链收进了九凤珠里,这可是很珍贵的炼器材料,不能浪费了。

    容火火有些迟疑的皱眉,“就这样出去?外面的杀禁老娘我闯不过去。”

    “我知道。”容绒早就想到了。容火火不懂禁制,即使用了隐气丹,也没办法从杀禁中闯过去,所以她一开始就只准备了一颗隐气丹。

    “东方世家的炼药师们能安全的进出这里,应该有能开启杀禁的东西吧?”容绒问。

    容火火眼睛一亮,“对啊,老娘差点忘了。那些老家伙每次进来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应该就是能平安通过禁制的钥匙。”

    “那就好办了,我们去抢两个过来,顺便拿回天魂石。”容绒走向机关门,破解机关,准备进入炼药室内层。

    容火火脸一下黑了,“你想的也太好了吧?你才聚灵四段!”

    “不是还有你吗?”容绒一副对容火火无比放心的模样,推开了机关门,走了进去。

    “……”容火火脸更黑了,她也才灵境大成,要是坐镇这里的长老实力太强,她可摆不平。但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跟着容绒走进了内层炼药室。

    走进内层炼药室,这里灵气充沛,被分割成一个一个小隔间供几个炼药师同时炼药,隔间明亮舒适,周围还布置了提升火焰的禁制,和阴暗的外层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们的运气不错,隔间里只有两个炼药师正在炼药。

    丹药即将出炉,两人专心致志,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容绒拿出流木弓,两箭齐发。

    “啊!什么人?”两人同时中箭,箭矢刺中他们的箭头,鲜血直流。但两人也有灵境的修为,容绒以聚灵四段的修为对他们造成的伤害还不算什么。

    他们愤怒的拔下箭矢,却猛然感到身体僵硬起来,手脚难以动弹。

    不好!箭头上居然抹了阴石草的毒!

    他们慌张的想要解毒,容火火怎么会给他们机会,果断出手,铺天盖地的火海碾压而来,将两人瞬间淹没。

    两人被烧得惨叫不已,毫无抵抗之力。

    容火火的境界比他们高,对付他们本来就没有难度,何况他们还僵硬的不能动。

    容绒迅速的从昏死的两人身上摸出了两个令牌。

    这时,一股迫人的威压突然直逼而来。

    “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捣乱!”一个鹰钩鼻的清瘦老头凌空立在她们面前,恢弘的的气势轰然扩散,轻易冲散了容火火的火焰,同样是灵境大成。

    容火火赤色的眼睛陡然凌厉,艳丽的红衣几乎要燃烧成火焰,“原来今天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在这里,东方世家囚禁了我这么多年,老娘正好拿你报仇。”

    “你竟然脱困了!”鹰钩鼻老头吃了一惊,随即冷笑,“脱困了又怎么样?老夫我可是东方府的长老,对付你绰绰有余。立刻束手就擒,别让老夫把你打残了,又好几个月不能炼药。”

    “你去死!”容火火怒火爆发,汹涌的火海排山倒海的直扑鹰钩鼻长老,毁灭的温度仿佛要将所有的一切给融化了。

    容绒迅速的后退,离开两人的交锋区,跑进了炼药室深处。

    那两个炼药师炼制只是低品灵药,没有使用天魂石,天魂石应该被东方开阳收在了这里某个秘密的地方。

    她将这里的柜子统统翻了一遍,里面存放的都是炼制1品到4品常见灵药的药材,根本没有天魂石。

    容绒将药材一股脑全部收进了九凤珠里,放出神识,感应这里的禁制。

    东方开阳既然那么宝贝天魂石,肯定会布下禁制防止被偷。

    果然,容绒找到了好几处布置着封锁禁制的地方,她选了一个最严密的,三下两下破解掉,一个拳头大小的灰色石块出现在她眼前。

    这个不起眼的石头就是传说中天魂石,容绒拿在手上,立刻感到缺失的灵魂似乎流入一股暖流,仿佛立刻就能再生一样,神识都变得更加清晰。

    容绒欣喜的将天魂石收进九凤珠,回到外间,容火火和鹰钩鼻长老还在打。

    两人看上去都有些狼狈,容火火的火海一次比一次猛烈,鹰钩鼻长老却似乎没怎么受伤。

    “这不可能,被老娘的凤凰火烧这么多次,你早该死了!”容火火有些抓狂的尖叫。

    同样是灵境大成,她本以为靠着无坚不摧的凤凰火能稳压对手一头,谁知道到现在似乎连对手的防御都没破掉。

    鹰钩鼻长老大笑,“你以为我和你实力相当为什么能守在这里。知道你的火焰厉害,我怎么会没有准备。”

    他烧焦的衣衫脱落下来,露出里面黝黑的皮甲。皮甲闪着金属的光泽,散发出一种古老而冰冷的气息。

    “这是古凶兽的皮,是地阶灵器!”容火火认出来了,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不错,这是防火的地阶护甲,就算放着给你烧,你也烧不穿。”鹰钩鼻得意的冷笑,一指点出,金色的灵力萦绕指尖,狂暴的气息喷涌而出,凶狠的撕裂火海。

    “可恶!”容火火躲闪不及,肩头被一指洞穿,鲜血洒进火海,燃起越发狂暴的火焰。她操控火焰,掀起滔天的火海再次朝鹰钩鼻扑去。

    容绒在一边看着都要无语了,容火火从头到尾好像除了将火焰铺开成火海之外,似乎就没别的招了。

    按理说容火火是炼药师,控火能力相当强大,攻击手段怎么会这么单一?这么下去迟早会被打死的。

    她举起流木弓,光影箭飞射而出,四道流星般的箭影交错落下,耀眼的光芒中闪烁着杀意,如风一般没有轨迹可寻,在一瞬间逼近鹰钩鼻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