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7章好像闹大了
    “恩?什么东西?”鹰钩鼻敏锐的发现有东西在靠近。

    箭影?原来还有一个聚灵期的小丫头。他随意的拍出两掌,打碎了四道箭影。

    白色的光芒粉碎的瞬间,一支闪着寒芒的黑色精钢箭矢却在碎芒中突然出现,近在咫尺的距离已经来不及挡开。

    “还有第五道?”鹰钩鼻长老吃了一惊,不过也没太在意,一个聚灵四段射出来箭矢对他能有什么伤害?何况他身上还穿着地阶皮甲。

    他没在意这支箭矢,专心对付容火火。

    黑色的箭矢却准确的刺入皮甲的缝隙,将皮甲划开一条一掌宽的口子。

    “竟然破了!开什么玩笑!”鹰钩鼻难以置信。

    这可是地阶灵器,就算皮革拼接的时候有那么一丝缝隙,可是炼制之后这缝隙细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怎么可能正好就撕开了缝隙?

    如果不是巧合,她的神识是有多强大才能做到?

    容绒当然不是碰巧。地阶灵器不像天阶灵器那般毫无破绽,她的神识强大到足够贴近皮甲,找到那丝微不可查的缝隙,用精钢箭矢准确的撕开。

    “哈哈!什么地阶灵器,还不是破了!”容火火大笑,火焰威势瞬间暴涨,抓住机会引动狂暴的火海拼命的往皮甲的缝隙中钻去。

    鹰钩鼻被汹涌的火焰包围的密不透风,被烧的惨叫连连。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自认为地境强者才能打破的防御居然被一个聚灵期的丫头给一箭破去。

    “混蛋!竟敢伤到老夫,都给我去死!”鹰钩鼻的老头怒了,周身灵力翻涌,泛着金光的灵力几乎要凝聚成实质。

    一根巨大的手指虚影在空中若隐若现,探入冲天的火海中,碾压万物的气势带起一阵狂风,熊熊大火一瞬间被冲散开来。

    容火火倒吸一口冷气,“这老家伙疯了,连这种耗尽灵力的神通都使出来了。”

    她死咬牙关,奋力的重聚火海,滔天的火焰炙热的泛起了蓝光,凶残的撞向巨大手指,爆裂开来。

    两股两部的力量在空中相撞,爆裂的气息席卷四周,手指的虚影在火焰中层层破碎,在消失的瞬间撞在了容火火身上。

    容火火踉跄的后退,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鹰钩鼻也在火焰席卷的风暴中不断的后退,脸色难看的再次扬起一指,不给容火火喘息的时间。

    唰——

    五道流光突然撕裂空气,穿透火焰风暴,从四面八方直逼而来。

    “找死!”鹰钩鼻这次不敢小看,挥手狠狠的拍向流光。犀利的掌风还未触碰到流光,光芒就在鹰钩鼻面前直接爆裂开来。

    爆裂箭!

    五道流光全部是用灵力凝聚,消耗了容绒几乎大半的灵力。

    爆炸的威力疯狂搅动周围的火焰,翻腾的火焰如同巴掌一样扫在鹰钩鼻的脸上。

    “啊!我的眼睛!”鹰钩鼻惊怒的嘶吼,他上当了!

    他竟然两次伤在了容绒手上!一个聚灵四段的丫头,一个一掌就能拍死的蝼蚁,现在却让他陷入险境!

    他以为他已经足够重视容绒了,谁知道这丫头太出乎意料,偷袭的时机掌握正好,偷袭的手段更是闻所未闻。

    如果让他抓住容绒,他一定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做得好!”容火火大喜过望,赤红的闪过兴奋的光芒,身形一变,巨大的本体轰然出现,如钢铁般坚韧的双翅带着焚山煮海的火焰狠狠的拍在鹰钩鼻身上。

    她动用全身的力气,一掌下去连山岩也能拍成粉末。

    眼睛被容绒弄伤的鹰钩鼻老头只能下意识的抵挡,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被拍飞出去,十几根骨头齐刷刷的断裂,鲜血从口中狂喷。

    “可恶,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这里可是东方府的密室,你们两个今天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鹰钩鼻老头眼里露出疯狂之色。

    炼药密室开始剧烈的震动,如同地震了一般发出可怕的巨响。

    “发生什么事了?”容火火愕然的环顾四周。

    容绒脸色沉下来,“不好,他开启了封闭禁制,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该死!他就不怕自己也死在这?”容火火骂了一句,立刻挪动巨大的身形扑上去阻止。

    鹰钩鼻拖着重伤的身躯疯狂的冲进了密室深处,来到一片石柱密布的角落。

    “族长马上就会来,你们就在这里等死吧,老夫我可不陪你们了。”他大笑着拍向石柱。

    他从见到容火火之后就一直和她打斗个不停,根本没空用传音玉牌去通知东方开阳。

    他干脆开启封闭禁制,封死容火火和容绒,禁制一动,东方开阳也会立刻察觉这里不对,而他则可以从容的从这个传送阵离开。

    没错,这些石柱上镌刻了大量的禁制,组成了一个短距离的传送阵,传送阵连接丹楼,每次炼制好的丹药都是用这个传送阵直接送去丹楼,快捷又安全。

    “老家伙,你跑不掉!”容火火大吼眼神,双翅凶狠的拍出,卷起恐怖的狂风。

    可封闭的禁制光芒却交织成网,在周围渐渐收缩,容火火这一击硬生生的拍在了封禁上,震的空间再次动摇。

    “别白费力气了,这里的禁制是整个东方府最坚固的,你们死定了,哈哈——”鹰钩鼻得意的咧嘴,迈步走进阵中。

    轰——

    一声恐怖的爆裂声打断了他的笑声,一支黑色的箭矢穿透他血肉模糊的身体,撞在了身后石柱上。

    “混蛋!你干了什么!”鹰钩鼻惊恐的摔倒在地上。

    石柱上的禁制爆裂开来,顶端的灵石仿佛要膨胀了一般变的鲜红,一连串的石柱都开始不停的晃动。

    这次的震动和之前不同,不是因为巨大的动静导致的震动,而是似乎有一种恐怖的力量在缓缓凝聚,即将爆发的感觉。

    “这、这是要爆炸了吗?”容火火就算不懂传送阵,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呃,我可能破坏到了最核心的禁制,这个传送阵要自毁了。”容绒也很郁闷。

    她只是想阻止鹰钩鼻离开,没想到闹大了,传送阵一毁,整个密室都会炸上天,东方府说不定都能被炸掉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