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3章没有磨砺过的天才
    敖和虬等人脸色发青的望过去,心里不报一点希望,却见容绒手里拿着一把刀。

    “咦?还真炼制出来了?”螭诧异的脱口而出。

    虬白了他一眼,炼出来了又怎么样,那把刀长得那么难看,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水平,能好到哪里去?

    容绒也发现众人对她手里的刀一脸无语的模样,尴尬的笑笑,“那个,初次炼器,炼得不好看是正常的嘛,但是品质一定不错的。”

    众人险些吐血,居然是第一次炼器!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能炼制出地阶灵器啊?

    炼器师忍不住狂笑,“原来主母是第一次炼器啊,还真是……哈哈……”

    其他人也纷纷转过视线,没眼看了。

    容绒哼哼,“第一次又怎么样,炼得好就行了,保证比你炼制的这些破东西好。”

    她随手拿起一把人阶灵器,举起刀一刀劈下去。

    只听一声脆响,炼器师批量炼制的人阶兵器像豆腐一样被轻易的被砍成了两段。

    五个年轻人眼神立刻变了,炼器师也是惊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容绒手里那丑八怪似的刀,“这不可能,这就破刀……”

    辰将刀接了过来,仔细端详,眼里放光,“是地阶灵器,地阶下品灵器!”

    “老夫不信!”炼器师死不承认,一把夺过那把刀,看了好半天, 却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把地阶灵器,虽然模样丑了一点。

    “怎么样?是地阶灵器吧。我使用的材料只是比你多上十分之一,品质却跨越了一个等级,以后你就找我的炼器方式来炼制。”容绒眨巴眨巴眼睛,吩咐道。

    炼器师涨红了脸,半晌说不出话来,将兵器丢下,傲娇的不肯认输。

    容绒知道他这样其实就是认输了,也不是非要他开口承认自己废物,用玉简将炼制的法子详细的刻录下来,留在了炼器所。

    容绒等人一离开,炼器师就迫不及待的将玉简拿起来查看里面的炼制方法,毕竟能以这样简陋的条件炼制出地阶灵器,他还是很想学的。

    容绒跟着五人继续在岛上闲逛,几人看她的眼神都开始有些变化了。

    “没想到主母是一名炼器师。”敖到现在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主母早点告诉我们,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担惊受怕了。”

    容绒摇摇头,“不是啊,我炼丹师,炼器真的是第一次啊。”

    众人黑脸,所以你只是在赌运气吗?谁第一次就炼制出地阶灵器啊!

    辰脸色尤其不好,“主母,你就没想过,如果炼制失败了怎么办?你随便一个举动就让整个雷岛陷入危险,你明白吗?”

    容绒眨眨眼,“你说那个炼器老头?就算我输了,放他自由,也没说要亲自送他出去啊,他要是有本事,自己找路走出去啊。”

    五人嘴角一抽,好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雷岛外围包裹的恐怖的雷海,不通过特定的传送阵,根本无法离开。

    放了炼器师自由又如何,他还不是要在岛上呆着。

    “是我们想岔了。”螭愧疚的说。

    睚忽然冷声道:“如果此人在岛上藏匿,想尽办法,从传送阵逃出去了呢?”

    几人看向容绒,这种情况虽然不太可能发生,但谁能保证没个万一呢。

    容绒皱皱眉头,不解的看向他们,“这个老头很重要吗?还是和你们感情很深厚?”

    虬耸耸肩,“我们怎么可能和这家伙关系好,他在外面就是十恶不赦的家伙,在岛上这么些年也一直不安分。”

    “既然如此,他敢逃,杀了就是,我说给他自由,没说不会杀他。”容绒淡淡的道。能被封凌擒拿来岛上的,肯定也不会是什么无辜之人。

    五人脸色一僵,瞬间悚然,他们从来没想过杀了这个老头。

    容绒看到他们凄惨的脸色,诧异的探问道,“你们,该不会手上没沾过血吧?”

    几人垂下眼眸,沉默不语。

    “不会吧?你们不是军队统领吗?难道到现在还没打过仗?”容绒震惊。

    五人低下头,他们被封凌救下来的时候都还是孩子,才刚刚成年,他们都是被圣皇和他的手下逼迫的家破人亡的孤儿。他们不在乎封凌身上恶名,也不在乎封凌是不是真的做过那些事,他们只想报仇!

    只要封凌能带着他们报仇,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正如容绒说的,他们被封凌救回来以后一直就在岛上修炼,他们心中是有刻骨铭心的恨意,但是他们确实还没有经历过血的历练,除了杀过凶兽之外,他们还没沾过血。

    容绒无语极了,这样养出来的天才出去真的能够带兵打仗吗?不会立刻就夭折吧?还是说封凌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们磨砺?

    又走了一段路之后,五人发现他们本来是给容绒来个下马威的,结果他们自己却被容绒给鄙视了,这一盘必须要赢回来。

    “主母,不知道你可曾淬炼过体魄?”敖忽然很有深意的问道。

    容绒挑眉,一脸单纯的眨眨眼,“没有,你们都淬炼体魄,修炼过肉身?”

    “没错,我们用雷电淬体。雷岛周围环绕着雷海,如此丰富的资源,不用岂不是浪费了。”虬笑道。

    “可是我听凌说这片雷海十分狂暴,圣皇都很难进去,你们……”不是容绒不相信他们,实在是难以想象那么狂暴的雷海要怎么在里面淬体。

    螭欢快的道:“主母不是你想的那样,外围的雷海确实很狂暴,但是雷岛周围十里的雷海威力却并不大。我们可以尝试的走去其中,慢慢的向外围前进,不过最多万步就是极限了。

    万步的范围,其实也不少了。

    “你们都走到万步之外吗?”容绒好奇的问。

    敖撇撇嘴,“怎么可能?徐伯那样的天境强者都才走到八千步,不过我走出了四千步。”

    “还有我。”螭抢着道,“我走了三千五百步。”

    虬白了他一眼,“三里有什么好炫耀的?除了辰和敖之外,我们不都只走出了三千多步,只不过相差几百步而已。”

    五人看向容绒,十分真诚的望着她,“主母想不想去试一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