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9章香衣阁
    子虚和云危都很诧异,他们也试过丹楼的灵药,没想到这看似根本无害的灵药居然隐藏着如此险恶的心思。

    可惜,他们跟踪东方易真的没什么收获。

    容绒翻了个白眼,“你们确定你们有认真跟踪他吗?”

    “当然,寸步不离,他睡觉发春我都看见了。”子虚愤愤的道。

    容火火一头黑线,狠狠的捏了他一把,“公主可是女子,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容绒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干咳一声,“那个……他睡觉的时候我不管,你们将跟踪他的行踪全部给我写下来,一个地点都不许漏掉,我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子虚点点头,他是封凌的手下中最神出鬼没的人,他是一个刺客,除了容绒,他的隐身术大概是最好的,跟踪东方易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难。

    他跟踪了东方易快两个月了,东方易两个月来的动向甚至在家里的行动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容绒仔细浏览着东方易的行程,不得不说子虚真的是很有耐心的一个人,虽然他看上去很冲动,但他能耐得下性子跟踪东方易两个月。

    这两个月,东方易都在准备婚礼,他去的地方除了丹楼,就是一些首饰店、酒楼之类的地方。

    容绒忽然指着东方易行程中的一个店铺,“这家香衣阁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像是出售香料和成衣的铺子。”

    子虚点点头,“没错,这家铺子不在集市区,就在城北的一条街道上,出售女子使用的胭脂香料和衣裙,这个地方我去过,没什么问题。”

    容绒却注视着香衣阁这个名字不放。云危撇撇嘴,“东方易要准备和萧玉衡成亲,买一些女性用的胭脂香料和衣服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如果他只去一两次,那确实是很正常。可是两个月中他去了五次,有时候隔上五六天,有时候隔上十来天,他一个大男人,买那么多胭脂香料做什么?就算他要很多,一次性买够不行吗?”

    云危等人面面相觑,子虚一脸恍然大悟,“少夫人不说,我还真的没有发现,他去那里的次数确实有点多了。我记得他每次去都停留的不久,买完东西就会离开,我也发现什么异样。”

    “那就去查查,这个香衣阁里到底有什么。”容绒眼中寒光闪过,手指重重的点在了这个名字上。

    云危和子虚立刻就去查了,不过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当晚他们两个居然没有回来。

    容绒回了封府,府里冷冷清清的,封凌也没有回来。

    容绒有点担心的尝试用传音玉简联系封凌,好在联系上了。

    “又在担心我吗?”封凌微凉却充满温柔的声音传过来,“我没事,萧天权让我在皇宫里住上几天。”

    容绒皱眉,“他为什么忽然又让你留下?你真的没事吗?”

    “当然没事,我的话你就这么不相信吗?在清点完灵脉收获之前,我恐怕回不去了。”封凌的语气依旧云淡风轻。

    “清点灵石应该不要多长时间吧?”容绒松了一口气,咬咬嘴唇,“能快点回来吗?我……我有点想你了。”

    封凌轻笑一声,“很快的。容绒,我不该让你总是为我担心的,等我,我很快就会不让你再这么担心了,很快的。”

    “嗯。”容绒明白封凌是什么意思,她可以等,可以陪他一起走下去。她摸摸发烫的脸颊,收起了玉简,看向了天上的月亮。

    皇宫中,一间偏殿的小花园中,西门婉微笑着看着封凌收起玉简,“你们好像才分开不到一天,她就想你了吗?真是粘人的小女人啊。”

    封凌冷眼看向她,“滚出去。”

    西门婉没走,反而走向封凌身边,笑容越发清纯动人,像雪白的莲花般摇曳动人,“凌,你何必赶我走呢?陛下也说了,你不带我回府,就不许回府,你何必和陛下僵持呢?带我回去,又不会影响什么,反正你也一直在防着我。”

    她来到封凌身边,纤纤玉手轻轻的抚上封凌的胸口,封凌忽然捉住她的手腕,眼神冰冷,“滚!”

    他毫不怜香惜玉的甩手一扔,将西门婉狠狠的丢了出去。

    西门婉惊叫一声,撞在墙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她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一抬头,封凌却已经转身回殿中了。

    “封凌,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能在这里坚持几天。”西门婉眼神发狠的咬牙。

    ……

    容绒等到第二天,云危才回了封府,脸上表情难看极了。

    容绒感觉不妙,“不会出事了吧?子虚呢?”

    “我和子虚装作客人进了香衣阁里面去查探,子虚找机会进了香衣阁上层,我在外面等他,他却一直没有出来。”云危脸色难看的说。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你有没有尝试联系过他?”

    云危摇摇头,“不敢联系,我怕他没事,传音过去反而暴露了他。”

    “你做的对。子虚已经突破天境了吧,能让他陷进去的地方,里面的人肯定不好惹。”容绒沉吟了一会,“我去看看吧。”

    “不行!”云危铁青着脸,坚决反对。开什么玩笑,子虚已经陷进去了,难道再将夫人也陷进去吗?夫人还只是个地境。

    容绒摆摆手,“我比子虚要高明多了,你不用担心我。有危险我会立刻离开了。”

    “就怕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掉啊!”云危还是不同意。

    “那你在外面接应我好了,要是我有事,你就去找我五叔。”容绒无奈的安排道。云危黑脸,所谓的接应是让他通风报信吗?他好歹也是个天境好吧?

    知道难不住容绒,云危也只好随她去了,将香衣阁里的情况和她说了一遍。

    香衣阁虽然不在集市区,但是店铺还是很大的,里面看上去富丽堂皇,所有的伙计都是女子,而且是美女,掌柜的更是美翻天了。

    香衣阁分两层,一层出售商品,楼上一层是一个小阁楼,据说是掌柜的居住的地方。子虚就是偷入上层以后,不见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