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1章丑的惊天动地
    香衣阁虽然不是特别出名,但是这个店铺真的是很大,容绒都有些怀疑香依依哪来这么多钱建造香衣阁,卖香料可以赚这么多钱吗?

    而且根据云危的调查,香衣阁虽然早就存在,但是三个月前才扩建成今天这个豪华的样子。

    云危本来还想查查老板是不是也换了,但是在查的过程中却被截断了。

    封府在圣皇城向来很低调,几乎没有什么人手,但是调查一个铺子有没有换过老板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查香衣阁却遇到了阻碍,这意味香衣阁的老板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容绒非常怀疑阻碍云危调查的就是东方世家,这香衣阁和东方世家的关系似乎很有意思。

    容绒脱离了侍女的视线,在大厅里随便走了走,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就隐身消失了,迅速的偷入了上一层阁楼。

    隐之决的消耗非常多,即使她现在的魂力一口气可以凝结一千多道,长时间隐身还是不可能的。好在自从她进入地境之后,隐之决的修炼又上了一个层次,消耗的魂力比以前减少了一半。

    容绒顺利的来到上层阁楼,这里确实应该是香依依和侍女们的居住的地方。容绒立刻朝着最大的房间而去,果然在里面看到了香依依和一个全身上下笼罩在黑袍里的男子。

    男子坐在一尊漆黑的鼎炉之前,鼎炉淡淡的冒着烟,烟成蓝绿色,在漆黑的光泽映照下,显得莫名诡异。

    香依依懒洋洋的靠在他的身边,身体软的像条蛇一般,一个劲的在男子耳边唠叨:“老头,这可是一个大财主,一出手就是十万灵石,你到底会不会炼啊?”

    “怎么说话的,我的你爹。”男子沙哑的斥责。

    “哎呀。知道了,老头。你就说你行不行吧。”香依依不耐烦的说。

    容绒无语,看来这个看不见面容的家伙就是香依依口中的父亲了,也就是所有香料的炼制者。那漆黑的鼎炉虽然飘散着香料的味道,但闪烁的寒光透着的阴森,那是被各种毒物不知道浸透过多少年才会有的光泽。

    这尊鼎炉原先绝对不是用来炼制香料的,而是用来炼制毒药的,这个不露面的老者应该是个毒药师!

    老者对着香依依冷哼一声,“十万灵石而已,真没见识,老夫当年就是千百万灵石当在我眼前,我都懒得看一眼。”

    香依依冷笑,“你也知道是当年,当年你毒死一个城的人,现在才会躲起来不敢露面。昨天溜进来的那个小子,你不就是担心他把你说出去,才把他抓起来问幕后主使吗?”

    “哼!你以为老夫是怕被人追查吗?我不过是你为了你的终身大事着想,低调一点,不再杀人,免得没人敢要你,不然谁敢惹我,我就要谁死。”老者不以为然道。

    香依依笑的花枝乱颤,自恋的摸摸自己魅惑的脸庞,“还是老头子疼我,不过你女儿我这么美,怎么会没人要我呢?”

    容绒明显感觉到那个老者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恼怒的拍了一下香依依的脑袋,一张诡异的面容露了出来。

    “就你这个样子,要不是我给你的易容神通,你确定会有人会要你?”老者没好气的扭过头。

    容绒呆滞的看着那张脸,差点没吐出来。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和蛇一样巨大的嘴巴,没有鼻子,一双眼睛长在太阳穴的位置上,尖尖的下巴,活脱脱的一个化形失败的蛇精!

    容绒总算知道为什么她一开始见到香依依的时候感觉不对劲了,原来她的这张脸是假的。

    “谁?谁在那里?”老者敏锐的察觉到容绒震惊的一瞬间泄露出来的气息,警惕的看向容绒所在的角落,香依依小眼睛眯起,巨大的嘴巴张口,猛的扑来过去。

    “什么都没有,老头,你是不是被昨天那个偷进来的家伙吓到了,疑神疑鬼的。”香依依不满的瞪眼。

    老者沉默一会,“没有吗?那可能是我感觉错了。”

    容绒躲在另一边的角落,不敢再有一丝的放松,这个老者的实力果然很恐怖,至少是天阶巅峰,差一步就可封王的顶尖强者。

    “好了,言归正传,美人香,你到底会不会炼制。”香依依回到了老者的身边。

    老者发出自信的笑声,“当然会。没想到现在还有知道美人香这种香料,这可上古的香料,可不好炼,你去告诉那人,我接下了,七天以后让他来拿。”

    香依依大喜过望,瞬间恢复了绝美的面容,“好嘞,我现在就去跟那人谈价格去。听你的意思,这美人香还很稀罕,那我这次可要多敲诈一点回来。”

    老者似乎有些无语,“你怎么就这么财迷呢?不都搭上了一个,还想再搭上一个?这个又是什么来历?”

    “没什么来历,似乎不是圣皇城的大世家,大概只是有钱而已。不过有钱就够了,能敲一次是一次。”香依依笑眯眯的扭着身子走了。

    容绒也慌忙逃离了这里,就听他们说几句话的功夫,她的千道已经快要消耗一空了。

    等到她快速的回到一层的时候,魂力已经完全消耗干净了,隐之决的消耗还是太大了。

    她立刻抽取九凤珠里灵脉的灵力补充自己,再缓缓的转化为魂力,幻化为少年的模样,回到了香料区。

    香依依果然笑眯眯的敲诈了她一通,要价直接翻了一倍。

    容绒自然一口答应,同意七天后再来取。

    容绒刚离开香衣阁,没走多久就见到了一直等着她的云危。

    “夫人,情况怎么样啊?”云危焦急的问。

    容绒沉吟了一会,“香衣阁里有个天境巅峰,是掌柜香依依的父亲,他是个毒药师,是他抓了子虚。我估计,东方易的药方就是从这个毒药师手里拿到的。”

    “天境巅峰的毒药师?有这么一个人物隐藏在圣皇城?圣皇城还真是卧虎藏龙。”云危不知道是赞叹还是讽刺,“我们还是赶紧把子虚救出来,迟了恐怕他会有危险。”

    “恩,明天就行动。我正好也想看看东方易和香依依是不是我想的那个关系。”容绒眸光闪动,嘴角微微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