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3章不太平的药宗
    封府,一袭黑袍的封凌淡漠的站在门口,漆黑深邃的目光望着远处缓缓而来的身影。在身影出现的那一刻,他身上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冷在瞬间消融。

    那抹美丽的身影仿佛一只绚烂的鸟儿,欢快的扑进他的怀里。

    “凌,你回来了!”容绒用力的抱紧他,生怕一不留神他就会跑掉一样。

    凌淡淡的笑了,一抹消融仿佛最美好的星光,璀璨的让人心醉神迷,“恩,回来了,都说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容绒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两人手牵着手走进府中。

    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偏偏插了进来,“凌,你就这么走了,不管我了吗?”

    容绒回过头,就看到西门婉一脸幽怨的站在门口,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一样,顿时眼角的青筋直跳。

    “你来干嘛?”容绒没好气的问。

    西门婉掩唇轻笑,“我当然是来住进封府的。”

    容绒一愣,看向封凌。封凌浑身的气息瞬间阴冷下来,“这里不欢迎你,滚!”

    他说完就拉着容绒转身离开,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西门婉脸上的笑容冷了下来,冷笑道,“容绒,你可知道你的夫君这些天为什么在皇宫回不来?”

    容绒顿住了脚步,不解的看向封凌。

    封凌皱眉,“别管她。”

    “因为陛下希望他带我回府,希望他娶我。”西门婉毫不客气的继续说道。

    封凌黑曜石般的眸子终于冷若寒冰,甩手一道恐怖的灵力打向西门婉,狂暴的灵力化作巨大的刀锋,直劈而来。

    西门婉大惊失色,慌忙抵抗,被一刀震飞出去,口吐鲜血。

    “我没答应,你再多说一句,别怪我不客气!”封凌冷冷的看着她,冰冷如刀的眼神仿佛能凌迟她的灵魂,让西门婉剧烈的颤抖。

    封凌拉着容绒,走进封府的大门,眼看门就要关上。西门婉不死心的咬牙道:“容绒,你可知道他为了拒绝这件事,付出了什么代价……”

    轰——

    封凌震怒的力量爆发而出,西门婉惊叫着疯狂的逃离,被恐怖的气浪扫过,险些被打得粉碎,半死不活的被西门家的人救了回去。

    容绒握着封凌的手,一双明亮的眸子默默的望着他。

    封凌没有看容绒,他回避着容绒的视线,淡淡的道:“走吧,我们回去。”

    “恩。”容绒点头,什么也没有问。

    既然封凌不想说,她就不问。她现在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她什么也做不了,封凌也只能暂时忍耐,但是那种酸酸的想哭的感觉还是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

    容绒将楼外楼的事情和封凌说了一遍,听到容绒要去药宗,他沉默了一会,道:“我陪你去。”

    容绒眨眨眼,欢喜的勾住他的脖子,“你愿意陪我去,当然好啊。不过,只是去药宗而已,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陪我去啊?”

    封凌不希望容绒因为他而受人咒骂,干脆很少在外面和她出现在一起,药宗就更别说了,因为九里明不待见他,他到了药宗门口都尽量不进去。

    这次怎么忽然要求陪她去了?

    “药宗最近恐怕不太平,我还是陪你去比较放心。”封凌解释道。

    “不太平?怎么个不太平,我怎么没听说?”容绒吃惊的问。

    “你的情报实在是有些慢了。”封凌抱着她的腰,吻了一下她粉嫩的唇,“我带来的两千人中,还剩下五百人,安顿在了你的楼外楼斗兽场,以后就由你来训练培养,你的情报网也要用他们编制起来了。”

    容绒眼睛一亮,“你多带出来五百人,算是给我的?培养的话,用灵药培养怎么样?大量的灵药堆起来,怎么也能堆出一堆高境界的人吧。”

    容绒还没见到那些人,就已经开始兴致勃勃的考虑着要怎么将那些人培养成才了。

    封凌瞧着容绒陷入沉思的模样,就知道她已经把药宗不太平的事给忘到脑后了。

    容绒其实没有忘,但是知不知道也就那么回事,反正不管出了什么事,等到了药宗她都会知道的。

    药谷,山门前。一群群身穿药宗制服的弟子都在兴奋的讨论着刚刚结束的炼药大会。

    这是药宗门内大比,每隔十年才举行一次,成绩好的弟子可以一跃龙门,从外门弟子变成内蒙弟子,而内门弟子很可能会被长老们选中,成为长老的亲传弟子。

    每次比试,药宗都会特别排出一个榜单,借此鼓励众位弟子力争上游,勇于竞争。

    实际上药宗里的竞争虽然不死人,但是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外面的门派少,药宗的弟子争的是资源,争的是传承。

    因此炼药大会,绝对是药谷最热闹,最激烈的比试。

    容绒和封凌低调进入药谷之后,就听见很多人都在说名叫林远湖的林师兄。

    “林师兄可真厉害,才多短的时间啊,已经是炼药大宗师了,好厉害!”

    “是啊,你没有看见,林师兄炼制出来的7品破障丹有多好,是上品,听说他还是第一次炼制呢。”

    “第一次炼制就能炼出上品,林师兄果然是天才,要不怎么在炼药榜上第一呢。”

    “林师兄本来就林长老的儿子,你们说这次宗主有没有可能收他徒弟啊?”

    “我觉得有可能啊,林师兄的天赋一点也不比容绒公主差吧。”

    “别提那个容绒了,除了有事,从来不来宗门,把我们药宗当什么了?”

    容绒不由的有些尴尬,貌似还真是这样,没事她从来不来药宗。不过她也第一次知道这个林师兄林远湖就是林长老的儿子。

    这样一来容绒终于知道林长老为什么会看她不顺眼了,他的儿子这么优秀,本来是最有希望被宗主收为亲传弟子的人,结果被容绒横插一脚,他不生气才怪呢。

    “恩?你又来做什么?”

    容绒刚想着林长老,转眼就撞上了他。

    林长老冰冷的目光从容绒身上划过,落在旁边的封凌身上,“还把这个败类也带来了,你们两个怎么好意思进我们药宗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