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40章前来贺喜的众人
    当封凌再次看到单余护住容绒的时候,浑身冰冷的气息让空间的温度都降到的冰点。容绒莫名感觉到有点冷,然后就看到封凌黑着脸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单余被封凌身上迫人的气势吓了一跳,“主、主子……”

    “你可以走了,我来和她练习。”封凌冷眼盯着他,单余深深的感觉到了封凌的不爽,慌忙一溜烟的跑掉了。

    容绒愕然的瞧着单余,“怎么就走了?”

    “我们比较默契。”封凌一本正经的开口,完全无视周围众人纷纷看过来的视线。

    “可是我和他已经练习了一天了,再加把劲应该就差不多了。”现在又要重新练,容绒觉得心好累啊。

    “没事。”封凌轻轻的揽住她的腰,“这个阵法是我创的,我很熟练,不需要重新练习。”

    “是吗?”容绒眼睛一亮,下一秒就被封凌揽着再次来到了巨臂白猿的面前,暴躁的巨臂白猿看到又有人来骚扰的它,扬起巨臂就是一拳。

    容绒立刻施展阴阳之力,与封凌配合抵挡。

    巨臂白猿恐怖的气息碾压过来,力量激撞之下,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响起,巨臂白猿粉碎了阴阳阵法的攻击,暴戾的气息直扑过来。

    容绒正准备后退,封凌一抬手,这股气势磅礴的力量就被完全的挥散开来。

    “……”容绒看向他,这好像不是阵法的力量吧?

    封凌面不改色,一点也没有自己其实不小心脱离了阵法的自觉。

    眼看巨臂白猿再次杀过来,容绒立刻拉开阵势,准备和封凌一左一右,配合攻击,然后她就看到封凌一巴掌将巨臂白猿给拍回去了。

    容绒无语的望着他,封凌干咳两声,“力量用大了,我会注意……”

    话还没说完,被拍飞的巨臂白猿暴怒了,巨大的身躯猛地跳起来,一个泰山压顶,宛若一座巨大的山峰砸向容绒。

    容绒一见,立即主导阴阳阵势,借封凌的力量抵挡巨臂白猿,可她还没爆发灵力,封凌一个箭步,飞快的护道了她的身前,狠狠的将砸下来的巨臂白猿给摔在地上,整个斗兽场都是剧烈的一颤,好似地震了一般。

    容绒无语极了,终于忍无可忍的瞪了封凌一眼,你都把事情做完了还要我做什么?这个阵法根本不需要我吧!

    封凌妖孽的俊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尴尬,“看到你有危险,就不由自主……”

    容绒的心顿时就软了,叹口气,走过去抱住了他。和他一起练习阵法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成效了,还是拉着他去玩一天吧。

    于是容绒暂时将修炼丢到了一边,陪封凌一整天,封凌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容绒之后依旧是和单余一起练习阴阳大阵,其他人也都领悟的相当快,渐渐的开始组成四人阵,六人阵和八人阵。

    就在容绒练习二十人阵法的时候,萧玉衡和东方易大婚的日子也终于到了。

    虽然萧玉衡已经废了,萧天权几乎已经放弃了这个女儿,并没有在皇宫中为她举办什么宴会,但是还是十里红妆,将她送出皇宫,送到东方府。

    东方世家的重要人物几乎都到了,为东方易贺喜。

    之前东方世家因为容绒的关系,名声和形象都一落千丈,一直没能挽回。这次的婚礼,东方世家大概是想要向世人展示一下东方世家的威严,重新树立起东方世家的形象,因此邀请了很多人。

    不仅是整个中州的顶尖势力都被邀请来了,还有各大妖族以及武宗、药宗。几乎所有势力门派都来了,即使和东方世家关系不好,也会派个人来参加一下,毕竟还有圣皇的面子在。

    容绒远远的望着东方府前陆陆续续的前来的客人,貌似唯一没有被邀请的就只有凤族了。

    萧玉衡大概是真的不想在婚礼上见到她,生怕她在婚礼上捣乱,所以干脆连凤族都没有邀请,这样她就没有理由去了。

    不过萧玉衡还是太想当然了,没请凤族,但她请了药宗啊。

    容绒拿着东方世家邀请九里明参加婚礼的请帖,这是封凌去药宗取药的时候,九里明让他带回来的。

    九里明显然是对这个婚礼没有任何兴趣,也不希望药宗的人掺和进来,因此丢给了她。

    容绒幻化成一个很大众脸的药宗弟子,拿着请帖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东方府中。

    “东方宗主,恭喜恭喜啊。”

    “东方少爷一表人才,是天之骄子,又娶了公主,以后一定大有作为。”

    和东方世家关系不错的众人都满脸笑容的向东方开阳恭贺。东方开阳也是一张老脸笑开了花,向众人一一回礼。

    “恭喜东方族长,东方易去迎亲了吧?能娶到公主,东方世家很快就会更上一层楼了。”萧绝向东方开阳道贺。

    东方开阳连连拱手,“萧绝统领这段时间统领天圣军,相比已经得心应手了吧?”

    萧绝微微眯眼,“还行吧,还要多多仰仗东方族长了。”

    东方开阳虎目微敛,开玩笑一般的拍拍他的肩膀,“封凌没有帮你吗?”

    萧绝顿时黑了脸,“那个重色的混蛋,娶了妻之后还会顾到谁啊?”

    自从封凌娶了容绒之后,就几乎不管他了。他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不顺极了,当了天圣军副统领,却一直没能让天圣军对他服气,他只能想办法来求助东方家,想起这个他就来气。

    容绒听到萧绝的埋怨,冷笑一声,眼里掠过鄙夷。封凌帮他,也没见到有半点感谢,封凌凭什么还要帮他?看在血脉的情分上,没有报复他就不错了。

    “副统领并不需要人帮助,我相信他自己可以解决的。”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一身青色锦袍,玉树临风,器宇轩昂,一脸淡然的来到东方开阳面前。

    这个人很年轻,比东方易大不了几岁,但是容绒却感觉到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东方开阳见到他,立刻迎了上去,“原来是司徒贤侄啊,你爹父亲还在铁山城镇守边关,没想到你会代他来。”

    那青年微微笑道:“公主与东方公子的婚礼,家父不能来,我替他来恭贺,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