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45章诡异的紫光
    “到底是怎么回事?”风长老和火长老阴沉的脸色几乎能滴出墨汁来,冷冷的看着林长老。他们宗主可是封王级强者,天底下能够对付他的人屈指可数,结果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暗杀了。

    要不是他们竭力救治,九里明现在已经死了!

    一宗之主在宗门之内险些被人杀死,这不止是奇耻大辱,这是对整个药宗的宣战!

    林长老低垂的眸子,语气十分悲愤的说道:“圣果丢失,我去向宗主禀报,结果一进门就看到宗主倒在血泊里,胸口插着这支匕首。我当时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你们就来了。”

    “圣果被盗,宗主被刺杀,是我药宗近些年来太过低调,已经不被人当成一回事了吗?”火长老愤怒的一拳击出,砸在墙上,寝宫剧烈的一震。

    风长老眼里闪过冷光,“会是一个人做的吗?”

    “偷盗圣果再立刻刺杀宗主,恐怕来不及,对方应该派了不少人。不过,刺客是怎么伤到宗主的?能伤到宗主,来人莫不是也是封王级强者?”山长老检查着九里明的伤势,眉头紧锁。

    风长老眸光闪动,微微摇头,“不,宗主身上有两处伤口,依我看,应该是有人先从身后偷袭了宗主,宗主对此人毫无防备,被偷袭成功,中了绝灵散的毒,而后才被重伤。”

    林长老心中一紧,似有似无的紫光藏在眼底,立刻赞同道:“风长老说的有道理,凶兽应该是与宗主十分亲近之人,宗主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偷袭。他缠住宗主,好让另一人偷盗圣果。”

    “所以你认为他们会是同伙?”风长老沉思道。

    “不错,除了我们之外,宗主最信任的恐怕就只是他的弟子,凤族的容绒公主吧?”林长老低沉的道。

    其他三位长老面面相觑,山长老不解,“你怎么会怀疑容绒?”

    “因为封凌。”林长老嘴边掠过尖刻的笑意,“封凌之前可是偷听到了圣果的下落,听说他身上一直有伤,需要圣果疗伤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容绒既然能嫁给他,自然是早就被他蛊惑了,为了他伤了宗主也不是不可能!”

    “你的说法倒也不无可能,本来我更怀疑萧玉衡和东方世家,不过宗主对他们心有防备,他们不可能伤到宗主,封凌和容绒……”山长老哀叹一声,“我们要怎么证明呢?”

    “这还需要什么证明吗?”火长老暴躁的冷哼一声,“带上记忆宝镜,去封府直接找封凌对峙,自然一切都火真相大白!”

    风长老和山长老对视一眼,风长老眉头皱的更紧了,“探查封凌的记忆,他会愿意吗?”

    “目前只有这个方法,他不愿意也必须愿意!一个小小的罪族之后,还由得他反抗?”火长老霸气凛然,一脸的不屑,宗主被刺让他无比的暴躁,他现在只想赶紧将刺客揪出来。

    林长老眼中诡异的紫光里闪过一抹冷意,“火长老说的是,宗主被刺,我们药宗也该表现出一些气势了。”

    ……

    封府,封凌靠在窗边看着手上的书卷,他的目光落在书页上,却半天没有翻动一页。

    自从容绒拿下了丹楼改建成容府之后,不是在容府安顿人马,组织情报,就是回楼外楼修炼,已经好多天没有回封府了。

    封凌不免有些落寞,算起来他和容绒成亲才不到四个月,而且四个月里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多,他有点后悔安排容绒和众人一起修炼了。

    “公子?公子?”云危看着封凌发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喊着他。

    封凌回过神来,冷眼瞥过他,“什么事?”

    “你的书拿反了。”

    封凌:“……”

    他将书卷往旁边一丢,俊美的眸子看向窗外的夜空中那一轮在云朵中若隐若现的皎月。

    云危夸张的叹口气,“公子啊,你要是想夫人了,就去找人家啊,难不成要夫人自己回来找你吗?太傲娇可是会让媳妇生气的。”

    凌漠然开口,“她有自己的事要做,修炼是必须的。”

    “是,修炼修炼。夫人需要修炼,但是用不着那么拼命吧?看着夫人那么辛苦,你就不心疼?就算夫人实力不高,不是还有你在吗?要是她自己能干掉所有人,还要你做什么?”云危很是无语的说道。

    凌墨色的眸子掀起一阵波澜。

    要他做什么?其实容绒没有他,也许活的更好。因为跟了她,容绒才会这样辛苦修炼,努力的提升自己。

    他没有阻止,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他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容绒身边,可容绒跟了他危险却是无处不在,他再心疼也只能让她修炼下去。

    云危看着封凌淡漠的眼神,试探的说道:“其实吧,你可以找一些厉害的法宝保护夫人的。”

    封凌眼底一道寒光一闪而逝,如刀锋划过水面,只是一瞬,便隐藏的无影无踪,“你指的是什么?”

    云危摊手,“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是有很多防御性的法宝可以在危急时刻救人一命吗?你要是担心容绒,不如……”

    他话还没说完,府门碰的一声被人给踹开了,紧接着就是子虚愤怒的斥责,“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闯进我们府里?”

    云危嘴角直抽,“又来了,怎么总是有这么多人来踹我们的府门啊?”

    “因为觉得我好欺负。”封凌淡淡说道,起身走了出去。

    府邸已经彻底被人包围,三人带着十来名弟子大摇大摆的走进府中

    封凌带着云危来到大院,立刻就被药宗的弟子包围。

    他冰冷目光扫过他们,看向领头的三人,正是林长老、火长老和山长老。风长老医术最好,留下照顾九里明,没有前来。

    “三位长老深夜闯我封府,有何贵干?”封凌不冷不热的开口,淡漠的语气似乎没有情绪,却透着一股令人心底发寒的凉意。

    三个长老都忍不住脸色微变,火长老怒道:“封凌,你还敢装模作样!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封凌抬眼,冰冷的眸光射向他,“哦,我做了什么,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