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8章你不配拥有她
    皇宫,萧绝带着封凌来到天圣殿前,冷冷的道:“在这等着,我进去禀报,什么时候圣皇陛下想见你了自会传唤你。”

    封凌没有回答,抬起头望向天圣殿巨大的鎏金匾额,目光漠然。

    萧绝丢下他走进殿中禀报,却迟迟没有出来。

    凌沉默的站在大殿前的台阶下,一站就是半天时间,阴冷的寒风扫过他没有血色的面容,让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仿佛弱不禁风的枯叶,随时摇摇欲坠。

    可他的身姿却依旧挺拔,孤傲的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封凌?”萧玉枫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里的恶意几乎要冲出来。

    封凌看过去,萧玉枫神色阴沉的朝他走来,一双狭长的凤眸里有着愤恨的杀意,东方开阳冷冷的跟在后面,同样杀气凛然。

    “大皇子,有何见教?”封凌打量着萧玉枫,心里有些诧异。

    萧玉枫身上的气息变得非常的恐怖,那是天境强者才有的气息,不过才一段时间不见,萧玉枫居然已经突破天境了。

    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天境,可以说是天才中的天才。

    可是封凌隐隐感觉到萧玉枫的气息非常不稳,他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灵力和气息,他的突破恐怕不是按部就班的修炼上去的。这段时间他都没有出现在人前,可能是闭关做了些什么。

    萧玉枫恼怒的皱眉,封凌的回应太过平淡,平淡的像是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简直像在嘲讽他。

    他冲过去一把揪住封凌的衣领,“你觉得我想做什么?你杀了我妹妹,我是不是该杀了你,为她报仇?”

    “萧玉衡该死。”封凌认了下来。

    萧玉衡不是他杀的,是在容绒下令之后死于乱军之中,但他愿意让萧玉枫将这笔账算在他的头上。

    萧玉枫勃然大怒,扬起桃花扇,“你找死!”

    东方开阳见势不妙,慌忙上前阻止,“殿下,这里是天圣殿前,陛下待会可能要召见他……”

    封凌能一口气灭掉二十个天境,当然也能轻易干掉萧玉枫。萧玉枫是他带来天圣殿的,要是让他伤在了封凌手上,他可是会有麻烦的。

    “那又怎么样?他杀了我妹妹,我为玉衡报仇有什么不对?我才不信父皇会因为他惩罚我。”萧玉枫甩开东方开阳,手里的桃花扇雷光四射,气焰滔天,暴戾的气息狠狠的轰在封凌身上。

    封凌瞬间被震飞百丈之外,披风撕裂,衣衫破碎,鲜血喷洒的遍地都是。

    东方开阳震惊的看向萧玉枫的手,“殿下,你这实力增长了不少啊!才入天境就这么厉害?”

    萧玉枫自己也是一愣,虽然封凌有伤在身,但这一掌打出去竟然差点将封凌打死,这威力也太大了一点。

    “不对,他根本没有抵抗。”萧玉枫走过去,一把揪起封凌,摸向他的脉搏,“你是不是没有灵力了?”

    封凌咳着血,没有回答。

    萧玉枫冷笑,将他摔在地上,“原来如此,你已经是个废人了。容绒还不知道你已经废了吧?你没有告诉她对不对?你怕她知道了会失望,她因为你与我父皇为敌,你却如此无能,没办法保护她。”

    他展开桃花扇,冷冷的盯着封凌,一瞬间杀气四溢,“你不配再拥有她,你该死!”

    他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击,带着雷光的桃花扇如锋利的刀锋,刺在封凌身上。

    “住手,你在做什么?”萧天权感觉到殿外的震动,走了出来,看到昏死过去的封凌,微微皱眉。

    “父皇。”萧玉枫收手,愤愤道,“儿臣要为玉衡报仇。”

    “本皇还有事情要问他,你不用这么着急出手。”

    萧玉枫不甘,“可是父皇,玉衡死了,东方世家也被他毁掉了,你为什么还要容忍他?”

    萧天权看着他,淡淡道,“你杀不了他。”

    萧玉枫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既然他昏过去了,来人,先将他带下去。”萧天权挥挥手,转身回到殿中。

    ……

    皇宫之外,容绒和子参、子虚偷偷摸摸的来到了皇宫的宫墙下,像做贼似的找到了等在宫门前的云危,将他拉到了角落。

    云危被他们吓了一跳,“夫人?你们怎么来了?”

    “我来这里有什么不对吗?我才出门不到两个时辰,你们就把封凌给弄丢了,你们以前都是这样照顾他的吗?他还受伤在,万一进了皇宫伤上加伤怎么办?”容绒气急败坏的瞪眼。

    云危抽抽嘴角,老实的低下头,“是公子自己要来的……”

    “他要来,你们不会拦住他吗?三个天境强者拦不住一个伤者?”容绒几乎想要咆哮,“他为什么会答应去皇宫见萧天权?”

    “大概是为了不再起冲突吧,要是让萧绝带着天圣军闯进容府中……”子参的话没说完,但是容绒明白他的意思。

    才刚刚灭掉了东方世家,要在再起冲突,萧天权未必不能用这个借口直接攻击容府,到时候容府里一切就都要毁了。

    容绒叹口气,也知道不该怪云危三人了,只是想到封凌带着重伤的身体去了皇宫那种龙潭虎穴的地方,她就担心,就忍不住暴躁。

    “凌进去之前有留下什么话吗?”她问云危。

    云危摇头。

    “那他有说什么时候会出来吗?”

    云危还是摇头。

    容绒险些翻白眼,“那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有找到什么偷入皇宫的办法吗?”

    云危三人睁大了眼睛,“夫人,你不要开玩笑了,皇宫的戒备这么森严,怎么可能偷偷溜进去?”

    皇宫外围的防护禁制都是天下顶级的禁制大师布置的,三百年来层层加固,想要破解几乎没有可能,唯一的弱点就只有后山的天武之林。

    可是想从天武之林的另一端走到皇宫的后山,其中的艰险恐怕封王级强者都会闻之色变,就算真的能做到,也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容绒扫了一眼远处的天圣军,“也不是不可能,我们不能进去,有人能进去。既然不能偷偷的溜进去,那就混进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