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9章大哭
    萧绝进天圣殿禀报了圣皇之后,圣皇并没有召见封凌,而是让封凌在外面等着,倒是和他讨论起了天圣军的事情,而后还赏赐了他不少东西,才让他离开。

    萧绝拿着萧天权赏赐的灵药,十分的得意,这说明圣皇对他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满意。

    “封凌,你老老实实的听话,像这次一样帮我完成任务不就好了。”萧绝把玩着手里的药瓶,慢悠悠的走出皇宫。

    皇宫外的广场上一片漆黑,他刚走出没多久,迎面被打了一棍子,顿时头晕目眩,没等他反抗,又是一股力量轰在他的身上,让他瞬间昏死了过去。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被绑在一个昏暗的小屋里。

    结实的灵器绳索绑住了他的双手双脚,容绒和云危三人站在他的面前冷冷的俯视着他,冰冷的目光像是在看一条待宰的死鱼一般。

    萧绝咽了一口吐沫,“你们做什么?绑架我?”

    “不是绑架,是准备干掉你,你看不出来吗?”容绒眯起眼,拔出一柄匕首在他的脖子边划来划去。

    萧绝硬着头皮,假装很有底气的威胁:“我是天圣军统领,你敢动我,陛下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我连萧玉衡都干掉了,还差一个天圣军统领吗?等你死了我再去和萧天权交代。”容绒不以为然,举起刀就要砍下去。

    萧绝终于变了脸色,“不要!我是封凌的族弟,你不能杀我!”

    云危三人气的真想砍死他,他还好意思说他是公子的族弟?怎么会有人脸皮厚成这样?!

    容绒脸色阴冷,“你姓萧,不姓封,怎么会是封凌的族弟呢?封凌不会伤害你,不代表我不会伤害你!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就想找个人砍几下!”

    “别!”萧绝吓得牙齿开始打颤,“封凌不会让你杀我的。”

    “可是封凌不在这,他让你带进皇宫去了。”

    “我能把他带出来!”萧绝脱口而出,诚惶诚恐的看向云危三人,“你们要相信我,放我离开,我能进皇宫将他带出来。”

    容绒挑眉,“你知道他在哪里?”

    “知道,他被关在天牢旁边的一个封闭的小院里,就在皇宫的西北角。”

    容绒默默的点点头,神识轰入萧绝的灵魂,读取他的记忆。她才不会傻到让萧绝去带封凌出来,要去,也只能她自己去。

    萧绝疼的惨叫,像死鱼一样挣扎了一会就昏了过去。

    云危上前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活着。夫人,你对他做了什么啊?”

    “没啥,看他不顺眼,弄晕了他。”

    云危:“……”他当然知道萧绝被弄晕了,他是想知道萧绝是怎么晕的。

    容绒当然不能说实话,告诉他们她读取了萧绝的记忆。她是兔族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除了封凌和她老爹,连凤族人都没说呢。

    她从萧绝身上的秘密储物空间里翻出了一块令牌,让云危等人看好萧绝,自己幻化成萧绝的模样,进了皇宫。

    “哎,萧副统领,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门口的侍卫奇怪的问道。

    “有东西忘在宫里了,去拿一下,马上就出来。”容绒不冷不热的解释。

    守门的侍卫立刻躬身道:“请副统领出示你的令牌。”

    容绒甩手丢出令牌,几人看过之后,将令牌还给容绒,“副统领请进吧。今夜阴风阵阵,统领可要早些回去。”

    容绒淡然一笑,“明明是月黑风高,有些人要小心血光之灾才是。”

    这是门卫试探的口令,容绒对上了这句口令,才能真正的进皇宫。果然,门卫听到容绒的这句话,才打开了宫门,让容绒进去。

    容绒收起令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皇宫,按照萧绝记忆里的路线,快速的找到那个封闭的小院。

    小院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偏僻的不毛之地,比起冷宫那边还要阴冷。因为就在天牢旁边,这里还被当做了抛尸地,容绒走过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白骨,很难想像华丽的皇宫还有这么一片地方。

    小院附近守着的是天圣军,见到是萧绝副统领,自然没有阻拦,轻易就放容绒进去了。

    容绒走进小院中的阁楼里,就看到封凌躺在床榻上咳着血,雪白的里衣沾染着斑驳的血迹,星星点点的红色格外刺目。

    封凌抬眼看到他,“萧绝,有事吗?是萧天权让你来的?”

    容绒撇撇嘴,眼睛一下就红了,“你怎么又受伤了?好不容易才养好的身体又垮了。”

    封凌没有温度的黑眸顿时柔和下来,“容绒,你怎么来了?”

    容绒褪掉伪装,一把抱住他,“我来救你的,你干嘛要跟萧绝来皇宫?看,又把自己弄伤了,让我看看。”

    “我没事,皮外伤而已。”封凌安抚着拍拍容绒的背。容绒却逮住他的手腕,忽然呆滞的望着他,“你的灵力怎么没有了?我怎么找不到你的灵湖?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容绒……”

    “他废了你的灵力!怎么可以这样?哇——”容绒伤心的抱住封凌,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稀里哗啦的。

    封凌:“……”

    他想要解释并不是萧天权做的,他死过一次之后,身体重塑的时候灵湖就已经消失了。他的灵力并不是被废除,只是需要重新修炼。

    但没等他开口,容绒忽然停下来了,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亮晶晶泪珠。

    “没关系,我可以治好你。我有神灵万象果,我可以治好你,你现在跟我回去,我炼药给你疗伤。”容绒抱着他的腰,想将他扶起来,“你现在可以走吗?”

    “恐怕走不了。”封凌惨淡的一笑,长臂一伸,将容绒揽进怀里,“既然已经来了,我不能现在离开。药宗与东方府的事情不了结,萧天权是不会放我离开的。”

    容绒黯然的趴在封凌的肩头,“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动东方世家了。”

    “不,东方世家迟早要动,这次的机会你把握的很好,萧天权很快就没有功夫管我了。”

    容绒不解的眨眼,“没功夫管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发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