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69章提升
    容绒对金鬼的挑战一点也不奇怪,她的境界不如金鬼,金鬼自然不会服她。

    实际上学院的大多是弟子修炼八年都已经是地境巅峰的境界了,只有少数垫底的人才是地境大成。在金鬼看来她应该也只是个垫底的存在。

    不过容绒惊讶的是金鬼居然没有当场就要挑战她,而是愿意等上七天。

    “那是因为学院不希望山洞频繁的易主,所以每次山洞的主人变动之后,至少要等七天才能挑战。”司有琴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奇怪他怎么会愿意等呢。”容绒悠然的整理着七号山洞的东西。

    这个山洞宛若巨大的豪宅,有好几个厅堂,灵力浓郁的能将灵境给撑死!

    司有琴瞧着容绒悠闲的模样,焦急的皱眉,“你怎么一点不着急啊?金鬼可是要和你不死不休啊,他肯定会向长老们提出生死战,如果长老们同意了,你就没救了。”

    容绒歪着脑袋,“他想生死战,我有什么办法?”

    “你赶紧去找长老,让他们别答应啊!”

    “你也觉得我是走后门进来的?”

    司有琴讪讪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和金鬼比试,你没有胜算的。他是金牛族的下任族长,修炼金刚之气,连天境都很难打破他的防御。你知道单钧吧?他修炼虎族的金精之力,连金鬼的皮都没有伤到。”

    容绒嘴角一抽,“这么厉害,连金精之力都伤不到他?”

    “是啊,所以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容绒点头,然后就去了传承塔。

    最好的办法当然不是去找长老,而是赶紧修炼到地境巅峰,七天之后,将金鬼拍死在擂台上。

    她换回了梦寐以求的魂力化形,仔仔细细的研读了一整夜,却发现很多地方很难理解,别说修炼了,她根本就看不懂。

    她只能将魂力化形先放下,去找花长老索要灵泉的奖励。

    花长老带着她前往灵泉,“妖帝大人让我照顾你,对于和金鬼的比试,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啊。”容绒笑眯眯的说。

    花长老摸摸胡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是奉命照顾容绒没错,但是他很不喜欢容绒这样惹了事之后却不承担的人。妖帝看中这样的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知道了,我会帮忙取消你和金鬼的生死战。”

    “为什么要取消?”容绒眨眨眼。

    花长老一愣,“你刚不说要我帮忙吗?”

    “花长老应该是修炼了入门之法,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入梦,在我泡灵泉的时候帮助我突破境界。”容绒看向不远处的灵泉。

    这是寒冰灵泉最精华的部分凝结出来的池水,小小的一潭,冒着淡淡的白烟,距离老远就能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寒意。

    花长老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点头应下来。

    容绒准备了一下,服下了来这里之前炼制的一枚破阶丹,才走入灵泉。

    泉水冰冷刺骨,一进去容绒就感觉自己要被冻住了一般,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但伴随寒意而来的灵力也如洪流一般源源不断的流入容绒的灵湖中,甚至不需要她主动吸收,灵力就主动流入她的灵湖中。

    容绒立刻专心引导灵力,敞开灵湖疯狂的吸收。

    她不久之前才突破地境大成,这么短的时间里又想再次突破其实并不稳固,但是有如此庞大的灵力做后盾,容绒完全不需要强行突破,她只需要吸收足够的灵力顺势突破就好。

    花长老坐在一旁,开始施展入门之法,将容绒送入睡梦之中。

    容绒在梦中清晰的感受到灵力流遍她全身的经络,注入她的灵湖,她身体好像在慢慢长大,如同一个婴儿慢慢壮大,渐渐的成为一个巨人!

    她的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之前研读过的魂力化形,那一字一句将好像刻在她的脑海里一样,清清楚楚,渐渐幻化出模糊的过程,那动作过程越来越清晰,好像有一个灵魂小人在调皮的给她演示。

    她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练习,将所有的一切都抛之脑后,只盯着眼前铭刻的字迹。

    花长老默默的呢喃着,忽然感觉到一股虚无的力量从容绒身上释放出来,这股力量强大的让人心悸,仿佛不存在,又仿佛无形的刀子,一旦感受到就会被切割成碎片!

    “难道要突破了?不像啊。”花长老奇怪的盯着容绒,实在看不透容绒的修炼之法,只得闭上眼睛,继续维持着容绒的梦境。

    容绒在灵泉中一泡就是好几天,在她修炼的这几天,封凌也在提升,只不过他仅仅到达聚灵九段。

    “其实你要是按下心来,很快就能突破灵境,凝结灵湖了。有了灵湖,封印的灵力就可以释放出来,让你恢复。”容帝淡淡的说道。

    封凌看着手里的玉简,“我知道,不过要等一等,现在没功夫。”

    “越云横那边出事了?”

    “萧天权派人去平叛了。”

    容帝淡然喝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派了谁去?”

    封凌沉默了一会,道:“司徒恒。”

    容帝差点被茶水呛到,“老子不行派儿子去?萧天权是怎么想的?”

    “司徒恒会帮着司徒辛整理乱局,将所有的一切推到越云横身上,就算原本越云横没有错,司徒恒去了之后,也会变成有错。”封凌沉声道。

    “自然是这样。真实的情况萧天权绝对不会让天下人知道。”容帝放下茶杯淡笑着,笑容里透着一丝讽刺。

    事实就是司徒辛做事太狠,不留余地。他拖了后腿,害的越云横打了败仗,还把罪责怪到越云横的头上,要求越云横将兵权交出来。

    越云横自然不肯,司徒辛就以打了败仗的罪名将越云横下狱,还派人去抓了他的家眷,杀了他的副将,越云横不想反也反了,带着越家军直接杀出了铁山城。

    司徒辛大概一开始就是想要逼反越云横,收回越家军,但是他没有想到触及越云横的底线之后越云横的反击会那么惨烈。

    他能逼反越云横,却没法善后,才造成了现在这幅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