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72章后山的修炼场
    封凌四天时间将就萧天权的平叛计划搅得一塌糊涂,容绒四天之后也从灵泉里醒过来了。

    灵泉里大量的寒冰灵力涌入容绒体内,像个漏斗一般,漏入了容绒的身体。但是到最后却越来越弱,越来越少。花长老看的心惊胆战,难以想象灵泉的灵力居然会有减弱的一天。

    灵泉的灵力有多么庞大,他很清楚,足够一个天境完全恢复两三次,可是那是天境啊,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还只是地境大成的女孩能将灵泉的灵力给吸收光了!

    容绒吸收了过多的灵力,借着破阶丹的药效突破成了地境巅峰,灵湖再次扩展,直接达到了五千五百里。

    她感觉自己就像梦里的巨人被灵力撑着了,撑到极点便突破了那个屏障,听起来似乎十分简单,但是容绒知道做起来有多难。

    如果她没有入梦,绝对不可能在四天之内一口气吸收如此多了灵力,而后成功突破。

    “多谢花长老。这次我能突破都要感谢您的入梦之法。在梦里修炼的效率要高很多。”容绒诚恳的向花长老道谢。

    花长老摆摆手,“不用,你如果没本事,我再怎么帮你都没有用。至于你说梦里修炼的效率,这其实不过是灵魂的修炼罢了。”

    “灵魂修炼!”容绒吃了一惊,“花长老你精通灵魂之法?”

    “不,我只是通了些许皮毛而已,将灵魂修炼的比较强大,自从兔族灭绝了之后,就没有人能真正的修炼灵魂了。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传承塔看看那些基础的魂修之法。”花长老笑道。

    基础的灵魂修炼,容绒表示她还真的没有看过,貌似她因为眼界太高,错过了些什么。

    不过她现在是没功夫去看了,距离和金鬼的比试只剩下三天了,只是提升了境界还不行,她的神通也要跟上才是。

    她回到了灵力山洞,借着山洞里的灵力再次巩固了一下修为,而后打开了封凌送给她的长盒子。

    这个盒子她一直没时间看,她猜里面应该是一件兵器。

    她的紫心剑早就断了,龙吟神火炉也在前段时间破损,她手上一件可以拿得出手的兵器都没有。封凌肯定会给她准备一件兵器。

    打开之后,里面果然放着等级十分高的灵器,不过不止一件,而是十六件,一整套的匕首。

    匕首是以天雷钢打造而成的,闪着淡淡的雷光,小巧玲珑,锋利无比。每一柄都达到了天阶上品的品质,十六支加起来,堪比半宝器!

    容绒赞叹的拿起一柄,匕首触手冰凉,令人感到一股发自心底的寒意。匕首的锋刃上,靠近手柄的地方刻着一个小小的绒字,另一面则刻了一个凌字。

    容绒抚摸着这两个字,傻傻的笑了起来,明明摸着那么冰凉,她心里却暖暖的。

    这十六柄匕首不止可以拿来做兵器,以魂丝牵引,当做飞刀一样使用威力会更大,以剑阵的方式来使用的话就更好了。

    容绒抱着匕首,爱不释手,有了这样的兵器,她和金鬼的比试她就更有信心了。

    当然,要是能把魂力化形给修炼完成就好了。

    容绒回想起在梦里修炼的魂力化形,好像已经掌握住了精髓,却又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

    她尝试化形一次,可魂力刚刚凝聚,还未发出,整个灵力山洞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灵力像漏出来了一样蜂拥而至,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砸得头晕眼花。

    她刚化形的魂力又消散开来。

    容绒捂着剧痛的脑袋,又试了一次,这次更惨,整个山洞都像地震了一样,剧烈的晃动,甚至还影响到了旁边的洞穴。

    木清和明幽都诧异的冒出头来,想瞧瞧她在干什么。

    容绒瘫倒在地上,貌似不行啊,灵力山洞里似乎有用保护禁制,免得威力太大的神通将山洞给摧毁了,她一尝试就会被压制。

    “容绒,容绒你在吗?刚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叶长老出现在了山洞外,奇怪的喊道。

    容绒赶紧站起来,笑着迎上去,“没什么,就是练习练习……”

    “哦——”叶长老点头,“你不应该在山洞里练习,去学院的修炼场不就好。”

    “学院有神通的修炼场吗?”容绒问道。

    “有专门的的习武场,修炼神通、修炼功法、修炼体魄、修炼灵力,学院里都有,不过你哟啊想尽快提升实力,我建议你去后山的修炼场。”

    “后山?后山不是野外山林吗?”

    “正是因为是野外,才能提升实力啊。后山修炼场里,各种机遇遍地,但是每种机遇都有一只凶兽守着,只要你能打败凶兽,就可以拿走。你要知道,那里就连炼制起死回魂丹的复活草都有。”叶长老笑眯眯的说。

    容绒吃了一惊,复活草啊!能炼制圣药的复活草,稀罕程度估计也就比神灵万象果差那么一点。

    她老爹一共也就炼制过两颗起死回魂丹,一颗已经被她吃了,另一颗估计是留给她娘亲的。再想炼制就没有了,因为复活草很难找。

    后山修炼场,确实是一个好去处,距离比试只有三天了,想再有什么巨大的提升估计有点难,不如找几只凶兽感觉一下地境巅峰的战斗。

    容绒说走就走,毫不迟疑,送走叶长老之后立刻就出发。

    叶长老站在传承之地的阁楼上,望向后山的方向,微微眯眼,和蔼的笑意里闪过一抹阴森森的危险。

    “你这么坑她,就不怕容帝知道了找你算账吗?”深沉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一个脸上留着疤痕的男子走了过来。

    叶长老回头看了他一眼,“是她自己要去的,我又没有逼她,她出了事,怎么能怪到我的身上?我只是尽责的告诉她,学院有很好的修炼之地,有什么不对吗?”

    男人沙哑的一笑,“说的对,不需要你动手,那里自然有人会对付她。容帝应该没有想到,你已经变了。”

    “人都会变的,容帝已经不是妖帝了,我为什么还要听他的命令?你能给我的更多,不是吗?”叶长老笑眯眯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