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75章弑神之矛
    受了伤的天妖虎已然将容绒当做了死敌,不杀她不会罢休。

    漆黑的妖气蔓延开来,笼罩在容绒身上。

    容绒觉得浑身冰冷,那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气息。

    看着天妖虎的血盆大口逼了过来,容绒的心如坠冰窖,难道今天会死在这里吗?不行,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她老爹将她送来这里可不是想让她送死的,不过就是天境,她的魂力威力不够,她就累加,两百道不够,就五百道,五百道不够就一千道!

    反正她的魂力现在非常富裕,淬炼过的灵力更加精纯,能转化出更多的魂力,如今她的灵湖能够化出八千道魂力。

    她看着眼前鲜红如血的颜色,魂海中的所有的魂力开始疯狂的凝聚。

    一柄带着恐怖气息的长矛开始渐渐成型,魂力化形最低级的形态,弑神之矛!

    看不见的魂力长矛从魂海中缓缓冲出,刚刚离体,又开始像以前一样溃散。

    容绒死死咬着牙关,继续凝聚魂力,溃散开来的长矛不断的被魂力凝实,又不断的溃散。

    容绒不顾一切将所有的魂力凝聚在弑神之矛之上,两千道,三千道,四千道……

    弑神之矛的溃散终于有了停止的迹象,容绒八千道魂力被抽取一空,离体而出的弑神之矛逸散着大量的魂力,轰向天妖虎的眉心。

    距离容绒近在咫尺的天妖虎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巨大的身体像喝醉酒了一般踉踉跄跄的摇晃了几下,脚步蹒跚的摔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容绒面无血色的爬了起来,望着死掉的天妖虎,对弑神之矛的攻击力着实震惊了一把。

    魂力化形竟然如此恐怖,直接干掉了一只天境大成的凶兽。

    不过八千道魂力还不够彻底的凝聚出弑神之矛,能有这样的威力也是应该的吧。

    难怪之前总是凝聚失败,因为根本就没有凝聚成型,自然会溃散。想要真正的凝聚出弑神之矛,大概要万道魂力才够。

    容绒站起身,九凤珠已经开始运转,为她补充大量的生机疗伤,同时九凤珠里的灵脉也毫不吝啬的将大量的灵力输送给容绒。

    回灵,疗伤,一气呵成,不到一会功夫,容绒的脸色就好多了。

    容绒感叹,九凤珠绝对是个逆天的宝贝啊,就算是射神弩这样的半神器也比不上,它该不会是个真正的神器吧?

    黑雕和金古杉望着远处死掉了天妖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明明容绒马上就要死了,结果一眨眼,天妖虎死了!这不是在逗他们吧?

    金古杉莫名惊恐,“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做到的!那可是天妖虎,天境大成的天妖虎!”

    黑雕脸色阴沉,“你嚷嚷什么?说不定,凤族有给她什么防身法宝。”

    “防身法宝?倒是有可能。希望这法宝是一次性的,不然在擂台上……”

    “擂台上不会允许她用这样的法宝。”黑雕阴森森的盯着容绒,“再说了,我们干嘛要等擂台,现在动手杀她也来得及。她应该伤的很重才对。”

    金古杉愣了一下,“我们直接动手,是违反学院规定的吧?”

    “你怕了?你以为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没有违反吗?”黑雕咧着嘴,盯着金古杉,“木清小姐能让叶长老将她引过来,你还担心什么?”

    金古杉面色冷硬下来,看向容绒所在的方向,却发现容绒不见了。

    “人呢?”

    “在找我吗?”容绒冰冷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声音直冒寒气。

    两人顿时脸色大变,立刻寻着声音找寻容绒的身影,却没有看到人影,只有无数幽冥之水激射而来。黑雕惨叫一声,浑身被洞穿几十个小洞,凄惨无比。

    金古杉迅速动用金刚之气挡下大半的幽冥之水,却也伤的不轻,咳着血立刻逃命而去。

    容绒现出身形,脸色发白的站在黑雕面前,没去追金古杉。

    “你怎么会没受伤?”黑雕不敢相信,和天妖虎濒死搏斗之后,容绒竟然还有力气来偷袭他们,而且只是一个照面就将他重伤,让他连本源之力都来不及动用,无法逃命。

    “我受伤了,伤得很重。但干掉你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刚才看到了,就是你害我。”容绒拔出一柄匕首,架在黑雕的脖子上,眸子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却蒙着一层冰霜。

    黑雕脸色剧变,“我也是听命行事的。是木清,是她让我来的!”

    “她让你来,你就来,她是你娘吗?”容绒眨眨冰冷的眸子,扬起匕首,“你刚才还想亲自动手杀我呢。”

    “不!不是的,我只是随便说说。残害同门在学院是大罪,会被赐死的!”黑雕惊慌的大叫。

    “你是被凶兽吃掉的,关我什么事?”容绒匕首划过,一道血箭喷出,黑雕瞬间气绝声望。

    容绒将他的尸体丢到了附近凶兽的巢穴里,疲惫的回到了山谷。

    “容绒,我听说你去了后山,你没事吧?”司有琴一直焦急的在容绒的住处前等着她,见到她慌忙过来扶住她。

    容绒眼睛有些暗淡无光,呆呆的看着她,“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能一个人去后山呢?你随便走走都可能触动凶兽,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就算要去,你也找个团队!”司有琴上下打量着她,“幸好你平安回来了。”

    “没人告诉过我。”容绒走进自己的山洞中,直接扑倒在床上。

    黑雕和金古杉最后一句话她听到了,叶长老恐怕已经不能信任了。只是,就算叶长老背弃了她,大不了不照顾她就是了,为什么要对付她?

    她不过就是一个新来的弟子而已。是因为妖帝,还是因为她老爹?

    她和妖帝的关系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但她确确实实是老爹送来的,所以叶长老对付她应该是因为她老爹。

    但是容绒还是想不明白,难不成她老爹在学院里留下自己的派系了吗?否则叶长老为什么会帮着木清除掉她?

    容绒觉得头疼,妖族学院这潭水好深啊。封凌又没有和她说清楚,只说了两个人照顾她,其中一个还已经背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