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77章生死擂台
    容绒和金鬼生死战的日子转眼就到了,学院的传承之地升起了一座巨大的擂台,擂台周围波动着一层能量巨大的结界,既是为了防止战斗的余波冲出来,也是防止里面的人逃出。

    既然是生死擂台,自然是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人才能走出来。

    不少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擂台边,等待着金鬼和容绒的到来。

    学院已经很久没有生死战了,这场生死战从七天之前就开始惹人议论,连中途黑雕横死的消息都没能让这场战斗的热度降低。

    “排名第七的金鬼和一个垫底新来的弟子比试,结果不是一目了然吗?真不知道那个新来的哪来的胆子答应比试。”

    “谁让她贪心的想要金鬼的山洞,既然敢要,那就只能应战。”

    “虽然结果没什么好看的,但我还是想看看金鬼出手,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

    “也就是金鬼出手有点看头了,看他虐菜也是不错的。”

    主角还没来,准备观战的众弟子已经兴致勃勃的议论起来了。毕竟像这样的生死战在学院里实在是太少了,好不容易来一次,自然让人激动。

    这时,远处几道人影飘然而来,冷冽的气势扬起一阵狂风,一种犹如泰山压顶的压迫感让众人窒息。

    “是叶长老,还有负责刑罚的李长老!”众人惊呼,不自觉的脸色发青。

    叶长老倒还好说,平时总是笑眯眯的,和蔼可亲。但是李长老负责学院刑罚,从头到尾板着个脸,八年来这些弟子就没有见他笑过。

    不笑也就算了,还十分的严苛,严苛到有些神经质的节奏,曾经有一个弟子出学院去卖药材,只是因为忘记带学院令牌,就被李长老狠狠抽了三十鞭子,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不过距离几百里的地方,不过两个时辰就回来了,忘记带令牌又怎么了?

    没想到这次的生死战连李长老都来了,看来真的是闹大了。

    李长老和叶长老来到擂台边的高台上,台下的众人顿时噤声,不敢再所说废话,生怕哪句惹怒了李长老,被抽鞭子。

    两位长老站定,另一道身影越过他们走向高台中央的座位上,淡然坐下。

    众人吃惊的望着那道伟岸的身影,那是一个带着半边面具的男子,露出的半脸虽然并不怎么好看,但是气势极其霸道,强大的气场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

    他云淡风轻的一挥手,两位长老才落座。

    众人长大了嘴巴,“是副院长!副院长居然亲自来了!”

    “我的天啊,副院长是为了金鬼来的吗?”

    “肯定是啊,难道是为那个新来的弟子吗?明摆着要死的人,为她来干嘛?”

    “金鬼居然能让副院长亲自来观战,学院高层很看好他啊,说不定会重点培养呢!”

    众人议论纷纷,看向紧跟着李长老他们来的金鬼。

    金鬼站在高台之下,闭目养神,十分有耐心的等着。

    两大长老,还有金鬼都到了,甚至连副院长都来了,容绒却还没来。

    众人腹诽的陪着一直等待,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容绒居然还没有现身。不少人已经忍不住想要骂娘了。

    “我说,她不会不敢来了吧?”居沫儿皱着眉头道。

    木清微微一笑,“说不定是怕了,所以逃了。找个人去将她找来吧。”

    明幽皱皱眉头,“我看不必吧,前天我看见她和花长老在一起,花长老不会让她避而不战的。”

    “那可说不准,花长老可是很偏心她的。你们没发觉吗?”木清耸耸肩。

    司有琴忍不住脱口而出,“才没有,她可能是修炼耽误了。”

    木清冷眼扫过去,“一个垫底的,这里那轮得到你说话?”

    司有琴脖子一缩,躲到一旁不敢说话了。

    就在众人已经等的不耐烦,想要请求李长老直接把人抓来的时候,容绒火急火燎的从人群中穿了过来。

    “让让,麻烦让一下。”容绒从炼药室出来,就立刻赶来了。她没想到服用两颗赤灵丹效果会如此好,将她的灵湖一口气扩展到了七千里。

    她只花了两天半的时间吸收灵力已经算很快了。

    司有琴慌忙迎上去,瞪了她一眼,“你怎么才来?掌管刑罚的李长老和副院长都来了,就等你一个人。”

    “副院长来了?”容绒吃了一惊,立刻往高台上望去,就看到那传闻中的副院长端坐在高台中央,带着半脸面具。

    “封王级强者,果然很有威严啊,他为什么戴面具?是脸上有伤吗?”容绒奇怪的问。

    从他露出来的半脸来看,显然不是太丑,也不是太好看,那他戴面具的理由就只有另外半边脸上有伤了。什么样的伤疤会连封王级强者都去除不了?

    司有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李长老看了容绒一眼,冷冷道,“既然人都来了,本座宣布,生死战正式开始,双方上擂台吧。”

    他一挥手,笼罩擂台的结界立刻敞开。

    容绒没有迟疑,走上了擂台。

    金鬼也睁开眼睛,朝擂台上走去。金古杉纠结的望着他,忽然拉住他,传音道:“少族长,你要小心,容绒在后山的时候,将那只天妖虎杀死了,她还杀了黑雕!”

    金鬼一愣,杀了天境天妖虎和黑雕?!

    一个初入地境巅峰的人能做到吗?该不会是使用了什么法宝吧?

    他冲着金古杉点点头,走上了擂台。

    擂台再次被结界笼罩,金鬼神色冰冷的看向容绒,“想不到你还挺厉害,这么快就冲击到了地境巅峰。”

    容绒耸耸肩,“金古杉和你说了什么吗?”

    金鬼冷哼一声,“那些都不重要,反正你今天一定会死!”

    他脚下一踏,像一头蛮牛一样冲向容绒,一上来就爆发出横冲直撞的恐怖力量,冲撞的冲击力仿佛将空气都撞出了音爆,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光,快得惊人。

    台下众人惊呼。

    “快看,是金鬼的神通,他的冲撞根本躲不掉。”

    “这么快就将金刚之气都爆发出来了,他该不会想一招就解决战斗吧?”

    “新来的不会一招就输了吧?那也太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