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3章火鸟族
    金鬼眼瞳猛然一缩,愤恨的怒火几乎要从胸腔里喷出来,“要废掉我?是她让你来的吗?”

    方汉然歪着脑袋,斜眼瞧着他,一脸我是为了你好的表情,“木清听说你的眼睛好了,就立刻让我来看望你,我去了山洞没找到你们,只好来这里找你们。其实吧,我觉得你既然已经废了,就不如死了好了,活着只会连累别人,连累族人。你要是死了,说不定木清还会给金牛族一些补偿。”

    “你!你闭嘴!”金古杉气的发抖,抓着金鬼的肩膀,“少族长,你不要听他胡说。你是族长唯一的儿子,你要是死了,族长会疯的!”

    “族长要是疯了,就换一个族长就是。”方汉然嘲笑的耸耸肩,示意身后的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难得遇见以前排名第七的天之骄子,大家还不动手。”

    几人立即上前,一个浑身青铜色的大块头举起一尊大鼎迎面砸来。

    金古杉慌忙护着金鬼后退,巨鼎落地,气浪翻腾,方圆千米的徒弟顿时凹陷下去,化作一个巨坑。

    金古杉和金鬼面无血色,堪堪退到巨坑的边缘。金鬼望着那大块头,心底掀起惊涛骇浪,这大块头名叫木铁石,在学院当中排在第九!

    他是木家人中的一个另类,不会医术,不擅本源之力,为人笨拙,也不怎么会说话,小时候被人欺负的很惨,但是他却另辟蹊径,练出强大的体格和力量,成为了木家年青一代中最强大的人之一。

    刚才金鬼还没注意到他,现在才发现出手的居然是木铁石。

    “古杉,你找机会离开,立刻去找长老。”金鬼低声对金古杉道。

    金古杉使劲摇头,“不行,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

    “你留下也没用,能走得掉就不错了。”金鬼猛得将他往旁边一推,冲着木铁石迎了上去。

    方汉然挑眉,居然自己找死,那就不用客气了,手中长枪凶狠的刺出。

    不能使用灵力的金鬼一个照面就被木铁石给砸倒在地,方汉然的长枪点在了他的身上。想要离开的金古杉也被另外几人团团围住,根本无法脱身。

    方汉然弯起嘴角,饶有兴致的俯视着金鬼,“以前我破不掉你的防御,不知道现在没有了金刚之气护体,你的防御还能不能挡住我的火焰枪。”

    “住手!”金古杉大吼,一双眼睛充斥着些许疯狂之色,不顾一切的朝他们冲过来。

    木铁石一步踏出,像一座大山一般挡在了他的面前。剧烈的碰撞之下,金古杉几乎没有抵抗之力,满身鲜血的摔在地上。

    方汉然看都没有看他,枪尖几乎刺穿金鬼的身体,萦绕在枪身的灵力冲向他的灵湖,要将他的灵湖震碎。

    金鬼咬牙切齿的盯着方汉然,清楚的感觉到灵湖碎裂的剧痛,浑身像是要被撕裂了一般,眼前一片花白,什么也看不清了。

    没有机会了吗?金鬼陷入黑暗之中,却好像在恍然间听到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

    “妈呀!有鬼啊!”

    “啊!我要被烧死了!”

    “这是什么?什么东西?我的头好疼!”

    “都给我闭嘴!不过是有人装神弄鬼而已,都给我安静……该死,这是什么鬼火!”

    方汉然大发雷霆,迅速的用灵力将渗入体内的火焰给压制下来,爆发的灵力排山倒海的扩散出去,如同巨浪一样层层扫过整片修炼之地。

    容绒的身影在灵力的波动中若隐若现,幽影天火鬼火一般飘荡在她身边,幽蓝阴森的色彩,令人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你。”方汉然有些狼狈的瞪着容绒,“这火焰是可以穿透空间的幽影天火?”

    容绒挑眉,“你刚才不是试过了吗?还想再试一次?”

    方汉然脸色难看了几分,假装不屑道:“不过就是一种先天火焰而已,还伤不了我。你打算为了这两个废物和我作对吗?”

    容绒身形一闪,来到金鬼身边,将一股生机注入他的体内,感觉到他的灵湖受伤了,很不高兴的看向方汉然,“我好不容易治好他的眼睛,你又伤了他,你要怎么赔我?”

    金鬼渐渐清醒过来,还没从迷茫中回过神,就听见容绒这句话,脸不自觉的黑了。

    方汉然冷笑,“这么说来,你是要为这两个废人出头了?你恐怕还没有这个本事!”

    他手中长枪腾起熊熊火焰,炙热的火海旋涡一般围绕在他周身,空气都在刹那间滚烫起来。

    金鬼轻声的提醒容绒:“他是方汉然,火鸟族的天才,目前排名十八,但他的实力绝不止十八名。”

    “火鸟族啊。”容绒眨眨眼,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忽然笑了,“火鸟哪里比得上凤凰?”

    方汉然气的七窍生烟,“凤凰又如何,我就让你看看,我火鸟族的火焰,比你凤族要强!”

    他一枪刺出,火焰枪闪电般的穿透空间,周边狂暴的火海在一瞬间化作流焰,缠绕在火焰枪的枪尖,焚山煮海的气息直逼而来,焚烧一切。

    容绒眸子一冷,杀之决轰出,穿过扑面而来的火海刺入方汉然的灵魂之中。

    方汉然忽然感到一种恐怖的力量降临在身上,摸不透,看不见,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该死!又来了,刚才就是这种感觉。

    众人就看到漫天的火海霎那间散开,容绒的火凤杀铺天盖地的杀来,方汉然却愣在原地。

    “奇怪,方少怎么不动了?”

    “该不是被吓到了吧?”

    “怎么可能被吓到?!”

    只听一声剧烈的碰撞声,火凤杀完完全全的击中方汉然,他踉跄的后退,被震退了足足百步,才停下来。

    “那是什么力量?”方汉然回过神来,不甘的盯着容绒。

    容绒笑着瞧着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已经通知花长老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和我打?”

    方汉然面色铁青,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捂着胸口,什么话也没说,带着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