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4章中毒
    方汉然等人走了以后,容绒赶紧将两人拖到一边,给他们疗伤。

    生机注入之后两人感觉好多了,气息微弱的向容绒道谢。

    容绒很无语的白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人干嘛要在外面等我,进去找我就是。这次是你们运气好,正好碰到我出来。”

    “你在闭关,不能打扰。”金鬼沉声说道。

    “好吧。还有力气吗?站起来,跟我回去吧。”容绒将他们两拉起来。

    金古杉奇怪的问,“你不是说通知了长老吗?长老为什么还没来?”

    “骗他们的。”刚才那么多人,不骗他们很难脱身啊,要是真的让他们把这两人废掉了,治疗起来可就麻烦了。

    金古杉无语了半晌,他不奇怪容绒骗人,他无语的是方汉然居然真的相信了。

    容绒将两人带回了自己的山洞,检查过他们的伤势之后,脸黑的能滴墨。

    本来两人都没什么事,金鬼没有灵力也不过是灵魂受创,只要治好灵魂上的伤,就能恢复。现在被方汉然这么一闹,两人都半废了。下次见到那个家伙,一定要把他打残了!

    金鬼看到她的脸色,也不失望,只是有些心灰意冷,“治不好了吗?”

    “治倒是能治得好,就是比较麻烦。”容绒琢磨着炼制哪种灵药比较好。

    他们的灵湖都只是有了伤痕,不是彻底破碎了,倒不需要神灵万象果这种逆天的宝贝,能修复的灵药也不少,只是修复的程度不同,效果也不同。

    容绒不希望这两人留下后遗症。

    容绒的说法却让金古杉误会了,他扑过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容绒小姐,只要你能治好我家少族长,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容绒:“……”

    金鬼眼神波动,望着金古杉,黯淡无光的眼睛里燃起了极度不甘的怒火。只是从云端铁落低谷才几天而已,他就感觉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卑微和轻蔑,感觉到了人情冷暖。

    除了自己的族人,没有人再管他。唯一愿意伸手的居然还是他之前讽刺针对,甚至准备除掉的容绒。

    虽然容绒也有她自己的目的,但是她依旧给了他机会,没有记恨他之前的狂妄。

    “古杉,你起来。”金鬼走过去,用力拉起金古杉。金古杉哭丧着脸,站起来,依旧眼巴巴的瞅着容绒。

    容绒好奇的看着金鬼,这一脸肃然的模样,一看就是有话要和她说。

    “我能问问你和容帝是什么关系吗?”金鬼问道。

    容绒嘴角一抽,“你们在学院修炼都不关注外面情况的吗?我是容帝的女儿,唯一的女儿哦。”

    “容帝的女儿!容帝什么时候有女儿了!?”金鬼吃了一惊,容帝可是凤族的老祖,他的女儿,在凤族里的地位……

    容绒解释道:“我爹一直带着我住在大雪山上,直到几年前才把我放出来。”

    “难怪,难怪木清一定要你死。容帝将你一个人扔到这里来,也真是舍得。”金鬼神色复杂的看了容绒一眼,正色道,“如果我能让金牛族追随你,你能帮我吗?”

    “追随我?”容绒若有所思,这确实是她的目的,不过……“你要清楚,我的目标可不止是妖族学院,甚至还有可能是……圣皇。”

    金古杉听到这里,脸上像刷了一层糨糊一样,慌张的看着金鬼。

    金鬼神色不变,似乎早就料到容绒的目标,毫不迟疑道:“我就既然说出口,自然是已经做好准备了。”

    容绒依旧没答应,“你不用回答的这么快,其实你只是和我合作,帮我拿下妖族学院,我还是会治好你的。所以,你还是和你们族长商量一下吧,你还有半年时间。”

    金鬼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金牛族向来说一不二,做事直接,更不喜欢拖延,容绒没答应更像是不信任他。

    扑通——

    金古杉忽然在这个时候昏了过去,整个人直挺挺的砸在地上,把两人吓了一跳。

    金鬼慌忙去扶他,容绒在他身边,摸着他的脉搏。

    “怎么样?他这是怎么了?”金鬼急切的询问。

    容绒呆愣了一下,才回答道,“他这是中毒了。”

    “中毒?什么时候中的毒?”金鬼诧异万分,金古杉这段时间都和他在一起,金古杉中毒他怎么会不知道。

    容绒拉过金鬼的手腕,把脉之后,神色很是古怪道:“你也中毒了。”

    “我?我没……”金鬼刚想说自己没感觉,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昏了过去。

    容绒揉揉眉心,一脸烦恼的瞧着两人,眼神却亮晶晶的,“这种毒倒是有意思了,方汉然下的吗?还是别的什么人?”

    ……

    第二天,一个消息传遍了学院,方汉然不声不响的抢了第八号山洞,排名从第十八位直接窜到了第八位。

    听到这个消息,排名前五十的弟子都纷纷前往八号山洞为方汉然道贺。

    “你的实力早就可以进入前十了,你却一直懒得挑战,这次怎么忽然出手了?”明幽为自己倒一杯酒,好奇的问。

    方汉然斜靠在椅子上,很没形象的眯着眼,“半年后不就是学院大会了吗?当然要早点进前十了。可惜啊,第七被那个丫头拿到了,前十少了一个人,都是金鬼没用,活该被废掉。”

    明幽垂下眸子,好似漫不经心的说,“听说你昨天去找金鬼麻烦了?你该不是真的把他们废掉了吧?”

    “没能彻底毁掉他们的灵湖,那丫头冒出来碍了我的事。”方汉然拿起一杯酒,一口喝下,“不过,那两人已经没救了。”

    明幽眼神微变,一道看不见的寒芒在眼底一闪而逝,脸上的笑意却越发隆重,“难不成你用了那个?”

    “不错,就是木清给我的那种毒,本来也就是以防万一才带去的,结果还真用上了。”方汉然自嘲的一笑,甩手将杯子砸在了地上。在他看来,要用到毒药,就是他失败了。

    明幽看着摔成碎片的杯子,站起来重新为他到了一杯酒,“今天这么说也你升入前十的好日子,不要想这些不愉快的。来,我敬你一杯。”

    方汉然也没再说什么,接过酒杯,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