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2章三大天境
    司双带着司有琴来到容绒的山洞,依旧是天仙一般的气质,飘逸出尘,但是容绒能感觉到司双的气息变得和之前大不相同了,柔美中透着一种之前没有过的强大。

    司双眸子澄澈的望着容绒,眼带笑意,“上次解决了蝶族内部的事情之后,哥哥重新给我找了一个闭关的地方,我距离天境已经不远了,准备准备就可以突破了。”

    容绒赞叹的点点头,“我也觉得你比之前强大了不少,有没有想过再往前进一步?”

    司双目前排名第四,第五是木清,第六是金鬼,第七就是容绒,方汉然第八,木铁石第九,明幽第十。

    算起来前十里司双、金鬼和明幽都是同盟,人数不算弱势,但是木清的人同样不少,要是司双能够进入前三,就更好了。

    司双掩唇一笑,“这怎么可能呢?前三名可都已经是天境了。”

    “前三名都是天境?!”容绒心中一动,难怪长老们告诉她前三名的地位不可动摇,天境和地境的实力可谓天差地别,何况这里的弟子个个都是天才,天境也不会普通的天境。

    正想着,山谷中忽然响起阵阵喧闹。

    容绒来到洞口,朝外望出去,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少年淡漠的走进山谷,白衣胜雪,黑发如瀑,一双眸子如星辰大海,似梦似幻,迎风而来衣炔飘飘,很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这样的出尘绝世,俊逸翩然的妖族,容绒只见过一个,就是她老爹。

    “这位就是一百六十一命妖族之首的梦亦,上古醉梦花化妖,据说这一族只有三个人,但是他们天生地养,简直和凶兽一样凶残,成长就是修炼。早在四年前这位就成为了天境,如今估计有天境大成了。”司双为容绒介绍道。

    梦亦一走进山谷,几乎所有人都冒出头来,一大群人前来恭敬的迎接,很多女子都忍不住娇羞的围绕在他的身边,却不敢靠得太近。

    就连方汉然那样的狗脾气居然也嬉皮笑脸的赖在他的身边讨好,“梦亦师兄,你可算回来了,今年的大会有你,我们赢定了。”

    梦亦抬眼看了方汉然一眼,“这不是应该的吗?我在,还能出什么变故?”

    方汉然慌忙点头哈腰的连连的点头,“梦亦师兄说的是,哪有人能比得上您啊,木清师姐正在等你呢。”

    “这话说大了吧?我可听说这次的大会非同一般呢。”一个同样丰神俊朗的男子走进了山谷,背负双手,如松柏一般傲立,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说着讽刺的话语,却没有半点邪祟刻薄的感觉,堂堂正正的气场仿佛少年将军一般阳光正气。

    所有人的视线呼啦啦的全部投射了过去,他却丝毫不在意,依旧笑着注视着梦亦。

    “原来是独天齐师兄,你也回来了。”方汉然一见,赶紧笑着打圆场。

    梦亦却不领情,冰冷眼眸对上独天齐的笑意,“不一般又如何?只要赢就可以了。”

    他说完身形霎时消失,出现在了木清的山洞之前。

    方汉然赶忙转向独天齐,“独师兄,木清师姐很想你呢,你要不要也……”

    “不了,有那个冰块在,我才懒得去凑热闹,木清想见我,就让她自己来我山洞。”独天齐漫不经心的挥挥手,也霎时消失了身影。

    容绒神色微变,“独天齐?他是蛇族?!”

    “是啊,不过不是独天的亲生血脉,应该算是他的侄子。”司双笑道,“他目前排第三,是不是觉得很吃惊?感觉很不一样吧。”

    容绒愣然的点点头,“他和我见过的蛇族完全不同,他这是返璞归真了吗?”

    蛇族的阴冷和狠毒是浸透在骨子里的,他们天生炼毒,本源之力就是毒。独天齐却能表现得如此阳光正气,没有半点蛇族的影子,实在是不可思议。

    “应该没有吧?蛇族返璞归真难道不应该是冷冰冰的,暗地里杀人不见血吗?”司双沉吟道。

    容绒眨眨眼,“他现在这样,难道不是杀人不见血?”

    要不是有人提前说明,鬼才知道他是蛇族,说不准第一次见面就能被他毒死了。

    司双想了想,不由的也是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这阳光的外表,谁还能记得起他是阴森狠毒的蛇族?她刚才不也差点给忽略过去了吗?

    “第一名和第三名都出现了,看样子梦亦应该是木清的人,独天齐和木清似乎也挺熟。”容绒自言自语。

    司双补充道:“不只是挺熟,独天齐也是木清的人,只不过他和梦亦的关系不太好。”

    “只是不好吗?”容绒眼中闪过一丝探究,“他和木清的关系,似乎也不是很坚固呢?他当真是木清的人?”

    司双笑道,“蛇族和猿族都依靠着圣皇,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了。”

    容绒默然不语,就算都依靠着圣皇,也要分出个高低吧,蛇族会愿意屈居猿族之下吗?要知道在外面蛇族势大,猿族不过就是圣皇的御医而已。

    “容绒,过来我这里一趟。”这是,花长老忽然用玉简传音过来,让容绒赶紧过去一趟。

    容绒只好像司双道歉,没能好好招待她。

    司双一点也在意,“你快点去吧,花长老应该是要给你介绍一个人。”

    一个人?谁?难道是排名第二的那位?那位叫什么来着?

    容绒到了花长老那里,见到了真人才想起来。云苏落,白龙族,也是前三名中唯一的女子。

    “这位是容绒,容帝之女。容绒,这位是云苏落。”花长老轻描淡写的介绍了一个名字,其他什么也没说。

    云苏落转过目光,凌厉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容绒,“你就是容帝的女儿?才来不多半年就拿到第七,不错。”

    明明是夸赞,可容绒愣是没有听出一点赞美的意思。这语气太过张扬,张扬里还有着一丝不屑。

    容绒不觉皱皱眉头,看向花长老,一脸狐疑。

    花长老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我在和你说话,你居然走神?”云苏落忽然到了容绒的面前,冷冷的盯着她的眼睛,“你听着,这次的大会不容有失,我和花长老都是为了妖帝大人做事。你最好带着你的人,乖乖听我的话,否则别怪我在大会上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