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4章巧遇
    容绒立刻决定火速离开这个山涧,“走,往东边去,从那里离开山涧,别在河水附近呆着!”

    话刚落音,一条比卡车还大的鳄鱼就从河里跃了出来,长满利齿的血盆大口一口咬向容绒几人。

    居沫儿距离河岸最近,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一拳砸出去,巨大力道砸在鳄鱼的上颚,把整条鳄鱼直接砸翻了过去。

    金古杉回过神来,立刻紧跟着一拳砸在鳄鱼的仰翻的肚皮上,带着金刚之气的拳风瞬间撕裂了凶残的鳄鱼,血迹染红了河水。

    但就这样,这鳄鱼也还没死,反而陷入了极端的愤怒之中。

    “快走!”容绒带着三人立刻朝东边飞奔,受了伤的鳄鱼追赶不上,只能在后面愤怒的咆哮。

    暴躁的吼声震动了整个山涧,河边的密林中各种凶兽都冒出头来,嗜血的目光紧盯着容绒一行,瞅准了机会发出攻击。

    金古杉在前方开路,锋利的金刚之气笼罩在四人周围,所有跳出来的凶兽都偷袭不成,反而吃了不小的亏。

    金古杉紧跟着就是金刚之拳的神通,将扑上来的凶兽一个个打的鬼哭狼嚎。可是河岸四周的凶兽比他们想象的要多。

    金古杉一路杀过去,前方的凶兽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地境巅峰实力的凶兽也开始出现,即使金古杉和居沫儿等人奋力搏杀,也只能将他们逼退,下一刻又会立刻扑上来。

    “妈的!哪来的这么多凶兽?这个山涧是凶兽的巢穴吗?”金古杉忍不住爆粗口。

    容绒远远的望向路的尽头,距离离开山涧还有不短的距离,心底一沉,“搞不好这里就是凶兽群的栖息地。”

    不是她阴谋论,只是这么凶残的地方怎么也不该作为试炼的,这里分明是一条绝路!除非是天境带队,否则就算带上二十个地境也照样会全军覆没。

    眼看拦路的凶兽越来越多,司有琴也帮着出手,他们却几乎寸步难行,根本无法再往前一步。

    司有琴焦急道:“不如我用空间挪移吧?你们为我争取时间。”

    空间挪移是蝶族的基础神通,可以将人瞬间挪移到远处。掌握的空间之力越强,挪移的距离就越远,到达的位置就越精准。

    只不过空间挪移需要时间,需要凝聚足够的空间之力才能将人给带出去,凝聚空间之力的时候不能被打断,所以这看似逃命神技的神通其实并不实用,在战斗中根本没办法用。

    司有琴也是看没办法了,才打算用这个办法。

    容绒摇摇头,“不用,来不及。你们都准备好,待会我说跑,你们就立刻冲出山涧,什么也不要管。”

    司有琴、金古杉和居沫儿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明白容绒的意思,不过既然跟着容绒,自然是相信她的,三人全都用力的点点头,撤回了攻击。

    周围十几头凶兽立刻疯狂的冲了上来,容绒魂力一聚,上百道杀之决如密密麻麻丝线一样刺入这些凶兽的脑海中。

    容绒的魂力经过这半年来的修炼,已经可以轻易的让地境凶兽陷入空白。

    一瞬间,所有的凶兽都像被定住了一般,愣在原地。

    “跑!”容绒一声令下,金古杉三人飞快冲出包围,从一群凶兽身边穿梭而过,冲出了山涧,一直跑出了老远,跑进一片阴森茂密的树林中才停下。

    “没追过来。”居沫儿喘着粗气,脸红扑扑的说。

    金古杉回过头,瞧了瞧后方,愣然的嘀咕,“居然真的冲出来了?那些凶兽怎么没拦我们?”

    三人脸色古怪的看向了容绒,绝对是容绒做了些什么,所有的凶兽就都不动了,让他们轻轻松松的冲了出来。

    能一口气控制住几十只地境凶兽,这种手段也太恐怖了吧!

    容绒对上三人震惊的眼神,笑道:“不过是运气好。”

    三人忍不住翻白眼,去他丫的运气好,怎么没见他们有这么好的运气?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也没多问,休息了一下之后,金古杉继续开路,摸索着扒开前面的杂草,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这片林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因为林木杂草太过茂密,几乎不见天日,林中阴森森的,昏暗至极,总有一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一只怪物的感觉。

    好不容易走出了林子,连大大咧咧的居沫儿都松了一口气。

    容绒却神色阴沉下来,“麻烦来了。”

    金古杉顿时绷紧了神经,浑身金刚之气翻涌,“什么凶兽?”

    “不是凶兽!”司有琴的脸色白了。

    四周山野中陆陆续续的冒出了二十几道人影,紧跟着一个绝色少女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他们的面前。金古杉和居沫儿看到此人脸色也霎时变了。

    “真是巧啊,这么大的后山我们也能碰上。”木清站在容绒面前,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

    容绒脸色漆黑,好不容易从危险的山涧走出来,结果又遇上了木清,木清还已经和木铁石汇合了,两支队伍加起来将近四十人,统统都是地境巅峰的天才。

    “木清师姐想要做什么?这次的比试只是猎杀凶兽。”容绒淡然道。

    木清点点头,“是猎杀凶兽,但也没说不能抢同门的猎物。”

    她看向容绒腰间挂着的玉牌,这玉牌是记录成绩的,每杀死一只凶兽,玉牌里都会记录点数,一旦玉牌被夺,所有的点数就被抢走。

    容绒面不改色,“原来木清师姐是想要抢玉牌。也行,我将玉牌给你,你放我们走。”

    从山涧一路杀出来,确实杀了不少凶兽,但其实也没多少,就算被抢了,两天就能再杀回来。但是如果木清对他们动手,就他们四个人完全没办法和对面四十个人对抗,实力差距太大了。

    木清如花似玉的脸上绽开明媚的笑意,朱唇轻启:“可是我不想放你们走啊。”

    气氛陡然一凝,木铁石的大鼎豁然砸出,巨大的鼎炉从天而降,迫人的阴影重重的压在容绒等人的头顶,下一刻就能将他们碾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