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5章跟着她安全
    “混蛋!”金古杉大怒,带着拳套的右手一拳击出,凝聚着狂霸力量的拳风轰在巨鼎之上,只听见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巨鼎微微一震,偏离了落点。

    容绒等人身形暴退,眨眼退出巨鼎落地的范围。

    巨鼎砸落在地上,一如既往的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尘土飞扬,弥漫天空。

    漫天的泥土中,包围在四周的人动了,一出手就是绝杀!

    容绒心里一沉,这次的大会果然杀机四伏,长老们的争斗估计早已经开始了,已经管不了这边的情况了。木清也不在乎什么成绩点数,只要趁机除掉一切会妨碍她的人!

    金古杉怒吼一声,金刚之气弥漫开来,硬生生的挡住十几道绝杀的神通。

    “司有琴,空间挪移可以用吗?”容绒传音过去。

    司有琴脸色煞白的拼命点头,“可以,可是我需要时间……”

    “尽管去做,我们掩护你。”容绒十六道匕首飞射出去,在四周如游龙般凌厉的穿梭,十分精准的打断那些人的神通。

    居沫儿胖胖的身形像球一样在周围滚来滚去,巨力将扑上来的人全部撞开。

    木清一眼就看到正中间的司有琴正在施展空间挪移,水眸寒光乍现,冷声道,“给我打断她!”

    能进妖族学院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木清说的是什么,六个灵力极其强大的地境巅峰冲上前一起出手,排山倒海的力量拍在金古杉的防护上。

    金刚之气瞬间碎裂,金古杉踉跄的后退,浑身血肉模糊。

    就在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入六人的脑海,那摸不透的力量仿佛禁锢的绳索将他们牢牢的束缚住,让他们的脑中陡然一阵空白,动不了,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十六把匕首划过他们的咽喉,霎那间见血封喉,六个冲入防护的地境倒地,死不瞑目!

    空间挪移也终于在此时完成,司有琴带着容绒、金古杉和居沫儿眨眼消失在原地,留下六具血淋淋的尸体。

    整个山林都安静了下来,木清身边的人都沉默的望着死去的六人,手脚冰凉。这六人在他们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强者,竟然就这么死了,被容绒一个人杀了!

    “木清师姐,我们还要追吗?”众人看向木清,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木清脸色难看,眼底的寒光像是凝结出的冰霜,冷的要冻死人。

    “没想到半年的时间,她的实力居然就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要是容绒刚入学院时就有这样的实力,对付金鬼恐怕不用使出多杀手段就能轻松赢下。

    木清冷冽的目光望向他们逃亡的方向,嘴边勾起一抹冷意,“不用追了,追上了也没用。反正很快他们都会死。”

    司有琴的空间挪移使用的太过仓促,并没有将他们带出太远的距离。

    容绒从神通中摔了出来,摔在地上,立刻爬起来扶住金古杉,喂给他一颗疗伤灵药。

    居沫儿扫过四周,捂着满身的伤口,咳嗽道:“这里好像没走多远,他们很快就能追上来啊!”

    司有琴白着脸,“都怪我,我们赶紧往那边走,那边遍地山石,可以躲一躲。”

    “不用了,本座可以保护你们。”云苏落从远处的乱石中走了出来,身边带着两三个弟子,身穿一身青色飘逸的衣裙,豪气冲天,孤高冷傲,傲然无物的气质仿佛掌控一切,仿佛救世主一般从天而降。

    居沫儿和司有琴眼睛一亮,满眼崇拜的望着云苏落,“是云师姐!排名第二的云师姐!是天境强者啊!”

    云苏落却无视了他们,冷冷的看向容绒,“这就是你的人?就这几个废物?呵,真不知道花长老为什么看中你。跟我走吧,跟紧点,别丢了。”

    容绒沉下了眸子,没说话,扶起金古杉。金古杉服了药之后,身上的伤势渐渐愈合了,但还是很虚弱。

    居沫儿和容绒扶着他跟了上去。

    云苏落走的很快,根本就不等他们,金古杉只能勉强加快脚步跟上。好在没走多远,他们就看见了云苏落的人,十几人待在原地,等着云苏落。

    云苏落冷眼瞥过他们,“既然跟了我,就要听我的命令,明白吗?”

    司有琴三人连连点头,“能跟着云师姐,危险就小多了。”

    居沫儿也是开心的点头,“对啊,云师姐的实力不用说的,木清就算追来,也不敢再对我们动手。”

    金古杉靠坐在岩石边,也是松了一口气,奇怪的问一直沉默的容绒,“容绒,你怎么不说话?”

    容绒终于抬眼,盯着云苏落,“木清要杀我们的时候,你就已经在附近了?”

    云苏落满不在乎的回答,“我是在,那又怎么样?怪我没有救你们?那种情况我进去也会受伤,你们自己逃不出来,凭什么要我冒险去救你们?”

    司有琴和居沫儿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一脸的诧异。金古杉捏紧了拳头,忍不住道:“云师姐并没有想要救我们?是看不起我们吗?”

    “你们有什么值得我看得起的?要不是看在花长老的面子上,你们以为我会管你们?”云苏落冷冷的撇了容绒一眼,语气轻蔑:“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容绒淡淡道:“你之后打算往哪走?”

    “这用不着你来管,你只要老老实实的跟着就可以了。”云苏落不耐烦的摆摆手。

    “我知道了。”容绒没再多问,拉着居沫儿和金古杉,为他们疗伤。

    金古杉苦着脸,小声的问道:“容绒公主,我们真要跟着云师姐吗?”

    容绒挑眉,“你们之前不是觉得跟着云师姐很安全吗?”

    金古杉黑着脸不说话。之前是之前,但现在看到云师姐的态度,简直是将他们当成害虫一样,很不乐意的留他们在队伍里。他们现在却要死皮赖脸留在这里,实在很憋屈。

    司有琴和居沫儿也是撇撇嘴,虽然没说话,但一脸的不忿,显然也是同样的郁闷。

    容绒不以为然道:“她确实没有理由一定要救我们,能让我们跟着就不错了。现在保命要紧,跟着她安全。实在想走,等找到了金鬼、司双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