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2章狗咬狗,一嘴毛
    宇文吉看向叶长老,叶长老查看了一下长老们的传音玉简,发现灰、柳两位长老的传音玉简已经彻底的灰掉了,确实已经死了,沉默的冲着宇文吉点点头。

    宇文吉沉默了一下就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冷冷的扫了容绒他们一眼,“胆敢以下犯上,杀死学院长老,全部处死!”

    虽然两个长老死在一群弟子手里实在是很奇怪,但是他不需要在乎过程,他只要结果,只要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把这些弟子干掉就可以了。

    至于死了两个长老,他表示不在意,反正这两个人都不是他的人。

    “慢着!”司双硬着头皮喊道:“副院长,两位长老实力强横,神通广大,凭我们怎么可能杀死他们?你不能只凭一面之词就给我们定罪,我们要求有个公正的审判,至少要经过刑罚殿的调查!”

    独天齐听了,笑呵呵的一步一步的逼近:“你们是想李长老救你们?可惜李长老在学院大会期间,带人造反作乱,幸好副院长英明神武,以及镇压了叛乱者,稳定住了学院大局。你们也是帮着李长老一起作乱的,是不是?”

    司双被独天齐扩散出来的强大天境气场逼得险些后退,拼命的稳住身形,咬紧牙关道:“不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

    叶长老此时笑吟吟的开口,“哦,不如我们来问问。”

    她一挥手,李长老等五个长老被丢了出来,他们身上被绳索束缚,灵力被封,看上去都苍老了几十岁一般。

    容绒终于睁开眼睛瞧了一下,李长老等人虽然灵力被封,重伤在身,不过没有被废掉。没有废掉就好,再重的伤她都可以治疗,就怕境界掉落,要重新修炼,那就麻烦了。

    叶长老微笑着瞧着李长老,依旧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李长老,你可认识这几个弟子?听说他们和你是同伙?”

    李长老苍老的眼中射出精光,“什么同伙?分明是你们和宇文吉狼狈为奸,企图把持妖族学院!成王败寇,有什么可说的。”

    叶长老冷哼一声,也不再拐弯抹角,“很好,那就将钥匙交出来,否则这些弟子马上就会陪你去死!”

    “你敢!”李长老大怒,“我是瞎了眼,以前才会相信你这种人,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有这样的蛇蝎心肠?”

    宇文吉平静的打断他:“李长老,你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局面,还是将钥匙交出来吧。”

    李长老硬气的冷笑,正想说什么,容绒弱弱的说道:“李长老,把钥匙给副院长吧,不给他会杀了我们的。”

    李长老诧异的回头,对上容绒无辜的大眼睛,脸色漆黑。

    容绒倚在司有琴身边,很诚恳的道:“副院长管理妖族学院这么久了,不如就将钥匙给他,让他当个名正言顺的院长吧,反正他当院长这些年,学院还是很公正的。”

    李长老脸黑的更狠了,他公正那是因为有人制衡,他一个人掌控学院,你看他会不会公正?不把所有的妖族都剥削一遍他绝对不会罢手。

    但容绒的话却让站在宇文吉身旁的长老连连点头,大拍马屁,“说的没错,宇文副院长公正廉明,是最合适的院长。如今妖帝大人根本不管学院,就该让宇文副院长来代理。”

    宇文吉不动声色,但嘴边也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对容绒的识趣感到很满意。

    李长老一拨人已经全部黑了脸,有些气恼为什么容绒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但这个时候,木清的脸色比他们更黑,在一阵溜须拍马的奉承声中沉着脸开口道:“副院长,你想当院长可以,不过这钥匙不该攥在你一个人手里吧?”

    宇文吉眼神一变,流露出一抹凛冽的杀意。虽然木清是圣皇派来的绝对代表,但是一个小小的弟子居然敢当着一种长老的面质疑他,让他想要杀人!

    独天齐适时的笑出声来,“副院长做院长是众望所归,就该执掌所有的钥匙,不仅是李长老的钥匙要交出来,明长老的钥匙也该交出来。”

    开启本源之力的钥匙一共有三把,只有三把钥匙齐聚,才能开启空间里的本源,让弟子吸收,否则就算进了空间也无法吸收。

    这三把钥匙一把在宇文吉手里,一把在李长老手里,还有一把在明长老手里。

    这位明长老在学院里什么职位都没有,但他实力强大,是狐族女王明媚的手下,自然是和明媚一样服从圣皇,和明幽完全不是一个立场。

    明长老阴柔的冷笑,看向宇文吉,“副院长,别忘了你答应过圣皇陛下的事。”

    宇文吉半边面具下的脸散发出了寒意,众位长老都不说话,一半的长老站到了明长老的身边,眨眼两拨人马对峙起来。

    明长老这边有大批的弟子支持,但是人数比不上宇文吉。

    宇文吉微微一笑,丝毫不惧,似乎已经打算今天就彻底和圣皇的势力撕破脸。

    木清已经黑透的脸色再次阴云密布,对宇文吉忽然这样有恃无恐感到不解。

    “副院长,没有圣皇陛下的支持,你可没有今天的势力,可不能忘恩负义。”木清强势的说。

    独天齐眼睛一眯,冷冷一笑,“木清,你放肆,副院长的事,轮不到你说话!这里是妖族学院,是妖族的地盘,圣皇再怎么强大也管不到这里来。别忘了你还是猿族,不是个人!”

    木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梦亦在后面开口,“不过是权势之争,和身份已经没关系了。”

    独天齐盯着梦亦笑了,“照你这么说,就和实力有关了,那就比比拳头。你现在能拼得过我一招吗?”

    他不给梦亦回答的机会,挥手拍出,浓浓毒雾弥漫过去,木清一方顿时混乱起来。弟子的争斗一起,长老们也开始警惕,随时准备出手。反而是李长老和容绒等人完全没人管了。

    司双紧张的看向容绒,“现在什么情况?”

    “看戏的情况,和我们没关系呀。”容绒慵懒的眨眨眼。

    众人嘴角一抽,怎么觉得你像是在说: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