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5章醋喝多了
    李长老等人帮着花长老很快就将善后事宜全部给处理好了。

    跟着宇文吉和圣皇的长老都被暂时关押了起来,弟子也全部都被带回学院安顿治疗。

    这次的损失实在很大,光弟子就死了不下四十人,长老也陨落了好几个,连封王的副院长都挂掉了。虽说他是活该,但是这对学院来说可就损失了一尊强大的战斗力。

    但是封凌已经掌控的不错了,他在宇文吉和明长老内斗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出手,轻松掌控住了局面,又不至于死掉太多长老。

    上古本源之力的三把钥匙已经掌控在他手上了,学院的战力他也要保留住。

    妖族学院的战斗力一旦削弱的太狠,圣皇和各族就不用这么麻烦的安插人手,他们可以直接派人杀进来了。

    “大人,一切都处理好了,那些长老们你要怎么处置?”花长老前来询问。

    封凌收起钥匙,淡淡道,“这个你不必管,我自有打算。”

    “是。”花长老低着头,准备退下了。

    封凌叫住了他,“弟子们如何了?”

    “弟子死伤了不少,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如今弟子们都在修养,真正重伤的并不多。”

    “有哪些?”封凌问。

    花长老愣了一下,原来妖帝大人如此关心弟子们的安危吗?之前没看出来啊!

    花长老将重伤人员的名单报了一下,听到没有容绒的名字,封凌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他看到容绒的时候容绒似乎没什么事,但谁知道是不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呢?他只能拐弯抹角的来问花长老。

    “大人还有什么事吗?”花长老看封凌半天没动静,小心翼翼的问。

    封凌才发现自己刚才想容绒想的竟然走神了!半年没见了,我是太想她了吗?

    “去将李长老他们叫进来。”封凌淡淡的吩咐。

    相比封凌还有心思和李长老他们谈话,容绒已经没心情干别的了,满脑子里就只剩下封凌。

    她想他想了半年,现在明明就在那么近的地方,居然还是摸不着,只能继续想。

    容绒觉得忍不下去,悄悄的幻化了一下,伪装成了少年,偷偷摸摸的跑去找封凌。

    封凌就住在院长居住的妖神殿里,这个宫殿在妖帝来之前都是空置的,就算是宇文吉狼子野心,在没有掌控局面之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住进去。

    容绒偷偷跑到门外,正想着该怎么进去,就看到云苏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端着茶水优雅的走到门口。

    容绒呆愣在原地,正巧被云苏落逮了个正着。

    “你是哪族的弟子,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云苏落皱着眉头,上下打量容绒。

    容绒盯着她手里的茶水酸溜溜的撇嘴,“云师姐好久没回来了,不认识正常。你这是要去给院长送茶水吗?”

    “当然,妖帝大人对我说他渴了。这新宫殿里一直没住人,除了守卫什么都没有,还是要我来服侍大人。这妖神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地方,你就别想了。”云苏落傲慢的整理着托盘上的茶具,看了一眼地面上的砖石,“看到这地上的落叶了吗?既然来了,就交给你了,打扫干净。”

    她交代完,就优雅的端着茶盘走进殿里去了。容绒觉得她像换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着热情的火焰,简直是从冰山直接转变成火山的节奏,跟刚开始见面时完全不一样。

    容绒看着她进去,气的七窍生烟。

    “来了都不说来见我,还让美女给你端茶送水,忙着快活,混蛋!”她一跺脚,扭头跑回了自己的住处,扑在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要见也应该是你来见我!从后山回来都几个时辰了,你怎么还不过来找我?我再等你一刻钟,你再不过来,我就不理你了……”

    “快一刻钟了,你还在干什么?该不是和云苏落在那里打情骂俏吧?我数到三,你再不出现,你就不要出现了,一……二……二点五……二点五五……”

    “封凌你个王八蛋,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再重数一次,你最好能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容绒一个下午都躲在塌上自言自语的发火,要是有别人听见,肯定觉得不是她脑子有毛病就是见到鬼了。

    可是容绒酸了一个下午,封凌也没有主动来见她,气的她好想翻出传音玉简直接骂过去。

    但真的翻出来又怕骂过去,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容绒翻来覆去的拨动着玉简,最后天色暗下来了,她居然抱着玉简睡着了。

    夜色深沉,容绒睡得迷迷糊糊中,感觉被子被扯开了,一个温暖的身体靠了上来。

    容绒吃力的掀起眼皮,就看到封凌躺在她身边,深不见底的眸子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笑意,暖的让心都苏了。

    容绒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抱他,抱到之后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随即想起下午的事,顿时又酸了起来,一扭头,十分有志气的推开他,挪得远远的。

    正想抱着自己娘子亲一口的封凌被拒绝的很彻底,一脸诧异,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容绒,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封凌小心的从身后凑了上来。

    “没有!”

    “那就是受了伤还没好?”封凌想到这个可能,立刻紧张了起来,一把抱住容绒,像拎小兔子一样将她拎过来仔细查看。

    容绒脸烫的能煮熟鸡蛋了,恼羞成怒的抱着被子躲到了床角,“我好得很,伤都好了。我就是现在不想碰你……”

    “不想碰我?”封凌若有所思,看向她的小腹,“难道有了?是小黑龙吗?”

    容绒内牛满面,“半年没见面,我上哪有去?”

    “黑龙族孕期很长,要是怀了小黑龙,要两三年才能生下来。”封凌一边解释,一边就靠过去拉她的被子。

    容绒把被子抱得更紧了,缩成了一团,“我没有怀宝宝。我就是不高兴,谁让你下午不来找我,还让云苏落给你端茶倒水伺候你?你说,以前你和云苏落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就让她粘在你身边啊?”

    封凌:“……”原来不高兴,是因为醋喝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