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16章见虎王
    容绒脸色顿时大变,飞快的冲进容火火的房间,这凄惨的叫声绝对是女声,整个客栈除了她就只有火火了。

    “火火!”她冲进容火火破破烂烂的房间,就看到火火跪坐在地上,哭的伤心欲绝,手上满是鲜血,怀里抱着胸口映着大片血渍的云危。

    “云危,你不要死啊……呜呜……我不要你死啊……”火火哭的稀里哗啦的,死死的抱住云危,“谁叫你要替我挡的?你这个笨蛋!”

    云危虚弱的拉住火火的手,“我不笨,我就想你没事。”

    容绒心里大惊,慌忙上前给云危检查,神识一扫,却发现……好像没什么事,就是胸前被划了一刀,连骨头都没伤到,就是流了点血。

    容绒瞅着云危半死不活的样子,顿时一头黑线,你明明好好的,装什么要死了?

    她刚想说话,容火火嚎啕大哭起来,“我也想你没事,你快点好起来,你好起来,我以后再也不和你斗嘴了。”

    “真的?”

    “真的,以后我都听你的话。”

    “可你说凤族的九少爷英俊潇洒,比我好。”

    “他没你好,你是最好的。”

    “我想吃你做的菜。”

    “我给你做。”

    容绒:“……”这么骗下去,云危待会是不是就能把火火娶回去做媳妇了?火火好歹也是一个炼药大师,医术也不错啊,连这点小伤都看不出来吗?难道是关心则乱,看到喜欢的人受伤智商直接降为零?!

    好在火火还没彻底傻掉,终于发现有些不对了。

    “你不要说话了,让公主给你治一下。”

    “不,我只要你看着我就好。”

    容火火:“……不用吗?你好像说了这么半天,都中气十足的样子。”

    云危:“那是你的错觉,你太希望我好起来了。”

    “滚!你居然敢骗我!”容火火勃然大怒,一把推开了云危。

    云危被直接丢在了地上,捂着胸口治咳嗽,“疼!”

    “你又想骗我。”容火火不理。

    “是真的疼!”云危咬牙,头上冷汗直冒。

    容火火看过去,撇撇嘴,又把他给拽了回来,“好吧,再信你一次,我给你敷药。”

    因为容火火被骗了很不爽,云危敷药的过程就不怎么好受了,容火火粗鲁的手法一点也不心疼他。

    容绒见这边没事了,离开了房间。她和封凌的客房已经毁成了一片废墟,她只好去了大堂,然后看到封凌回来了。

    容绒慌忙迎上去,上下打量了一眼,问道:“怎么样?”

    “他走了。他应该只是想拖住我,好让手下行动。”封凌看向还有些虚弱的睚,“扛下来了?”

    “幸好有主母帮忙。云危和容火火那边也来了两个天境,被云危打败,云危受了点轻伤。”睚禀报道。

    封凌点头,和越云横交手的时候他就大概能猜到这边的情况了,有云危和容绒在,不会发生什么死人的事,只不过萧绝那边就不一定了。

    他抬头看向崩塌的废墟,萧绝一脸灰败的从废墟中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个护卫,另两个护卫白天的时候受了伤,遇到越家军的刺杀抵抗不急,死了。

    他恼怒的盯着封凌,“封凌,越家军都杀来了,你为什么不出手,你是盼着我死吗?我死了你就好做些大逆不道的事了,是不是?”

    “越云横来了。”封凌淡淡的一句,他在和越云横对峙,自然不可能出手帮他。

    萧绝一滞,他还真不知道越云横来了,他只知道有天境的杀手忽然闯进他的房间,和他的护卫打的难解难分,余波都差点将他干掉了。

    他心惊胆战的躲在角落,哪里还会关注外面的情况。

    他扭过脸冷冷道:“反正今夜的事,我一定会禀报恒将军,你回去就等着受罚吧!”

    “随便你。”封凌一挥衣袖,拉着容绒走了。

    眼看天也快亮了,也别休息了,直接去虎王山等着吧。因为睚和云危都受了伤,封凌干脆将他们都留下,让容火火照顾他们。

    萧绝看封凌走了,慌忙带人跟上,生怕越云横杀个回马枪,再来一次刺杀。

    虎王山距离并不远,容绒和封凌没用飞舟,一路悠闲赏景,顺带在山中看了日出,慢吞吞的爬到山顶上,虎王宫殿所在的地方,天早已经大亮了。

    萧绝跟在后面一路看着两人秀恩爱,脸色越来越黑,心里憎恨的毒汁都快要滴出来了。

    好不容易来到了虎王宫殿前,萧绝一个健步越过封凌,昂首挺胸的走到了前面,封凌也没争,让他走在前面。

    萧绝一副自己是老大,后面都是跟班的模样,笑着来到门前,对守门的虎族拱拱手,请他们去禀报一声。

    守卫漠然的瞧了他一眼,进去禀报,没一会就回来转达了虎王拒绝求见的意思。

    萧绝笑的僵硬了几分,但这个结果来之前就想到了,只能锲而不舍的继续请求见单千江长老,单千江说过会为他们引见的。

    守卫虽然不耐烦,但还是去禀报了单千江。

    单千江从虎王殿中走出来,唉声叹气的拍着萧绝的肩膀,“萧绝统领,不是我不帮你,是虎王真的一点都不想见你们啊。”

    萧绝被他拍的龇牙,抽着冷气道:“我是奉圣皇陛下的命令来的,虎王好歹给个面子,见一面啊。”

    他不敢说什么威胁的话语,什么时候该嚣张,什么时候做孙子他可是很清楚的。

    单千江为难的看了一眼封凌,道:“可是我才提到你们一句,虎王就生气了啊,他对你们当中的某些人可是憎恶的很。”

    萧绝立刻明白他的暗示,“不用管他,只要虎王肯见我就好。”

    “可是,虎王知道你们来做什么,他们现在也很为难,所以不想见你们。”单千江依旧推脱。

    萧绝心知肚明,一脸谄媚的道:“千江长老,我们可不只是来抓叛军的,还是代表圣皇陛下来和虎王联络感情的,我还带来了陛下送给虎王的礼物。”

    礼物自然是真的有,不过不是圣皇准备的,而是司徒恒准备的,打着圣皇的名义而已。

    封凌眼神闪烁,司徒恒敢这么做,显然是得到了萧天权的全权委托。以萧天权多疑和重权的性格,居然会如此信任司徒恒,他是认识司徒恒体内那个老怪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