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22章越鸿
    封凌看完之后,黑曜石一般眸子越发明亮,可是只是一瞬又恢复了原先的深邃,“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草药,如果真的有的话,确实可以彻底治好我灵魂的伤势。”

    容绒抱着玉简,连连点头,“对,重塑灵魂之后,就算萧天权手里还有你的一缕灵魂也无法再控制你了。”

    封凌捏捏容绒笑的几乎咧开的小嘴,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这种药材十分偏门,还是那种几千年一遇的,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不过好歹是一个希望吧。

    看容绒笑的这么开心,他不忍心给她泼冷水,长臂一伸,将容绒揽进怀里,“乖,睡吧。”

    “哦……可我睡不着怎么办?”太兴奋了,脑子好像催促着她赶紧去找卧佛草。

    封凌笑眯眯的侧过身,支起身体,“睡不着吗?我们可以来生小黑龙。”

    容绒眼角一跳,“这看是在越家军的驻地!”

    唰——

    封凌一道结界撒出去,笼罩整个笑茅草房,“现在就没问题了。”

    “呃,可是我想睡觉了……”

    “你不是不困吗?我们来生宝宝,岳父大人天天催呢。”

    容绒缩进被子里,被封凌亲了一口。

    外面监视的越家军立刻发现的屋子的异象,慌忙想要查看里面的情况,可是这结界哪里是他们能打穿的,他们只能惊慌失措的去禀报越云横。

    越云横听了之后一脸无语的表情,“你们别管了,明天我会去找他们说。”

    第二日,一大清早越云横就来了,却被封凌给拦在屋子外面。

    越云横恼怒道:“这里还是我的地盘,你难道不该尊重一下我这个主人吗?”

    “容绒还在睡觉,你确定要进去?”封凌反问。

    “……”那当然不能。越云横没好气的问,“你娶容绒难道就是为了繁衍后代?龙凤配,你想的倒挺好。”

    封凌忽然黯然下来,“黑龙族只剩下我一个了,把种族延续下去有什么不对?”

    越云横一愣,沉默不语。

    封凌看着他,“你已经想好了要和我合作吗?”

    越云横脸一黑,扭头就走。

    容绒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封凌不知道去了哪里,她昨晚因为卧佛草而太过兴奋,被冲昏的头脑终于清醒了不少。

    卧佛草是有奇效,炼制出来的灵药绝对是圣药级别,可是想要找到却很难。

    她走出了屋子,在驻地的山崖边走着,默默的翻开玉简,看看还有什么能够代替卧佛草的药材,结果是没有。

    卧佛草的药性没有任何药材能够代替。

    容绒郁闷了,这要是哪里去找呢?卧佛草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也没有什么特别需求环境,哪里都可能生长,这范围可就大了去了。

    她死死盯着玉简里描绘的卧佛草的模样,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用力的拍拍脑袋,该不是根本没见过,只是盯得久了,才觉得眼熟吧?

    容绒正想着,忽然一阵呜咽的哭声传来,抽泣的很小声,却还是很清楚的听到。

    容绒站起身,奇怪的找过去,就看到一个小男孩蹲在山石边,小声的抽泣着。他看上去才两三岁的样子,小脸红嘟嘟的,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看上去可怜巴巴的样子。

    越家军中带的家眷不多,没想到会有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

    “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哭啊?你遇见什么伤心事了吗?”容绒走过去,拿出手绢帮他擦擦脸。

    男孩嘟着嘴,“我是男子汉,才没有哭。”

    “哦,没有哭。那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里呢?”容绒坐在他的身边,柔声问道。

    男孩委屈的撇撇嘴,又想哭了,“爹爹要我修炼,可我总是做不好,我不想修炼,我想找娘亲……”

    容绒嘴角一抽,这才多大啊,就修炼!你爹真的不是在虐待小孩吗?

    “你知道你娘亲在哪里吗?”容绒问。

    男孩眨眨眼,伤心的说,“不知道,爹爹说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了,她为什么不回来了?她是不是不要鸿儿了?”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轻轻的抱住男孩,“你娘亲不是不要你了,她只是暂时回不来,她在等你去找她。等你长大了,有了本事,才能去找她。”

    男孩呆呆的望着容绒,“姐姐怎么知道?”

    “因为我娘亲也还没有回来啊。”

    “姐姐一定会找到娘亲的。”男孩眼睛亮了起来,“我要回去炼身体,我一定好好炼,炼到和我爹爹一样强,我就能去找娘亲了。”

    “好。“容绒捏捏他粉嫩嫩的小脸,牵起他的小手,往住处走去。

    容绒也不知道小男孩住哪里,就跟着他一路穿过一堆茅草房,一直来到一座大大的院落前面,院落里已经乱了套了,越将军的小公子居然不见了!

    越云横脸色铁青,他只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儿子就不见了,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牵挂了!

    “你们就没有一个人看到他出门吗?”越云横火冒三丈的盯着守门的士兵,他很少对手下发火,但是 现在他的火气实在憋不住。

    士兵都要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了,“将军,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看好小少爷,我们一定将他找回来。”

    这时,容绒牵着赵鸿回来了。

    望着眼前的院落,容绒终于知道了这个小子是谁家孩子了,“你是赵将军的儿子?”

    “好像是吧,他们都叫我爹赵将军,我叫赵鸿。姐姐可以叫我鸿儿。”赵鸿软萌软萌的说。

    容绒只想呵呵,没看到你爹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了吗?我恐怕没空叫你鸿儿了。早知道这位是越云横的儿子,我就让你自己回来。

    果然,越云横冲过来,一把将儿子抱过去,冷冷的盯着容绒,“容绒公主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儿子?”

    “什么叫带走你的儿子?是我把他带回来好吗?他是我在崖壁边捡到的!”容绒理直气壮。

    越云横脸色漆黑,什么叫捡到的?好像他儿子是东西一样,可以随便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