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29章记忆
    司徒恒捂着脸难以置信,不知道是该吃惊封凌居然挡下了他的灵魂攻击,还是吃惊封凌居然甩他巴掌。

    他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封凌,忽然笑了,“阁下好手段,能轻易毁掉我的禁制大阵,实力远在我之上,想必是妖帝大人吧?这件事和妖族没有关系,还望妖帝大人不要掺和进来,在下代表的毕竟是圣皇。”

    “你拿萧天权的名声来吓唬我?”封凌冷然逼近。

    司徒恒咬牙,“妖帝大人是想和圣皇开战吗?”

    “开战又如何?”封凌不以为然,开战那会这么容易?反正只要司徒恒死了,萧天权也不会知道是谁杀的。

    司徒恒冷笑,“恐怕没那么容易。”

    他忽然飞身冲出,身形像一道流光一样,瞬移一般飞射出去。可是封凌比他更快,转眼拦在了他的前方,一掌拍下,杀气四溢,散发出镇压诸天的气势。

    司徒恒心脏猛然一缩,清楚的感觉到这招他抗不下来,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底牌。

    一道金色光芒从他体内生出,化作一道金色的盾牌,笼罩在司徒恒的身前。

    轰——

    一掌落下,山崩地裂,司徒恒像一颗坠落的流星一样,砸入地面,整座峡谷都是一颤,司徒恒陷入深坑之中,身体破破烂烂的,几乎要散架,彻底昏死过去,可也只是昏死过去。

    封凌眼神一变,“居然没死?!”

    他这一掌可是爆发了将近八成的力量,居然打不死一个王者?不是他狂傲,皇级和封王级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堑,就算他只是刚入皇级,也能轻松的将一个封王五炼的强者一掌拍死。

    司徒恒不过才封王一炼,而且还是因为古老的灵魂修炼上去的,体魄根本没有跟上,却抗下了他这一掌。

    他落下去,深坑中司徒恒几乎要分崩离析的肉身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芒,光芒被封凌的力量震得有些裂缝,但是没有破碎。

    “皇级防护,萧天权居然舍得将自己的一缕力量交给司徒恒。”封凌皱眉,“有些麻烦了。”

    这时,容绒处理好现场,抱着越鸿出来了。

    越云横正吃力的走过去,看到自己儿子出来了,顿时激动的差点落泪,“鸿儿!”

    “爹爹!”越鸿忽闪着大眼睛,朝越云横伸出手,容绒将他放下。越鸿迈着小腿,飞快的扑进越云横的怀里,“爹爹,你流血了!”

    “没事,爹没事。”越云横死死的抱着越鸿。

    越鸿红着眼睛,巴巴的望着越云横的左臂,“你的胳膊怎么也没有了?”

    “没事,只要你好好的就行。”越云横笑着摸摸他的头,看向容绒,迟疑道:“你们真的没有出卖我?现在没有在演戏吗?”

    “当然没有,不然干嘛还费劲来救人? 你不会觉得司徒恒会用自己的命来设套吧?”容绒笑道。

    越云横叹口气,“多谢了。”

    “谢封凌吧。”容绒指向封凌。

    越云横诧异无比,“他、他不是妖帝大人吗?”

    “谁说的?”

    “司徒恒。”

    “他眼瞎,看错了。”

    越云横嘴角直抽,他不觉得是司徒恒看错了。不过封凌不承认,他也就当做不知道。

    他现在才知道封凌和他打斗的时候留了多少力,他和司徒恒斗了这么久,封凌只要一招就干掉了。

    皇级!封凌绝对是皇级!

    容绒丢给越云横一瓶疗伤灵药,他现在的模样太惨了,容绒看着都不忍,越鸿没有被他吓到是胆子大。

    给过灵药,容绒就朝着封凌跑过去,看到坑里的司徒恒闪闪发光,无比好奇:“这是怎么回事?有麻烦吗?”

    封凌淡淡道,“是萧天权留下的保护,要是毁掉,会引起萧天权的注意。他未必不能寻找气息找到我。”

    “确实有点麻烦,不打破防护就不能杀司徒恒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改掉他的记忆,让他以为越云横被他杀了,一切都解决了。”容绒很有信心,她的控之决已经修炼的相当不错了,天境的记忆可以随便改。

    虽然司徒恒是封王级,但是现在半死不活,根本不会抵抗,修改起来也简单。

    容绒说做就做,魂力化作一缕金线没入司徒恒的眉心,在碰到他的魂海时却被反弹了回来。

    容绒诧异,“咦!他的灵魂竟然这么强大!”

    她再次加大力度,折腾了还一会,才终于将魂力刺入司徒恒的灵魂。之前她就知道司徒恒的灵魂比较强大,但没想到强大成这样。

    容绒开始寻找司徒恒近期的记忆,但他的记忆却忽然像碎片一样散落了出来,混乱的记忆缠在容绒的魂力上,让她头疼。

    果然强大的灵魂就是不一样。

    容绒恼怒的扫开片片记忆,这些记忆无比模糊,让人难以看清,甚至还有不少是完全漆黑的。

    封凌扫了一眼,淡漠的神色忽然大变,眼里露出吃惊之色,“居然是他!”

    容绒抬头,“谁?你认识他?”

    她问的当然不是司徒恒,而是占据司徒恒的这个老怪物。

    封凌掩下眼里的惊讶,默然不语。

    容绒撇撇嘴,又不告诉她。没事,她习惯了,以后一定要去一趟魔域,找到娘亲的记忆。

    司徒恒的记忆不好改,但容绒还是一点一点细致的改掉了,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才对封凌点点头。

    封凌和越云横也趁这段时间,将现场的痕迹给处理了,该抹掉的抹掉,该伪装的伪装。

    做完这一切,封凌让越云横赶紧通知越家军撤离。

    越云横也是才知道越家军赶来了,他明明就让他们留在城里,不要出征的。

    他立刻用传音玉简通知戴苍带着越家军赶紧分头撤离,让他们装的悲痛一点,而后封凌三人带着一个小孩一起迅速的从后方离开了大岭山。

    山脚下,萧玉枫本来正艰难的和戴苍对轰着,戴苍却忽然悲痛的大嚎起来,带着越家军头也不回的撤离了。

    萧玉枫莫名其妙,两个天境一瞧,立刻带人去追。但越家军跑的很快,又是不断的分散撤离,追到最后就只剩下几百人了,两人只能无功而返。

    萧玉枫想起戴苍悲痛的模样,忽然想到可能是越云横已经被解决了,他立刻带着人往峡谷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