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30章落幕
    萧玉枫走进峡谷就看到一片狼藉,整个山川都像是被推到的废墟一般,破坏力令人咋舌。

    司徒恒布置的大阵彻底破灭,人都死光了,司徒恒也半死不活的躺在坑里,要不看他身上发着光,萧玉枫会以为他也死了。

    萧玉枫慌忙让人将司徒恒从坑里挖出来,带到旁边的小屋中,结果屋子里的两个也是横躺着。一检查,司徒辛死了,倒是萧绝还活着。

    萧玉枫气急败坏,这么凄惨的情况,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输了。

    随军的医师赶紧用最好的伤药给司徒恒和萧绝治疗,司徒恒伤的更重,却先一步醒过来,毕竟他伤的不是脑子。

    他捂着剧痛的脑子,好半天才缓过来,想起之前的大战,告诉萧玉枫,越云横被他杀了。

    萧玉枫吃惊,看到外面的情况,他还以为失败了呢。

    “你确定你真的杀了越云横?没有找到尸体啊。”萧玉枫不确定的问。

    司徒恒皱皱眉头,他记得越云横一招将上百名军士全部毙命,他便开启了大型杀阵,将越云横打的遍体鳞伤,谁知最后越云横突然发疯,以命相拼,破掉了大阵!

    好在他找到了机会,趁机出手,在大阵毁灭的瞬间,将越云横逼近了死路。越云横被大阵轰的灰飞烟灭,但他也受了极重的伤,甚至触动了萧天权给他的保护,但他活下来了,只是昏了过去。

    这一切的记忆非常的完整,但他莫名觉得哪里不对,但他有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但是他记得是这样,肯定没错。他向萧玉枫点点头,“越云横死了,被破碎的大阵轰的灰飞烟灭。”

    “哦,这样。越家军大概已经知道越云横的死讯了,全部逃离了。”萧玉枫摇着折扇,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越云横一代名将就这么死了,他心里多少有些惆怅,可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没什么好悲伤的。

    “跑了?那越云横的儿子呢?”司徒恒问道。

    “这个你就要问萧绝了。”萧玉枫有些迟疑的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越云横的儿子已经不见了,只有萧绝昏迷不醒,你爹……他死了。”

    司徒恒一愣,司徒辛居然死了!他对司徒辛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怎么说也是这具身体的父亲,敢杀他的父亲,是不要命了!

    这时,萧绝终于醒过来了,一睁眼就看到司徒恒一脸阴冷的看着他,慌忙辩解道,“恒将军,不是我没有帮司徒将军,实在是乱党太狡猾了!”

    “怎么回事?”司徒恒冷冷的问。

    “有两个天境偷偷闯进屋中,突然偷袭了司徒将军,我抓着越鸿就没上去帮他,结果有人从后面将我打晕了,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萧绝慌忙回答。

    “两个天境?你确定是越家军的人,不是封凌吗?”司徒恒冷冷的质问。

    “他们是越云横的副将,我认识啊……”萧绝说到一半,忽然明白过来司徒恒的意思,立刻改口,“不过也有可能是伪装的,容绒的易容术十分厉害,肯定就是封凌和容绒做的!”

    萧玉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反而觉得不像是封凌做的了。

    他拍拍司徒恒的肩膀,“恒将军,要报仇还是要找对人才行,越家军知道越云横死了,只能救走他们的少爷,恐怕他们是打算奉越鸿为主,等他长大报仇。”

    司徒恒眼里杀机迸现,“我要知道封凌最近的行动,还要确定越家军是不是真的放弃了。”

    萧玉枫不以为然的摇摇扇子,“用不着吧?”

    “一定要。我必须知道我爹是怎么死的。”司徒恒露出阴森之色,嘴边的笑容越发的诡异。

    萧玉枫目光闪烁,沉默的摸了摸手上的传音玉扳指。

    司徒恒休息好了之后,萧玉枫就带着大军回到了营地,封凌和容绒已经带着云危三人提前回到了营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封凌救出越云横和越鸿之后就立刻去和越家军汇合,给了越云横一块开启雷岛传送阵的玉简,指了最近的一个传送阵地点让越云横去开启,前往雷岛。

    越云横这次不再有半点迟疑,立刻就答应了。

    如果事情顺利,他现在在天下人在萧天权眼里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这再好不过。圣皇朝的大军最多是留下几万,追杀越家军的残兵败将。

    封凌给他提供的地方可以让他彻底的消失,同时保护越家军的安全,萧天权只会以为越家军是蛰伏起来了。

    萧玉枫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看了封凌一眼,冷哼一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开启了扳指。

    当晚,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萧玉枫的营帐中。

    萧玉枫没有睡,他一直在等,感觉到有动静他立刻坐了起来。

    “是你!”萧玉枫诧异无比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人微笑道:“怎么?大皇子没有想到幽灵是我吗?”

    萧玉枫摇摇头,“确实没有想到。”

    “你叫我来,不会就是想要见我一面吧?”幽灵漫不经心的背着手,微笑中透露着一丝不满,“你想知道我谁,去问萧绝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必要见我。我来见你是很冒险的,封凌就在营地里。”

    “司徒辛死了,你知道吗?”萧玉枫说起了正事。

    “听说了。”

    “他是怎么死了?”

    “不知道,封凌没有带我进峡谷。”

    萧玉枫挑眉,“我还以为封凌这么信任你,一定会带着你呢。”

    幽灵嗤笑一声,“那种情况,他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多带几人也帮不上忙。”

    “可他带上了容绒!”萧玉枫说起容绒,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火气,“他这是将容绒置于险地。”

    幽灵冷眼瞧着他,默不作声。凤族老祖的公主自然是天才中的天才,封凌带上她是因为她有足够的能力,将容绒锁在家里哪里不让去才真的有问题吧?

    “我父皇一直说我杀不了封凌。可我不相信!”萧玉枫抬头看向幽灵,“我要知道他的弱点,你跟了他这么久,应该知道吧?”

    “弱点吗?确实有。”幽灵玩味的勾唇,“容绒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就看你肯不肯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