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32章萧玉枫的执着
    容绒是听到封凌说起皇家宝库才想起来,她曾经在皇宫宝库的宝物名录里看到过卧佛草。

    名录中并没有卧佛草的名字,只有一个立体的图像。卧佛草太偏门,恐怕收录卧佛草的人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草药,所以没有名字,只有图像,所以容绒才一时没有想起来。

    不过容绒灵魂强大,记性十分不错,几乎能够过目不忘,记起来之后,她就想起那株卧佛草已经不在宝库里了,下面的标注好像是已经被萧天权赏赐出去了,但到底赏给谁了就不知道了。

    好在总算有了线索,卧佛草如果不能炼制成圣药,就只是一株蕴含灵力的药材,无法被熬炼吸收,应该还没有被使用掉,只要找到被赏给谁了,就可以去拿回来!

    容绒开心的捧着封凌的脸,“封凌,萧天权赏赐东西应该都是有记录的吧?”

    封凌挑眉,立刻明白容绒是在哪里看到过卧佛草了。他有些吃惊,没想到容绒居然真的找到了卧佛草的线索。

    “皇宫里有一个礼阁,专门负责圣皇朝的礼仪规制,像是各种大典、圣皇外出的仪仗都由他们布置,同时,他们还负责刻录萧天权的旨意发出。”封凌想了想,回答容绒。

    容绒眼睛一亮,“那些旨意应该都有记录吧?”

    “有,不过礼阁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封凌弹了一下容绒的额头,让她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皇宫都没那么好进,何况是礼阁。

    但容绒却不这么认为,她有隐之决,还有幻之决,都已经练到了圆满的地步,就算她在萧天权面前伪装,只萧天权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而且礼阁不是负责各种大典吗?这次的祭祀应该也是他们负责吧?要忙祭祀大典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漏洞可以钻呢?

    当然,她只在心里想想,没有告诉封凌。她要是说出来,封凌肯定不会让她去。

    可是封凌一看就知道容绒在想什么,“你去不了。就算当天礼阁没有防范,你也没办法进皇宫。越是这种时候,皇宫的防御就越严,记录我会找机会查看的。”

    容绒顿时垮下来脸来,她知道封凌是对的,可是想找一个那样的机会太难了,他们又没在皇宫里安插人,难道真的要让封凌亲自出手?容绒可一点也不想让封凌冒险。

    正想着,云危忽然拉着火火进来了,笑容满面的对容绒说:“夫人,火火有事要禀报。”

    容绒瞧了云危一眼,嘴角一抽,火火有事禀报不会自己进来吗?你这么拉进来是什么回事,表明关系?

    容绒干咳两声,坐到了一边,肃然问道:“有什么事?”

    容火火兴奋的说,“公主,你要找的那株药材有下落了!”

    容绒愕然,刚才想着怎么进礼阁去找记录,居然这么快就有线索了?不会是假的吧?

    那个提供线索的人约她在圣皇城中的一家首饰铺中见面,并且让她一个人去。

    容绒虽然有些怀疑,还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去了,反正只要皇级不出手,她有的是办法逃命。

    这是一家生意惨淡的铺子,容绒观察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埋伏或者禁制大阵之类的,就安心走了进去,在里面等着。

    没过多久,一个男子如约而至。

    容绒见到是他,神色却立刻冷了下来,“萧玉枫,怎么是你?”

    萧玉枫负手而立,微笑着靠近容绒,“怎么?不该是我吗?封凌不让你见我,说什么你在闭关,我就知道他在骗我。”

    “……”他还真没骗你。容绒也没解释,立刻准备走人了。

    萧玉枫拦在她的面前,“这么快就想走了?你不是要找东西吗?”

    “你有线索吗?没有的话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容绒急着想走人。

    萧玉枫皱眉,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你就这么不耐烦见到我吗?”

    “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容绒用力想要挣开,看到萧玉枫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妙,可是萧玉枫却死死拉住她不放,她一个地境,怎么也抵抗不了天境的力量。

    容绒怒了,“你骗我过来到底想干嘛?”

    “你说呢?”萧玉枫笑的有些狰狞,用力将容绒拉到自己怀里,捏着她的下巴,“封凌不让你见我,却没有想到你会自投罗网吧?我现在就带你回皇宫,等你成了我的人,一切就好办了。”

    容绒脸色漆黑,萧玉枫什么也不谈,一来就想要直接将她掳走。她实在不明白她和萧玉枫的关系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因爱生恨什么的,总的有点基础吧?连爱都没爱过哪来的恨?

    她没精打采的瞧了他一眼,“你大概是在做白日梦。”

    “呵,等你到了皇宫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做白日梦了。”萧玉枫抱起容绒就想离开,忽然头晕目眩,一种无力感弥漫他的全身,险些摔在地上。

    容绒立刻挣开他的束缚,一脚将他踹到墙边。

    萧玉枫疼的直咧嘴,只觉得自己好像整个人都冻僵了一样,“你给我下毒!什么时候?”

    容绒没好气的道:“你抓着我不放的时候。”

    天境又怎么样?天境也不该惹一个炼药大宗师,大多数炼药大宗师的手里可都是有足够毒死天境甚至封王级的毒药!

    萧玉枫郁闷极了,眼看容绒要走,慌忙喊住她,“等等,我没骗你,你最近是不是在找这种草药?”

    他哆嗦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张画着卧佛草的图。

    容绒眼眸微敛,是她让容绒发布出去的消息,都是小心的私下发布,只有图,没有名字,更没有任何介绍,免得让萧天权知道了这草药的作用,下命令让人销毁了。

    “你真的知道这种草药的下落?”容绒不相信的问。

    “当、当然……”萧玉枫哆嗦的点头,这毒已经在他周身凝结了一层毒霜,冻得他说话都不利索了,但他还是咬紧牙道:“这种草药在皇宫的宝库里有一株。”

    容绒叹气,萧玉枫还是在骗她,那株卧佛草早已经不在皇家宝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