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35章我要祭品
    容绒一点也不想去找那位成大人,她又不是真的奉萧玉枫的命令来的,被戳穿了怎么办?

    “不去。”容绒果断拒绝,“大皇子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麻子脸反应过来,连忙点头。

    祭祀大典的祭品都是从宝库里取出来的珍贵物品,大皇子想要一些,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私下里让他拿走就好了。

    真闹到明面上来,偷盗祭品,就算是大皇子也要受罚。

    “可是,不经过成大人的允许,祭品不能拿走。”麻子脸继续为难。

    容绒笑眯眯道:“没事,你先带我去看看祭品。”

    麻子脸很纠结,这个节骨眼上带人进礼阁,出了事他可是要倒大霉的。

    “你放心,我是大皇子的人,出了事也不会连累到你,大皇子说不定还会奖赏你……”容绒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双清澈的水眸运转起真之决。

    真之决是可以看破所有虚妄和幻象的神通,同时还可以加持控之决和杀之决,将控之决的幻象通过眸子放射出去,可以瞬间让人陷入幻境中不可自拔。

    容绒的真之决才刚刚修炼完成,还做不到让人瞬间陷入幻境,但是影响一个人的想法和记忆还是能做到的。

    麻子脸对上容绒的目光,呆滞了一下,就同意了带容绒进礼阁。

    礼阁的防御森严,几乎每个屋子都布置的大量的禁制,外人没有人带领很难走进去,祭祀的祭品在送到祭祀台上之前,全部放在了这里清点,整整摆了五个屋子。

    麻子脸带着容绒去了放置主祭品的屋子, 这个屋子里摆放的就是最重要的祭品,包括龙血和龙鳞都在这里。

    麻子脸这时才回过神来,担忧的问:“这些主祭品都很贵重,要是少了,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的……”

    “没事,大皇子要的都是些不显眼的小东西,之后自有办法解决,不会有人发现的。”容绒继续甩锅给萧玉枫,十分真诚的安慰麻子脸。

    麻子脸这才放心一点,带着容绒走进屋子。

    谁知一进门,迎面就遇见了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面色肃然,殷红的薄唇,高挺的鼻梁,一双桃花眼十分美艳,装束却是英气十足。

    “刘大人,这个侍女是谁?还没到取祭品的时间吧,你随便带人进来是违反阁规的!”女子厉声斥责道。

    麻子脸露出尴尬之色,慌忙赔笑道的介绍道,“木大人,这位是大皇子派来的侍女,想要拿一些祭品回去。”

    那位被称为木大人的英气女子眼神一变,目光不屑的扫过容绒,“祭品是可以随便拿的吗?一个侍女居然敢打着大皇子的名号来偷窃祭品,真是好大的胆子!”

    麻子脸脸都绿了,这位木大人是猿族木家之人,向来傲慢,谁都不放在眼里。想请她通融,不给点孝敬想都别想。

    她这一开口,是连大皇子的面子都给驳了。

    容绒挑眉,假装傲慢的斥责:“你放肆!居然敢说大皇子偷东西!”

    作为大皇子的侍女,当然要嚣张跋扈。

    英气女子脸色一变,露出怒色。她是傲慢,可她不是傻子,还没有笨到会说大皇子偷东西的地步。

    “我可没说大皇子,而是你,你说你是大皇子的侍女就是吗?有什么证明?”英气女子恼怒的质问容绒。

    容绒还给她一个更加轻蔑的眼神,“你是白痴吗?”

    “放肆!你居然敢骂我!”英气女子顿时火冒三丈,她堂堂礼阁的记录官,猿族的天骄,还从来没有人敢张扬当面骂她。

    容绒幽幽道:“拿祭品这种事怎么能放到明面上来说?殿下当然不会给我任何证明。”

    容绒的理由是说得通的,偷拿祭品这件事当然一旦暴露,派出来的侍女身上要是搜到什么和大皇子有关系的东西,大皇子的脸面可就丢大发了。

    但女子却冷哼一声,“没有证明就想来拿祭品,你当我是傻子吗?”

    麻子脸慌忙打圆场,“木大人,应该不会有人冒充大皇子的侍女……”

    “你怎么知道没有?”英气女子冷笑,“说不准就有那些大胆狂徒,想要趁这个机会偷盗祭品。你看她这鬼样子,弱不禁风,又不好看,凭什么做大皇子的侍女?”

    “这个……”麻子脸也迟疑了。

    容绒仰起头,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比你强。”

    “就你?别笑死我了。”英气女子一脸的鄙夷,突然抽出一条黑色的鞭子,闪电般的朝容绒抽过去。

    鞭子有手指粗细,是用天境凶兽的筋制成的,极其坚韧,散发着浓烈的煞气。

    女子露出残忍的笑意,这鞭子是她成为礼阁成员时,族长给她的赏赐,就算是同阶的地境也是一鞭就煞气入体,被打的半死不活,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侍女。

    大皇子要祭品,她会给,但这小小的侍女居然对她不敬,不给孝敬还敢骂她,该死!

    麻子脸大惊失色,没想到木大人说出手就出手,要是这位真的是大皇子侍女,岂不是打了大皇子的脸?打狗还要看主人啊!

    他急的直跳脚,却根本不敢上前阻拦。木大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早已经是地境大成了,实力放在天圣军中,那都是中上游的水平。

    眼看鞭子劈脸抽过去,一条火焰长鞭忽然飞出,轻易的扫开扑面而来的皮鞭,轰在英气女子的胸前。

    碰——

    女子像个沙包一样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昏死过去,胸前多了一道漆黑的焦痕。

    麻子脸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在礼阁横行霸道的木大人居然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来就被打昏过去了!这特么真的是个侍女?就算是圣皇陛下身边的侍女,也没有猛成这个样子吧?

    容绒拍拍他的肩膀,“现在我们可以取祭品了吗?”

    麻子脸回过头,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怯生生的点点头。这位绝对不是侍女!她是冒充的!

    容绒仿佛不知道一样,拖着他来到那几片龙鳞旁边,伸手就去拿。一道蓝色的幽光却在这时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