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36章宁愿毁掉
    容绒立刻收回手,诧异至极。

    主祭品你周围居然有防护禁制,而且还是隐形的,她的神识都没有发现。

    容绒看向麻子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记告诉我了。”

    麻子脸一脸悲苦,无奈的开口,“这禁制是用来保护祭品被偷走的,只有成大人可以打开。”

    “你之前带我来的时候,怎么说?”容绒追问。

    “我带你来的时候,这些禁制还没有上锁,但是你们刚才出手,灵力波动激发的禁制,所以现在打不开了。”麻子脸解释道。

    我靠!这么一点波动就激发了禁制,也太小心了一点吧,都怪那个的女人!容绒很小心眼的怪在了那个木家女子身上,不满的又踹了她一脚。

    走到她的身边,手指点在她的眉心上,将她的记忆给修改了一下。

    麻子脸不知道容绒在做什么,只觉得毛骨悚然,他只是一个灵境啊,只是礼阁一个小人物,为什么要让他遇见这种事?

    容绒改好了女子的记忆之后,转过身朝麻子脸走过去。

    麻子脸不由自主的后退,铁色铁青,“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想让你睡一觉。”容绒的魂力轰出,麻子脸立刻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容绒查看了他的记忆之后,得知这位人士在礼阁地位不高,没有什么特定的职位,像是个打杂跑腿的,什么事都做。

    不过正是因为他什么事都做,所以了解的事情反而不少,宫里的地方更是大部分都跑过。

    容绒同样修改了他的记忆,然后将他和木家女子拖到了屋子角落,这里就几个存放杂物的大箱子。

    容绒干脆利落的将两人丢了进去,顺便动了点手脚,让他们今天之内都别想醒过来。

    做完这一切,容绒回到了祭品台前,目光看向那只盛着封凌的龙血的巨大铜鼎,脸上蒙上了一层寒霜。

    “封凌的东西,他不愿意,谁也别想用。拿不走,我就毁掉!”龙鳞她毁不掉,龙血她绝对不要留给下。

    容绒掐指,翻手拉出恐怖的雷电之力,同时魂力飞出,在雷电出现的一瞬间将其包裹,凝聚,化作一个小巧的雷电之球。

    这小雷球以魂力包裹,凝聚了极其恐怖的破坏力,但却稳定在魂力之中,没有爆发出来。

    这是容绒对魂力的另一种使用,她在妖族学院的半年将魂力的使用已经研究的相当透彻,除了大神通之外,魂力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使用手段。

    容绒将这颗雷球丢进了盛满龙血的大鼎中,禁制可以防止祭品被拿走,却不能防止将东西放进去。

    雷球落入龙血之中,立刻就沉入了铜鼎底部,在散发着毁灭气息的龙血中,一点痕迹都没有。

    容绒不解气的又瞄上了旁边的兽肉,这是祭品,也是食材,会留一部分做成肉汤,请观礼的众人品尝。

    容绒一口气将所有的兽肉都撒上了会拉肚子的药粉,黑乎乎的药粉落在还有血迹的兽肉上,立刻就渗透进去,没有散发出任何气味。

    撒完所有药粉,容绒一肚子火气稍微消了一些,幻化成麻子脸的模样,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她按照麻子脸的记忆,来到了存放记录的书阁。

    因为所有人都在忙着祭祀大典,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虽然平时这里也很少有人来,但是今天连守门的都没有了。

    容绒用从麻子脸身上扒下来的令牌开启了书阁,顺利的走了进入。

    书阁不大,一共分成三层,分别存放着萧天权成为圣皇三百年来的所有的记录。

    一百年一层,全部都用玉简的行事记录下来,摆得密密麻麻,整个空间都是,看的容绒头皮发麻。

    这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就没有分类吗?比如把赏赐东西的记录都放在一起?

    容绒翻找起来,发现这里的记录是按照年份来的,她想要的分类是不存在的。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的找了。

    她一目十行,只看关于赏赐的内容,很快扫完一枚玉简,然后立刻下一个。

    可即使她的动作再快,一个时辰之后她也只看了十分之一,这还只是一层阁楼,这个速度下去,看上三天也看不完。

    容绒想了想,将自己的灵魂小人分裂开来,用一缕灵魂分出了一个分身,然后继续分裂,一口气分出了是个也没有的灵魂小人。

    十个灵魂小人立刻蹦蹦跳跳的一人抱起一块的玉简看了起来。

    “咿呀咿呀……”灵魂小人一边嘀咕,一边扫视玉简,看的一点也不比容绒慢,看完一块没有发现,立刻嫌弃的丢开,继续下一块玉简。

    十个灵魂小人,相当于多了十个容绒一起查看,效率一下子就快多了。如果是拿来修炼功法,领悟神通,那速度绝对是别人的十倍。

    容绒不禁感叹兔族这灵魂分裂术的逆天,只不过这神通有风险,分裂出来的小人一点防护都没有,一旦毁灭,容绒的灵魂也造成严重的创伤。

    因此容绒在妖族学院学会之后,一直都没有用过。

    有了分裂的灵魂小人,不到半个时辰,容绒就将这一层的玉简全部查看完毕了。

    然后马不停蹄的立刻来到第二层,又是半个时辰之后,第二层也全部看完了,还是没有线索。

    容绒又来到第三层,是个灵魂小人咿呀咿呀的啃饼干似的啃过一排排的玉简,很快就看掉了一大半,却还是没找到。

    容绒不由的皱眉,这第三层就是近百年的事,萧天权总不会是最近才将卧佛草赐出去吧?

    “呀!”忽然一个灵魂小人激动叫了起来,紧跟着所有的灵魂小人都欢呼的起来,容绒也立刻看到那个灵魂小人手里的玉简。

    这些灵魂小人都是她的灵魂分裂出去的,灵魂小人看到了,就是她看到了。

    只看见玉简上记录着一条:圣皇二百五十七年,木合医治圣皇有功,赏药材十株,聚灵丹一千。

    赏出去的十株药材中就有卧佛草,因为是不知名的药材,他们只记下是一株千年的药材,画下了图像。

    容绒在这一刻非常想要夸奖礼阁的众人,将事情记载的如此详细,原来卧佛草是赏赐给了木合,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