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1章木清回归
    司徒恒百思不得其解,却又不能去请萧天权派人来帮忙。最近边疆似乎出了点事,萧天权忙的不可开交,没工夫来搭理别的事。

    他只能忍下一肚子的怨气,三天两头的往这些人家跑。

    终于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参加祭祀的人大多数都被凶兽重伤,没法见他。观礼的众人则是拉肚子拉到虚脱,更没法见人了。

    司徒恒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一脑门的黑线,能来观礼的好歹都是地境,地境拉肚子?还拉到虚脱?这种事他就从来没听说过。

    可是所有人都这么说,他不信也得信。于是查了十来天下来,他什么也没干成,就光顾着想办法和这些人见面了。

    容绒听说这个消息,暗暗发笑。估计司徒恒这次要栽了,所有的人证物证她都处理掉了,就算司徒恒能查到什么不对劲,也查不到她的头上来。

    但司徒恒却在这个时候跑来了容府,要召封凌进皇宫。

    容绒气急败坏,“我就知道萧天权不会这么算了的,都十多天了他才来算账,不觉得太晚了吗?”

    封凌轻笑一声,“这次你倒是冤枉他了,他是真的有事要找我去。”

    容绒好奇起来,“什么事?”

    “我收到消息,越云横叛出铁山城之后,是司徒辛的军队留守在那里。如今铁山城已经被魔族占领了。”

    容绒目瞪口呆,她没有边疆的情报,没想到铁山城竟然被魔族占领了!

    这可不是小事,以往魔族也不过是偶尔有机质闯进边疆,这次却是直接占领了一个城。

    魔族是要重启战争,再次入侵中原了吗?

    “萧天权会派你去打仗吗?”

    “会。”封凌淡然点头,“我这么一个战斗力摆在这里,为什么不用呢。我猜他这次大概想要御驾亲征。”

    容绒默默的点点头,暗中和萧天权争斗了这么久,没想到魔族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出手。萧天权如果真的能守护中原,倒还是个人物,不愧他圣皇的威名。

    封凌跟着司徒恒走了,留容绒一个人在府里,看着火火和云危黏在一起。

    这两人这些天都快成连体婴了,火火到哪里,云危就到哪里,看的容绒无比嫉妒。

    “云危大哥,你对火火是什么个意思?”容绒找茬的问云危。

    云危挠了挠脑门,“就是喜欢的意思啊。”

    容绒并不满意,“喜欢也可以不娶她,你该不会只是想和她玩玩吧?”

    “我当然是认真的。不过娶妻这种事,我还没想好。”云危眉头紧锁,很是纠结的说。

    “我也不是逼着你现在就去火火,但火火也是我们凤族的天才,你可不能追到手又把她给丢了。”容绒一脸肃然的警告。

    云危嘿嘿一笑,“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辜负火火的。我很认真。”

    既然云危都说他很认真了,容绒也就没再多操心了。封凌这次去皇宫,参与萧天权出兵的事,没个三四天是回不来的,她不想孤单单的一个人留在府里,于是就去找了木家。

    容绒查过之后才知道,圣皇城中虽然有木家的府邸,但这里住着木合和一些在宫里做官的木家人,至于真正的猿族木家,则是在圣皇城外的一座小城里。

    这就很有深意了。

    容绒原本以为猿族就是圣皇的死忠,在妖族学院的时候就能看出猿族对圣皇有多忠心。但既然如此忠心,为什么没有住在圣皇城呢?

    明明萧天权已经在皇城中给他们赐下了府邸,木家却不住,这是为什么?

    容绒若有所思,一个人去了小城,找寻木家。

    这所小城是真的很小,但是因为比邻圣皇城,倒是很繁华。城中最大、最强势的家族就是木家,在这里,木家几乎就是城主,木家说的话就和圣旨差不多。

    容绒随便找了一家酒肆吃点东西,听到的议论都是关于木家的。

    木家在这里的势力真的可以算是只手遮天了,这么看起来,木家选择住在这里似乎确实要比圣皇城好得多,至少在这里他们可以一言九鼎,没人敢惹。

    “哎,木合大人前两天回来了,你们知道吗?”旁边桌上的一个人兴致勃勃的和自己的同伴们说道。

    同伴却是不以为然,“你才知道啊?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消息了?”

    “木合大人回来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人家每隔十来天就会回来看看,有什么奇怪的?”

    “这次不一样!”那人严肃的说,“这次不单是木合,还有好几个木家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你们没有发现吗?”

    “照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这两天木家回来了不下三四个人了。”

    “恩,他们挺低调的,没引发什么关注,才被忽略过去了。这么多人跑回来,该不会是木家出事了吧?”其中一人心惊胆战的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木家能出什么事?”另一人反驳。

    容绒挑眉,木合这两天回来了,她是知道的。但木家其他人也跟着回来了,这是为什么?听这些人的意思,木家人并不会一股脑的全部跑回来的,难道真的是木家出了什么事?

    “让开,让开,我们家小姐来了,还不让路!”这时,大街上传出大声的呵斥。

    这斥责声中包含了天境的灵力,像炸雷一样回荡在大街上,不少人的耳朵都被轰的流血,慌忙闪躲。

    容绒来到窗前,不悦的看向下方。

    大街上,一对开着华丽宝车的人马浩浩荡荡的从人群中穿过,嚣张跋扈,气派十足,所有人都被迫让到路边,恭送这队人马离开。

    容绒神识一扫,穿过宝车厚厚的金属车壁,进入宝车的内部。

    她进入天境之后,有着八层魂海的神识已经可以轻易的穿透大多数的金属和木材,除非是那种十分高级的材料她才会看不穿。

    车厢中,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正慵懒的靠在软塌上,冷冷的望着外面,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容绒诧异万分,这个女子她认识。正是在妖族学院争斗中失败,逃离学院的木清!她回木家了。